章节目录 第1卷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又是你?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木清竹很快就被他抱入了怀中,脸贴着他的心脏,听着他沉稳而有节奏的心跳声,知道他不是故意让她着急的,心放了下来,脸上涌起了丝红晕。

    “以后再也不准这样了,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要给我打个电话报下平安。”木清竹把脸噌着他的胸,不依不挠地说道。

    “放心,老婆,我会的。”对于小女人的担忧,他还是很满意的,也挺高兴,虽然表现得有点太过于担心了,但能这么在乎他,也让他很高兴。

    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搂紧了她,她温顺地贴着他的怀里,柔顺得像只小猫,乖巧而又惹人爱怜。

    阮瀚宇的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巫简龙的脸,还有他的话语,心中很沉很沉。

    现在的他有了木清竹和小宝后,对生活完是另外一种态度了,有了很多的顾虑,他要保护好阮氏集团的利益,更要保护怀中的女人与小宝,让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着,因此,他不想沾染上任何事非。

    只是,巫简龙的话让他有点不安起来。

    他是心机深重的政客,但有些话也不是随意就能说出来的。

    他说他已经陷入了这场争斗中,是这样吗?

    可为什么没有感到一丝异常呢?还是敌人隐藏得太深了。

    不管如何,他的心情已经不能随意放松了。

    “瀚宇,吃饭了没有?”木清竹在他的怀里抬起了头,就看到了他深锁的眉头,心里一紧,他的俊脸上是一种莫名的隐忧,习惯了揣测他脸色的木清竹心中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紧张与不安。

    阮瀚宇想得有些出神,以至于木清竹问他也没有回应过来。

    “瀚宇,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木清竹坐正了身子,审讯着他的脸,不安地问道。

    听到她关切地问话声,阮瀚宇的眼光这才回过了神,落在了木清竹乌漆的眼眸子上,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笑笑,柔声答道:“没事。”

    真没有事吗?木清竹并不相信,只是看着他,眼睛有些焦灼:“瀚宇,能告诉我你今天去哪里了吗?”

    阮瀚宇微愣了下,目光如炯,脸上泛起了迷人的笑容。

    “没去哪里,一个客户应酬了下而已。”他神情淡淡的,并不想让她知道什么来担心。

    应酬?秘书的记录里根本就没有应酬,显然在说谎话,不想让她知道吧。

    木清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既然不想让她知道,就算是问下去,也不会说的,男人不能逼得太紧,这个她清楚的,当下就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

    “既然是应酬,那就肯定没吃好饭,我今天给你炒了几个菜,正好热热吃吧。”她体贴的说完,朝着厨房走去。

    阮瀚宇今天确实没有吃进什么东西,跟巫简龙的谈话让他倒了不少胃口,当木清竹端着热好的饭菜汤喊他吃饭时,这才觉得饥肠辘辘了,端起饭碗就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别急。”木清竹在旁边替他夹着菜,温言细语。

    阮瀚宇边喝着热汤,边感动地说道:“清竹,外面的饭菜再好也比不上家里的香,还是老婆做的饭菜好吃可口。”

    木清竹听得甜甜的笑。

    “那以后就天天回来吃,不要在外面吃了,有应酬就随便吃点。”木清竹坐在旁边,很认真的说着,说实在话,现在的她宁愿他天天陪在身旁,也不想他为了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整日见不到人影。

    如果不是为了守护这家族事业,她宁愿他们贫穷点,普通点,只要能天天相守着,恩爱到白首,就是清苦点也没有什么,不想去过那种忙忙碌碌的日子,这样就算天天山珍海味,也都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好的,我会尽量的。”阮瀚宇点头满口答应,伸过一只手来搂着她亲了亲她的小脸一口。

    “呀,好多油,真讨厌。”木清竹笑笑打了他一下。

    阮瀚宇嘻嘻一笑。

    吃完饭后,就吩咐阿英来收拾东西,他们挽着朝着楼上走来。

    “先休息会儿,我去给你放水。”上楼后,木清竹按着阮瀚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走进卫生间里他放冼澡水,清理衣服了。

    夜色越来越浓了,阮氏公馆里散步的人也都回到了各自的别墅里,夏虫呢喃着,青哇呱呱的叫,黑夜深沉如海。

    木清竹刚刚爬进被子里躺下,阮瀚宇就冼完了澡跟着爬上了床。

    “先把头发吹干,老是这样湿着头发睡觉到时会得头风病,头疼的。”想起他这个习惯真的不太好,就催促着他。“不急,离睡觉还有好一会儿呢。”阮瀚宇嘻嘻笑着,爬进了被单里,一下就贴在了她的身上,隔着性感的薄薄的睡裙贴紧了她柔软的娇躯,这下可好,本来还显得有点热的薄薄床单里,从阮瀚宇爬进来后

    就变得超高温了,那个热量可真高啊,炙烤得木清竹都有点受不了了。

    他炙热的唇很快就封住了她的红唇,滚烫的身躯像炭火般炙烤着她的肌肤

    这一晚,他们二人极尽恩爱缠绵,柔情蜜意,甜得化不开来,二人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浓浓的爱,那种幸福感让他们沉醉得再也不想分离对方片刻,整个晚上他们都彼此相拥着,热情如火。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琥珀色的窗帘衬着席雨轩的脸很沉很沉。

    一张阮瀚宇与巫简龙坐着谈笑风生的画面出现在席雨轩的手机中,他的手握紧了手机,牙关紧咬,指甲关节都呈现出了青色。“阮瀚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你竟敢去支持巫简龙,明明知道他是我家的竞争对手竟然还要这样公开去支持他,这不是挑畔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又把我们巫家当成了什么?好个政商分离,原来只是针对

    我们巫家的,太不给面子了,简直就是直裸裸的威胁,真太可恨了。”席雨轩的眼里燃满了熊熊的怒火,从牙缝里崩出了这些话来。

    “看来不让你吃点亏,你是不会识趣的。”他恶狠狠地说着,拿出了手机来,点了几个号码。

    阮瀚宇,只怪你太不识抬举了,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阻止得了我们席家前进的脚步的。

    国际凯旋豪庭的地下停车场里,阮瀚宇刚从悍马车里走下来,长腿朝着前面迈去。

    一条瘦削的黑影在前面一闪而过。

    “谁?”阮瀚宇眼里精光一闪,厉声喝道。

    黑影闪进了一旁的拐角,没有任何声音。阮瀚宇皱紧了眉头,疾步朝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