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生不如死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你说,在这房里,一男一女,究竟谁会垂死挣扎,这势力的悬殊,还用得着说吗?”阮瀚宇眼里都嘲讽的笑意,声音更加迷人了。

    “呵呵,看来你还真是很有自信嘛,不过,很快,你就会乖乖的听从我的摆布了,放心,今晚我会让你欲生欲死的。”女人的眼里有了嘲讽,可眼底里却是掩饰不住对他的渴望。

    阮瀚宇笑了笑,手一用力,女人就被他拉得站了起来。

    他伸出一只手,握紧了她的腰肢。

    女人小巧的身子就正好贴在了他刚健的胸上,可他却无意搂抱起她,只是带着一反身,就把她扣在身旁的屏风上。

    他低头俯视着她,眼里都是挑逗的目光。

    “怎么样?想要我帮你脱吗?还是要怎么样玩?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耳垂,声音极为惹火。

    女人被他的腿扣在了屏风上面,鼻息间都是他独特的男人气息,一点也不恼火,只有满眼的沉醉。

    她似乎很享受着被阮瀚宇这样虐的倾向,双肩发着抖。

    “只要你今晚能满足我,那么明天,阮氏程控股份就会平安度过,否则的话,你就坐着看着它一落千丈吧,一千五百个亿就会睁睁睁地看着从市面上蒸发。”女人话里满是自信,威胁,甚至诱惑。

    “你确信吴子寒会被你利用?”阮瀚宇的大手一滞,伸出手来把她抛到了沙发上。

    女人听到他的话并不吃惊,或许此时都是心知肚明了,都了解了对方的身份了。

    “不信,你就可以试试,我保管叫你阮氏集团一个月内完蛋。”女人舒服地躺着,非常自信的笑。

    阮瀚宇眸色深重,笑得有些邪肆,“在我的人生字典里,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要挟得了我,除了我的太太,今天你不自量力,在我的面前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话还没有说完,阮瀚宇的手顺势捉住了她的双手,一根红丝线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绑住了她的双手,扣住她的手腕,再顺势从桌上端起一杯红酒来,右手紧握住她的下巴,稍微掀开了她的面具。

    “来,先喝下这杯红酒,让我们疯狂整夜。”他极具诱惑力地说道。

    女人的眼里竟有些痴迷,缓缓张开了嘴。

    阮瀚宇把红酒杯里的酒部倒进了她的嘴里,红酒顺着她的嘴唇滑进了胃里。“你是个很精明的女人,但女人太精明了往往就不可爱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女人。”阮瀚宇帮她戴好面具,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还有,你诬陷木清竹的罪证,最好是老实交出来,否则的话,只要等我找到有力的证据,就一定会把你告上法庭,到时你损失的就不是人生自由那么简单了,另外,你的人我已经控制一部份了,如果你能交出诬陷木清竹的罪证,或许我会放过你,商场上,历来成败论英雄,输赢都

    有游戏规则,不存在着阮氏集团对不起你们云家的事,望你迷途知返,能改过自新。”

    女人的身子渐渐发软,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里怒意迸射。

    “阮瀚宇,你敢使诈。”

    “当然,我诈的就是你,相对于你对阮氏集团做的事来说,我这些真算不得了什么,我现在劝你,最好是赶快收手,这次就当是给个教训你了。”阮瀚宇冷冷说道,然后拿出了手机,拍下了她的照片来。

    “阮瀚宇,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木清竹,告诉你,她的罪证确凿,我一定会把她送进监狱的,你就等着吧。”女人忽然放声狂笑了起来。

    阮瀚宇的眼底发着骇人的寒光,“如果是这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那就来吧,既然挑开了,我就等着吧,看看到底谁输谁赢?”女人胸有成竹的笑了起来,只要握住了木清竹的罪证,阮瀚宇空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动弹,她再次确信自已的这一步棋走得太对了。

    包厢的走廊里,加鸿才急得像无头的苍蝇乱窜。

    “媳妇,媳妇,你在哪?”

