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五百九十六章 天生的敌人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清竹,你说得很对,我们应以不变应万变,相信会找到证据的。”阮瀚宇本来还担心木清竹会受到打击,今天听了她的话后,放下心来了,这女人比起他还要胸有成竹,果然是他看上的女人,就是与众不

    同。

    事已至此,他们也就只能静等结果了。

    阮沐天,季旋,与阮沐民,阮家俊都先后离开了公司,回墨园了。

    “清竹,身子怎么样?”他们走后,阮瀚宇马上就搂住了木清竹的小蛮腰细心地问道。

    木清竹脸上微微一红:“拜托,我哪有那么娇弱呢。”

    这个家伙已经把他当成瓷娃娃了。

    “记住,下次再也不准这么冒冒失失地往公司里赶了。这路上危险着呢。”阮瀚宇想到了昨晚他的悍马车刹车无故失灵的事,后怕地叮嘱道。

    “放心,我也是老司机了,不会有什么事的。”她笑笑,轻松的答。

    阮瀚宇却不高兴了,阴着脸,捏着她的鼻子:“不许顶嘴,无条件服从。”

    “好吧。”木清竹对于他的强势,只得妥协了。“清竹,今天既然出来了,我们就去外面吃餐饭,散散心吧。”事已至此,阮瀚宇反倒静下心来了,拉着木清竹的手轻昵地说道,这一辈子,只要有她陪着,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些个身外之物,他也不

    会那么在意的。

    “好。”木清竹看他面容憔悴,想他最近一段时间也是够劳累的,当即就答应了。

    这样二人相视一笑,手牵着手朝着外面走去。

    阮瀚宇开着木清竹的兰博基尼小轿车,带着心爱的女人朝着城中最高档的一家酒楼走去。

    绿叶滕蔓,小桥流水。

    餐厅里的环境真的别树一格,很符合木清竹淡雅清静的个性,看来阮瀚宇能选择来这里,还真是知妻莫若夫了。

    二人手拉着手,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很明显的,大厅里的气氛因他们走进来,安静了那么几秒钟,似乎所有的眼光都在落在了他们的身上,那眼里莫不都明显地写着:阮氏集团都出这么大的事了,他们竟然还能如此镇定轻松,说说笑笑的,

    跟没事人儿似的。

    木清竹早就习惯了在大庭广众中跟着阮瀚宇露脸了,她脸上带着笑,淡然自若地朝着四周看了眼,大大方方地说道:“瀚宇,大厅里人满了,我们还是要间包房吧。”

    “当然了,老婆。”阮瀚宇的大手落在她的腰间,紧紧搂着她,亲昵地附合着。

    大堂经理认出了阮瀚宇,立即迎了上来。

    “给我们一间上好的包房。”阮瀚宇淡淡地朝着对他们点头哈腰地经理吩咐道。

    “好勒,阮总。”大堂经理笑着答应,马上在前面带路,带着他们朝着楼上一间雅致的包房走去。

    阮瀚宇握着木清竹的手突然就越来越紧,眼里的精闪闪铄着,迸裂出寒意。

    木清竹感到了手中明显的变化,惊讶得抬起了头来。

    前面的一间包房门突然开了,席雨轩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西装,满脸的红光,眼角眉梢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得意与张狂。

    他们就在走廊里打了个照面。

    木清竹顿时错愣了。

    竟然会在这里遇上他!

    空气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剑拔拏张。

    “阮总,这么有闲心呢?”席雨轩用手松松胸前束着的领带结,眼眸里有丝邪恶的笑意,主动地朝着阮瀚宇打着招呼。

    阮瀚宇的手指握得更加紧了。

    “席厅长,好。”木清竹主动开口,替阮瀚宇答话了,“家里面的饭菜吃腻了,今天来外面换换口味的。”

    “哦。”席雨轩笑笑,耸耸肩,“好浪漫哟。”

    席雨轩的包房就在他们隔壁过去的第二间,此时的门开着,透过门缝,木清竹能看到一个女人的侧影。

    那女人正静静地坐着,木清竹明显地看到她正张着耳朵聆听着他们的谈话呢。

    她的心顿了下,脸上强装的浅笑有些僵硬。

    那个女人正是云霁。

    女人的嗅觉都是非常敏感的。

    木清竹一眼就认出来了。

    云霁竟然与席雨轩在一起吃饭,这看似没有什么牵联,毕竟他们从小就认识的,在一起吃餐饭并不能有什么大惊小怪,但在这个时候,却又如此暖昧的在一起吃饭却引起了木清竹的高度警惕。

    “清竹,你先进去等下我。”阮瀚宇低头和颜悦色地朝着木清竹说道。

    木清竹迟疑着,害怕他会与席雨轩闹僵。

    “放心,先走吧。”阮瀚宇看出了她的心思,俯身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相信我。”

