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复杂的心理较量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阮瀚宇,今天我可是在你的地盘,我的外甥女将来还要依靠你来给她幸福,你说我能说话不算话吗?如果真是这样,前天晚上我就把阮沐民交给基地组织了,还要等到今天吗?”安瑞在那边咬牙了,说出

    的话也是带着三分道理。

    “这么说,你是担心我会对你不利了,是么?还是担心阮氏公馆不会放过你。”阮瀚宇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淡淡问道。

    “不是担心,确实是这样。”安瑞一点也不含糊地在那边说道:“今天你们的阮氏公馆出现了很多不明身份的人,我不敢保证是不是你派过来对付我的,但也不敢贸然露面了。”

    安瑞倒是说得坦白,阮瀚宇则听得一惊,难道他的人已经被安瑞察觉了,这没有可能呀。

    “怎么说?”手中的调鱼竿沉进了水里,阮瀚宇冷冷开口问道。

    “今天我外甥女的婚礼可不简单,依我看,起码有三股不同势力的人混了进来,我现在是球头号通辑犯,你说我敢进来吗?”安瑞的眼里有森然寒意。

    这人果然是混黑道的,还有几把刷子。

    阮瀚宇明白,今天到场的不单单只有他的人,还有暮辰风的警方,但这些人都非常隐蔽,不可能会被他知道。

    他口中说的几股势力,估计是指席雨轩和云霁的人,至于还有哪一股势力,阮瀚宇很心惊,因为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

    向来他都习惯了掌控局,做事精细有加的,可现在却连他都没能察觉出来,那么他口中所说的另外那股人会是谁呢?

    “你既然看出来了有几股人那就好了,不怕告诉你,今天这里有安厅席雨轩的人,还有云霁手下的人,你知道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吗?”阮瀚宇的口气很幽淡,甚至是嘲讽的口气。

    “干什么的?”安瑞见阮瀚宇主动说出了这几伙人,心中的不安放下了点,当即问道。“告诉你吧,云霁和席雨轩就是来对付丽娅和我的,如果你不想看到丽娅有什么危险或者出什么其它不好的事,能让婚礼顺利地举行,那就最好把阮沐民交出来,这样大家都好。”阮瀚宇立即威副利诱着,“

    今天你想不出面都难了,我不会逼迫你的,但你也看到了今天的场面很混乱,到时要是丽娅出现点什么事情,那可不是我的责任了,今天的媒体都到了,毕竟大家都是有眼可见的。”

    于阮瀚宇来说,今天他最主要目的还是救出阮沐民,毕竟人命关天的,这事越早解决越好。安瑞此时的心里像个大染缸,各种颜色都有,面前不停地闪过安琪儿的脸,小时候,他饿得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安琪儿为了能让他吃上饭,在那个夜晚,狂风暴雨中,她不得不走进了那间夜场,然后她卖

    身了,终于拿回了钱买回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那一年,她才十五岁,为了不让弟弟饿死,她被男人糟踏了。

    每天清晨回来都能看到她躲在角落里哭,身上是青红紫绿的,那时的他就暗暗发誓,长大后要赚钱养着姐姐让她过上好日子。

    因此他发愤,努力学习,争取能有朝一日能过上好日子。

    可一切都变了,在那一年,安琪儿意外怀孕了。

    那是在一个月夜风高夜,晚上去夜场时经过一条小巷时,被潜伏在黑暗处的丽照峰给绑架了,然后姐姐消失了整整半年,没有经济来源的他,只得辍学了。

    这半年里他发疯了般寻找着姐姐,可怎么也找不到,他都快哭瞎了双眼。

    直到半年后,安琪儿满脸苍白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这时的安琪儿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了。

    姐弟二人当时就抱头痛哭。

    年岁都不大的他们无所依靠,最后温柔美丽的安琪儿只得嫁给了丽照峰,不久后就生下了丽娅。

    安瑞才满15岁就开始在街边打杂了,那时的他很爱丽娅,每天都会带着她玩,用自已做苦力赚下的钱给她买吃的,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是安琪儿和安瑞带着丽娅还是生活了二年美好的时光。只可惜丽照峰好赌成性,结婚后的他输掉了家里唯一的房产后,就天天对着安琪儿拳打脚踢,为生活所迫,安琪儿又被迫回到了夜场里,然后遇上了阮沐民,被他包养后,倒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直

    到怀孕后,住进了阮氏公馆,这才发生了后面的事。

    因此,安瑞对丽娅那是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里疼的。

    直到现在他加入了恐怖组织,安瑞并没有把他的真实情况告诉给丽娅。

    现在他是绝不允许丽娅不幸福的,哪怕是赔掉他的性命,也要保证丽娅的幸福。目前这个情况,他明显的处于劣势,这里是阮瀚宇的地盘,换句话说,就是阮瀚宇要反悔,他也是无话可说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完成与丽娅的婚礼,那样将来丽娅就算没有与阮瀚宇