    就这么眨眼的功夫,他的媳妇就找不到了,原来,他还能确认她坐在哪里,可现在整个就是不见人影了。

    想到他的媳妇现在正不知与哪个男人在干着那些男女之事,他就口干舌燥,心急如焚。

    他一间间包厢门敲打着,着急地喊叫着,满头大汗。

    不一会儿。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慢慢踱到了他的身边。

    “你的媳妇是谁?”那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急不慢地问道。

    “我的媳妇是云霁,你有看到吗?”加鸿才像看到了救星般,朝着他急切地问道。

    “一个男人怎么能看不住自已的媳妇呢?”男人的脸上有鄙视,说话却非常有淡静,好像他知道云霁在哪儿似的。

    “那你知道在哪里吗?快告诉我。”加鸿才眼里是渴望的光。

    男人从容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手指着前面的包厢慢慢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那间包厢里很快就会走出来一个男人,然后,你再进去就是了,你的媳妇正在那间包厢里呢。”

    “哎呀,我的媳妇真被别人睡了啊。”加鸿才一听不喜反倒痛心地叫出了声来。

    男人冷哼一声,轻蔑的说道:“放心,别人看不上你的媳妇,你尽管进去风流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媳妇还没有**是吗?”加鸿才双眼放光了。

    男人看他一眼后,重重哼一声:“有没有**,你可以试下呀。”

    “祝你今晚旗开得胜,玩得开心。”男人留下这句话后,直接离去了。

    加鸿才这下就睁着眼睛望着那扇门了。

    果然,一会儿后,有个高大的男人身影走了出来,朝着外面而去了。

    加鸿才心中窃喜,胖胖的身躯赶紧朝着包厢跑去。

    他并不知道刚刚离去的这个男人就是阮瀚宇。

    他长长的身影才刚走出去,加鸿才立即就跟了过去。

    “媳妇,媳妇,是你吗?”加鸿才刚进包厢门,就朝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叫道,猴急地伸手就摘下了她的面具。

    云霁那张精致的脸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张脸上带着红晕,化着精致的淡妆,美得如花。

    只是眼眸里在看到加鸿才时露出的都是愤怒与嫌恶的光。

    “不要动我。”看到加鸿才闪着饿狼般的眼光,云霁恶狠狠地威胁道。

    此时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眸里的光如刀般绞着加鸿才,只恨她浑身无力,不能动弹。

    “媳妇,就让我今晚好好伺侯你。”加鸿才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云霁的警告,本来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睡她的,此时又是这么好的机会,面对着垂涎了如许久的女人身子,那是身浴炎焚身,躁热难当。

    当即就乐呵呵地抱起了她柔软的身子,放到了床上,急不可耐地脱起衣服来。

    “鸿才,求求你,放过我,不要碰我。”云霁见警告无效后,心底发慌,只得哀求着,期望着他能放过她。

    此时的她身无力,无法抵抗什么,更何况这房间隔音效果好,此时的她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进来的,而且,谁都知道这样的事,一夜风流,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根本不存在着什么误区。

    云霁看着加鸿才那满脸的邪恶,知道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阮瀚宇,你有种,竟然玩了我,我要让你阮氏集团倾家荡产,我要让你的女人去坐牢。

    她咬着牙齿,恨得发狂。

    突然身上的肌肤一凉,惊叫一声,睁开眼睛,身的衣服都被加鸿才脱去了。

    本来她就没有穿胸衣,甚至底裤的,原以为会与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风流一夜的,可眼下,她是误入了狼窝,将要被这个猪一样的男人给亵渎了。

    这比让她死了还要难受。

    “加鸿才,你这个禽兽,今晚若是动了我,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做着最后挣扎。当下阴笑一声,如头饿虎般盯着她,阴阳怪气地说道:“媳妇,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是天下的人都知道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些天,总是想办法支开我,甚至还给我喝安眠药,不要以为我不知

    道这些,告诉你,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征服不了你这样的女人,这辈子你注定就是我的女人,我今天若不要了你,那是对不起我们加家,也是对不起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