    木清竹无奈只得独自跟着大堂经理进了包房。“怎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不敢让老婆知道呢?”席雨轩冷眼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忍住心里的酸意,嘲讽地说道,“现在你们公司都快要垮掉了,还那么好心情出来吃饭,我能不能理解为你这就是未日穷

    路,放弃治疗了呢。”

    这话羞辱的意思明显。

    阮瀚宇甩了下头,昂起了冷俊的脸,逼近席雨轩一步,厉声问道:“席雨轩,你揪着我们阮家不放,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席雨轩打量着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阮瀚宇,现在慌了吧,白枫云畏罪自杀了,你公司逃不脱这个罪名了,告诉你,我今天已经把这个调查结果上交了,估计上头很快就会给你们公司治罪了,

    这下吴成思是保不住你了,就算你去求莫老爷子那也是没辙的,现在上面老百姓对你们公司骂声一片,你们公司的罪反响太大了,影响太恶劣了,他也不敢出面帮你喽。”

    他这样说着,未尾故意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如果阮瀚宇耐性不够好的话,敢保就会直接把他从二楼迅速扔下去了。

    “席雨轩,你卑鄙无耻,告诉你,我公司行得正,坐得端,不会被你这小人整垮的。”阮瀚宇冷着脸,恶狠狠地说道。“我整垮你的公司?”席雨轩挑眉,不无夸装地说道:“阮瀚宇,你以为你是谁?犯得着我来亲自动手整垮你的公司吗?有本事,拿出证据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阮氏集团也不能例外,你说你们是清白的

    ,那就证明自已啊,既然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的严惩,这是公平公正的。”

    席雨轩说得理直气壮,义正言辞。阮瀚宇听着他的话,脸上满是讥笑,他气势凛然,逼前一步,沉声说道:“席雨轩,别的装高尚了,你与云霁勾结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昨晚我的悍马车刹车失灵,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一定会查清楚的

    ,包括那天在地下车库里那辆撞向我的越野车,这所有的一切,新老旧帐,我总有一天会要跟你们席家清算的。”

    席雨轩的心里闪过丝后怕,他明显感到了阮瀚宇的愤怒。“席雨轩,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一次次地把我逼到绝路来反你,我们阮家奉行的一向都是政商分离的外交政策,而你偏偏要三番几次来踩我的底线,难道你不知道吗,兔子逼急了还会反咬一口

    呢?”阮瀚宇的双眼冷硬如铁,目光里的火焰烧得很足。

    席雨轩心虚的同时,内心里那股妒忌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让他的头脑渐渐失去理智。

    从小到大,他最不服的就是阮瀚宇。

    特别是当阮瀚宇夺走了木清竹后,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天生的敌人这几个字用在他们的身上最适合不过了。

    大自然,每个物种都有天生的敌人,那么现在的阮瀚宇在席雨轩的潜意识中就是天生的敌人。

    同样都是公司,如果是云霁,她会给他好处,帮他家选举拉票,甚至能同流合污。

    但阮瀚宇就不是,他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从不把他席家人放在眼里,甚至在选举时,他找他时,他都是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姿态。

    换句话来说,他阮氏集团混得越好,对他席家的威胁会越大。

    这从乌镇化工厂的事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们就像是二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会有交集,而他们的利益永远都是相冲的。

    席雨轩想要歇制阮氏集团,也不完是因为云霁的拉笼,当然也包括了上面的原因。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在他们席家面临选举的关健时刻,阮瀚宇竟然去见了巫简龙。

    光这一条,他席雨轩就没有任何理由要放过他阮氏集团。“阮瀚宇,你的少装逼,我治你公司的罪,那是因为你们触犯了法律,该死,现在国人民都在唾骂你,这能怪我吗?”席雨轩站直了腰杆,昂起了头来,满脸的愤怒,“你就是个卑鄙的小人,当着我的面大谈政商分离,背地里却与巫简龙勾结在一起,不要以为你在做什么我会不知道,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逃脱过我的眼睛。”席雨轩越说情绪越激动,眼睛里就像是沾染了火,只要一不小心就

    能把阮瀚宇烧成灰烬。阮瀚宇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席厅长大人,就算是我见巫简龙那也是很正常的,你现在不也是跟云霁在一起吃饭么,难道我见了巫简龙,就能毁掉你席家的前程,这逻辑实在是想不通啊。

    ”

    说到这儿,他收住笑,狭长的眼眸眯了眯,冷声问道:“莫非,你们席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马柄落在了巫简龙的手中,又或者你们干了什么损国损民的坏事而心虚呢?”

    这样问着,他就盯着他笑。席雨轩听着这话,被阮瀚宇这样盯着,立即感到一阵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