    注册,也不会那么好收场的,毕竟他与她已经举行婚礼了。

    安瑞可以说是赌上了一切来换取丽娅幸福的,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不能回头了。

    因此,他把牙一咬,心一横:“好,阮瀚宇,我就吩咐人带着阮沐民进来,但是你要保证我的安,否则我就是变成厉鬼也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只能保证我的人不会伤了你,也会想尽方法保护你安的,但是现在,你必须要交出阮沐民。”阮瀚宇想着这里有暮辰风的警方在,他也无意于要他的命,再说了,他所做的事自有法律的公正裁判,与

    他无关,而他只是要救出阮沐民,活捉他而已,因此当下就保证了。

    “那好,你现在就去与丽娅完成婚礼,一旦完成后,我就会让人把阮沐民送进去了。”

    阮瀚宇又拿起了手中的钓杆。

    “放心,我现在就过来见证你跟丽娅的婚礼,有我在你的手中,这个还用怕吗?”安瑞在电话里终于放了定心丸。

    阮瀚宇这才笑了笑,站了起来。

    二人约定同时朝着舞台走去。

    木清竹站在季旋身边,手握紧了又松下了,手指缠绞到了一起。

    丽娅穿着洁白的婚纱,芊芊五指放在丽照峰的手上,被他搀扶着一步一步坚定在朝着她走来。

    近了,木清竹看到她穿的高领婚纱,打底的白色纱底一直缠绵到了脖子上,然后一圈金丝边把她细小修长的脖颈围了起来,端正漂亮的五官,在这层金丝边的陪衬下说不出的妩媚迷人。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

    丽娅被丽照峰搀扶过来后,阮瀚宇还是没有出现。

    她站在台上,身旁的位置空荡荡的,

    总不能就这样站着,手一直搭在爸爸的手上吧。

    在走上来的那一刻,她看到木清竹站在季旋的旁边,仪态万千,端庄秀丽。

    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翻滚了起来,浓浓的都是醋意。

    这个女人的婚礼耗资五个亿,吸引了球人的目光,阮瀚宇对她的深情告白,经典的深情相拥,程的呵护,而她呢,如此凄清冷场,连阮瀚宇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于今这场婚礼花费不到他们的万分之一吧,而且还是如此的冷清。

    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差别会这么的大。

    就只因为她是个妾!

    总有一天,她要把一切都反转过来的,她会要站在这座华丽的舞台上征服阮氏公馆,当上这里的女主人的。

    她咬着牙暗暗发誓。

    此时二旁的司仪面对着这特殊的婚礼也在绞尽脑汁着该要如何圆场。

    阮沐天站了起来,拿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礼盒托在掌心,沉稳地走过来,以长者威严的口吻说道:“丽娅,很感谢你能嫁给我的儿子,今天我代表瀚宇,把这个礼物赠送给你。”

    他这样说着,不急不徐的打开了托在手心的礼盒,这礼盒外面用红绸包住,慢慢打开来,就有翠绿的莹光从里面淡射出来。

    台下很快就安静了。

    阮沐天的这一举动成功吸引了台下人的眼光,大家都被阮沐天手中的礼物吸引了,都想看看阮沐天会给这小妾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毕竟这是豪宅大户,能在这个场面拿出来的东西必定是名贵不凡的。

    阮沐天的手渐渐部揭开了,从里面拿出一个通体碧绿的玉圈来,木清竹站得近,看到了那个玉圈,翠绿色,质地细腻,油性较好,有光泽,颜色柔和滋润,一看就是上剩货色。

    木清竹识货,这应该是一件俄碧,价值不菲,但相对于阮氏公馆来说,这样的一件宝玉送给丽娅并不显得过份的张扬,也不会掉了档次,这应该是阮沐天费了一点心思想到的。毕竟阮氏公馆的宝物多了去了,送一件这样的宝玉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近几年这种俄碧的价格一路高升,虽然昂贵,那只是阮氏公馆的门面,但古玉的大众化也正好衬托出了丽娅当妾的身份或者更深层

    次的含义。

    台下面有人发出了唏嘘声。

    这样的宝玉对于名流们来说也算得上价值不菲了。

    不过是一个豪门的妾而已,随手一件礼物都是无价之宝,看来女人们争相着嫁进豪门那还是有道理的。丽娅的脸上由开始的潇瑟到现在的蒙上一层红晕,喜悦而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