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六百七十三章 穷途未路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木清竹迎接完莫慧捷父女俩,回到灵位前,还不到一刻钟,就听到阮氏公馆播音室的喇叭响了起来,丘管家正在喇叭里面传达阮瀚宇的意思:现在立即关闭阮氏公馆,所有的人都不能出去,阮奶奶的追悼

    会延迟一天举行,所有前来吊唸的亲人改到了明天,现在请阮氏公馆所有的主人客人佣人都到会议中心集合,阮总有要事交待。”

    木清竹听得有些呆愣。

    阮瀚宇刚回家就要闭馆,而且还要延迟奶奶的追悼会,这样做会不会对奶奶不敬呢?

    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看来他这是要开始行动了。

    正在胡思乱想时,却见几个保安抬着一副冰棺走了进来。

    “家俊,你这是?”阮沐天正陪着莫锦年在说着话,听到了喇叭里丘管家的声音,又看到阮家俊率人抬进了这副冰棺,立即就走了上来询问。

    “伯父,这都是瀚宇哥吩咐的,现在追悼会要推迟一天,天气实在太热了,他是担心奶奶的遗体会腐烂。”阮家俊想到阮瀚宇这样做必有深意,就这样解释着。

    阮沐天精砾的眼里闪动了下,点了点头,现在阮瀚宇是家主,他的决定,就算他身为父亲也是不能过问的,因此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有请大家移步到墨园的会议中心。”广播室里,丘管家的声音正在一遍遍地响起。

    此时留在阮氏公馆的客人也好,主人也罢,都开始往墨园的会议中心走去。

    木清竹原本计划今天派司机去接妈妈吴秀萍和李姨的,现在看来,又不得不挪后了,想着等开完会后,再同阮瀚宇商量下后再说吧。

    会议中心就在墨园的联体别墅那边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都会从这走廊里经过。

    很快木清竹就看到云剑风带着警察们走了进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看来朱雅梅之死的案情有了进展了,也一定是查到了蛛丝马迹,现在需要取证了。

    这样想着回头的瞬间,阮家俊已经带着几个人把奶奶的遗体放进了冰棺里。

    她不敢离开这儿,按规定奶奶的灵位前是不能没有人守着的。

    先让灵堂里所有的主客人与佣人都去了墨园会议中心配合警察的行动了,她则呆在奶奶的灵位前坐了下来,替她烧着香烛。

    “奶奶,您的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阮家平平安安的,保佑海洋之星不要落入恶人的手中。”她点燃一根香烛放在阮奶奶的灵位前,双手合什,心里默念着。

    事情走到今天,阮瀚宇回来了,她的心也放了下来。微闭着双眼,呼了口气,睁开眼睛来,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映入了她的眼帘,运动鞋很脏,还沾着泥土,再随着这双皮鞋往上看,牛仔裤上面都有灰尘与泥土,上身红色的恤,皱巴巴的,及肩的短发搭在额

    前,面容枯稿,形如鬼魅。

    木清竹倒抽了口凉气,吓了一跳,瞬间站了起来。

    “丽娅,你来干什么?”如果不是丽娅手上戴着的那个玉蜀,她肯定认不出这个女人就是丽娅来,她的脸上完没有颜色,瘦削得可怕,眼窝深陷,整个人精神恍惚,与鬼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丽娅幽灵似的眼珠盯着木清竹,嘴唇翕合着,苍白的五指落在阮奶奶的灵棺上。

    “丽娅,你想干什么?快去会议中心,现在所有的人都去了。”木清竹严肃地望着她,疾言厉色。

    可丽娅的表情木然,没有任何反应,却一步步朝着灵位走来。

    木清竹后退一步,看着她,皱起了眉来。

    “丽娅,我好心收留了你,阮奶奶把你从小养大,你现在悔过了吗?”木清竹的眸色清冷,冷冷地问道。

    丽娅的眼睛慢慢移到了面前的灵位上,望向了阮奶奶的遗像,呆呆站住了,眼里露出一丝胆怯来。

    木清竹冷冷地看着她。

    “既然你来了,就先给奶奶跪下磕三个响头吧。”她站在后面,厉声说道。

    丽娅精神恍惚,果然跪了下来,真的朝着灵位磕了三个响头。

    “丽娅,你听好了,这三个响头是你欠阮家的罪恶,欠奶奶的恩情,从此后,阮家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也不再欠你任何东西,你好自为之吧。”木清竹威严地说道。

    丽娅垂着头,整个身子都缩成了一团,颓废的跪着,眼睛却盯着冰棺底下骨喽喽地转着,不发一言。“丽娅,我问你,梅姨的死与你有关吧,夫人也是你推下去的吧,你这样的女人究竟心是什么做的,怎么能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来?阮家对你是有恩的,你读了那么多书,难道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木清

