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六百六十八章 没想到你这么八卦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张将军的话像皮鞭抽在张宛心的心上,让她一时间身发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猛然感到胃里一阵阵的抽痛,脸色苍白,无力地蹲了下去。

    “宛心,你怎么了?”不放心她的阮家俊呆在走廊的角落里,看到张将军满脸盛怒地走了出去,心中惊讶,连忙走了进来,见到张宛心正蹲在地上,用手捂着肚子,心里发慌了。

    张宛心低着的头慢慢抬起。

    阮家俊看到她满脸的煞白,明眸含着泪,满满的都是悲痛,心中一紧,手情不自禁地朝她脸上的摸去,只想要安抚她的心。

    “可恶。”张宛心推掉他的手,狠狠打了他一巴掌,捂着嘴朝外面跑去。

    阮家俊懵了,呆呆站着。

    直到张宛心的背影消失了,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很久后,他看到有张报纸掉在地上,捡了起来,上面都是关于阮奶奶去世的新闻,却在一边比较显眼的位置上赫然看到了那则关于张宛心的新闻,他仔细看了后,脸上发黑,拳头都握紧了。

    墨园里过来吊唸的人在经过一个**后,到夜间时终于小了下去。

    木清竹坐在奶奶的灵位前,身疲力倦。

    不一会儿,一阵浓烈的香水味飘了过来。

    木清竹抬起头,只见云霁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诡异莫测的浅笑。

    她怎么来了?

    木清竹吃了一惊,警惕地望着她。

    这时灵堂里所有的人都望向了她,眼里有惊讶,不屑,更多的是嫌恶。

    云正太集团公司陷害阮氏集团,这事已经开了新闻发布会了,众所周知,她作为云正太集团的总裁竟然还会过来吊唸阮奶奶,这女人究竟是何居心?

    这脸皮也够厚了吧!就算云正太集团被取缔了,可这里的人都明白其实这都是云霁陷害的,因此对这个女人那是从内心里仇视的。

    在众目葵葵地注视下,云霁大方自若地来到阮奶奶的灵位前,献花作揖,好一副虔诚的模样。

    木清竹冷冷看着她。

    “请节哀顺变,阮太太。”云霁脸无表情,扬眉眨朝她一笑,,脸上的笑竟然很妖孽。

    木清竹冷冷一笑:“谢谢你来吊唸奶奶,请自便。”

    云霁脸上的表情扯动了下,大冽冽地朝着外面走去。

    “怎么会让这个女进来了?”阮沐天皱眉。

    “爸,现在阮氏公馆开放,她要来悼念奶奶,这也是没有理由阻拦的,只是没想到她脸皮会这么的厚。”木清竹轻声解释着。

    阮沐天的气色此时看起来好多了,与前天的憔悴相比,虽然此时的脸上仍然看起来有悲痛,但精神状况那是明显的好了许多,木清竹看得暗暗奇怪。

    “嗯,也是这个理,只是这个女人心术不正,看了心里咯得慌。”阮沐天点了点头,真心觉得这女人太可恶了。

    林间小道上,云霁挎着手提包,大方自若地走着,脸上写满了镇定。

    席雨轩正迎面走来。

    二人在墨园外面偶遇。

    此时夜色正浓,阮氏公馆里因为阮奶奶的死而园林灯大开,亮如白昼。

    席雨轩的脸色有些憔悴,看到云霁时脸上先是一阵惊愕,接着就是鄙视的笑:“没想到你还有脸过来吊唸阮奶奶,啧啧,真是少见的脸皮厚。”

    云霁并不知道中东地区席泽尧贩卖军火失败的消息,以为他们席家会要赢了选举上位,对席雨轩有丝忌惮,不过对于宝物的觊予,她是不会放过的。

    “雨轩哥,我们云正太集团落得如此下场,你幸灾乐祸那又怎么样?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我的失败也从另一方面看出了你的无能。”云霁这样说着,哈哈一笑。

    “愚蠢的女人。”席雨轩眼中闪过一道阴光,恶趣味十足的说道:“就你这样的女人,自恃有点小聪明,班门弄虎,这样的下场那还算是便宜你了。”

    说完脸上呈现出诡异的一笑。

    “你什么意思?”云霁看着他,有点心惊胆颤的感觉。

    席雨轩眯了眯眼眸,近前一步,阴冷地小声说道:“阮老太太身边的朱雅梅是你的人害死的吧?”

    他眼里的光折射出一道利光,直盯着云霁。

    云霁震惊了下,“这怎么可能?我要害死她作什么?”席雨轩干笑二声:“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劝你断了这个念头,不怕告诉你,那天晚上你的人进去阮老太太房中的时候,我的人可是程都知道的,当时还有木清竹身边的正离也在跟着你们,是

    我的人设法把他引开了,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而是想让宝物在没有露出水面前,不想打草惊蛇,节外生枝而已。”

    他的话让云霁倒吸了口凉气。

    果然。

    朱雅梅不是席雨轩的人害的,是阿良与丽娅的行为,这二个蠢女人,竟然把朱雅梅给杀了,该死!“你以为她们做了这样杀人的事,那些警察与阮氏公馆的人都是吃素的吗?告诉你,现在阮氏公馆里到处都是警察,你的人很快就要被抓起来了,到时供出背后的你,你也很快就要狼铛入狱了,如果你还聪

    明点就赶紧逃到国外去吧,那样或许还能落得个自由身。”席雨轩一本正经地警告道。

    云霁的脸开始发白,有一瞬间眼里都是慌乱的光。

    席雨轩说完这些洋洋洒洒的走了。

    云霁站在那里,步履艰难,呼吸急促。

    “楚楚,你过来下。”阮家俊拿着报纸找到覃楚楚,冷声说道。

    覃楚楚正陪着张凤鸣说着话,见到阮家俊过来找她,抿唇一笑,脸上有些绯红色。

    “去吧,家俊找你呢。”张凤鸣笑眯眯地朝着楚楚说道。

    “好的,阿姨,我先走了。”覃楚楚点点头,顺从地走了,再抬头时阮家俊高大的身影早已走出好远了,她急忙跟了过去。

    “楚楚,这个是你弄的吧?”阮家俊拿出报纸来放在了覃楚楚面前,满脸严肃地问道。

    覃楚楚看了下报纸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阮家俊找她是兴师问罪的。

    她垂眸,眼里含满了委屈。

    “家俊哥,昨天有个记者问起了张宛心,我就顺便答了几句,事实是宛心真的非常热心,我是实事求事说的,并没有抹黑她,都是赞美她的话呀。”

    阮家俊兴师问罪的表情让覃楚楚很受伤,他这么关心张宛心,看到一点绯闻就来质问她,真让她难以接受。“是吗?原来你一个千金小姐还会这么八卦,喜欢造谣生事,难道你就不知道那些记者都是喜欢搬弄事非的人吗?你这样的行为太让人失望了,我不希望还有下次,否则我会告诉覃老太太的。”阮家俊冷冽

    的说到这儿,又重重地加了句:“还有,请你离我妈远点。”说完这些掉头大踏步而去。覃楚楚呆呆站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