    竹咬着唇,痛心地追问道。

    丽娅蜷缩着的身子,在听到梅姨这二个字时,忽然身都抖了起来,像被烙铁烙着了般,弹射般蹦跳了起来,脑海里不断地闪过一些刺激的画面,忽然转过身来,盯着木清竹,眼里是穷凶极恶的光。

    木清竹看着她的目光,没有焦距,整个人像失去了理智般,那眼神似乎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心里就涌起了丝不祥的预感。

    这个时候的丽娅看起来真的失心疯了般,好可怕。

    “木清竹,海洋之星在哪里?快点交出来。”丽娅突然从怀里掏出了把尖刀来,对准了木清竹,恶狠狠地说道,“交出海洋之星,把我送出阮氏公馆,我就放了你。”

    她用手握着尖刀朝她一步步逼来。

    木清竹在惊愣了瞬间后,这才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到灵堂来了,原来是为了找她拿海洋之星的,想来,这些天,她们在阮氏公馆里没有找到这个宝物,都不甘心,在做最后的挣扎了。

    看来这个女人已经恶劣到了极点,再也不可能会改好了“木清竹,把宝物拿出来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从此后我与你们阮家再也没有什么干系了,若不拿出来,我今天就把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统统杀死,你好好想想吧。”丽娅边低声说着边阴恻恻地笑

    了起来。

    木清竹听得心中发寒。

    丽娅一步步地逼近过来了,木清竹用手抚上了肚子,再退后,后面就是墙角了,而丽娅的尖刀直接对着她,如果她夺路而逃,很有可能会被她砍中。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后怕起来,显然丽娅这是算计好了的,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去了会议中心那里,这是个空隙,她找到了她,来要挟得到海洋之星。

    应该说她是特意寻她而来的。

    原来当阿良过来要她逃跑时,她就清醒了过来,但是她并不打算跟着阿良逃跑,那样她会一无所获,如果阿良跑了,就意味着云霁得不到这个宝物了,那她就可以独吞,因此她就故意装疯卖傻起来,阿良见她

    神志失常只得自己走了。

    当丘管家在广播里召集所有人去会议中心时,她认为时机来了。

    海洋之星这样的宝物只有二种可能,要么是在阮奶奶的身上,要么她已经传给了当家人,长孙媳木清竹的手中,因此此时灵堂会是最好的地方。她站在卧房的窗户下看到三三两两的人都开始成群结队地从园子里各个方向往墨园的方向走时,她也跟着下楼了,这么多人,电动车肯定是不够用的,因此她就低垂着头混在了人群里朝着墨园走来,然后

    趁机隐藏在一个角落里,眼睛却一直盯着正在灵位前的木清竹。

    直看到木清竹让所有的人都去了会议中心里,她才及时现身了

    这时的阮氏公馆里到处都是警察,她明白其实此时逃跑是没有什么用的,而她更没有时间来行凶作案了,只有要挟木清竹,逼她交出宝物,而后又逼着她送出馆,这才是最现实的。“丽娅,先放下手中的刀,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木清竹的手摸着肚子,痛心疾首,这才后悔当时不该心软放她进来了,这样的女人早就没心了,人性也早就扭曲了,根本不能把她当正常人看,只是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当下她脑中转动着,拖延着时间等阮瀚宇过来救她,看到她满脸的穷凶极恶,也担心她的失去理智,只得镇定地劝说开导着:“丽娅,如果不是我给你报警,派丘管家把你及时送到医院,现

    在的你恐怕早就死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良知吗?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来伤害我。”丽娅的眼圈发红,狞笑着说道:“谁稀罕你的那点同情,少在那里装圣母,我可不会感谢你,识相的话,早点交出海洋之星,我就会放过你,从此后,我们再无瓜葛,否则的话,今天的我们就同归于尽,我

    呢,反正什么都没有了,可不像你,那可是阮家的太太,千人尊,万人敬,以后那好日子可多着呢。”

    丽娅这样说着,心里的嫉妒越来越浓,烧得她的理智更加的疯狂。“不就是想要宝物吗,这个好说,你先把刀放下来,宝物我知道在哪里,我带你一起去取,可好?”木清竹这个时候,不是自己怕死,倒是想到了肚子中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现在阮瀚宇回来了,她相信他马

    上就会在会场上看不到丽娅后追寻过来的,这个时候争取时间才是最宝贵的,因此,她想尽办法采取拖延策略,心里却在一遍遍地叫着,“瀚宇,快来救救我呀。”“告诉你,少跟我耍花招,要是骗了我,一刀就杀了你,你也知道朱雅梅是怎么死的了,如果你不怕的话,那就去陪丧吧。”丽娅邪恶的眼睛盯着她,凶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