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六百七十六章 吴秀萍失踪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丽娅一直都是恍恍惚惚地瘫坐在地上,直到二个警察过去提起她,她才惊醒过来,知道自已这次是彻底进去后再也出不来了,一时恸哭失声,嘴里疯了般念道:“海洋之星是我的,你们谁也抢不走。”

    “快走,少装疯。”看着她疯疯颠颠的样子,一旁的干警不耐烦了,断喝一声,推着她就往前走去。

    经过阮瀚宇与木清竹面前时,丽娅似乎才看到了阮瀚宇,眼里闪过一道亮光来,猛然朝着阮瀚宇扑来:“瀚宇哥,救救我,我是奶奶写进遗嘱里要嫁给你的新娘啊。”

    她兴奋地叫着,满脸上都笼罩着一种极不正常的光茫,典型的臆想症。阮瀚宇伸手揽着木清竹退后一步,厉声喝道:“丽娅,够了,能够容忍你到今天,也算是对你仁慈了,遗嘱的事,这二天就会出来结果,如果你够聪明,就把你所犯的罪坦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吧,我们阮

    家从来都与你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关系。”

    说到这儿,拉着木清竹的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丽娅被二个干警一左一右的用力架住手臂,再也无法动弹,也彻底心了死,她耷拉着头,整个人都松恗了下来,走出阮氏公馆时,她的眼睛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巍峨的阮氏公馆,呼吸了下这里的清新空气,

    闭上了眼睛。

    其实现在她才明白,脑海里所有的人生不幸的,幸福的回忆,都与这里脱不了干系,而真正回想起来,她人生所有的幸福都是阮氏公馆里给予的。

    很小的时候,她讥一顿饱一顿,流离失所,在那个旧屋子里,她看到爸爸整天喝得醉熏熏的,殴打着妈妈,而妈妈痛苦的惨叫声,让她从小就对家庭心生畏惧。自从随着妈妈来到阮氏公馆后,她过上了安定的生活,衣食无忧,虽然被这里的佣人看不起,但阮氏公馆是多么的美啊,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琳琅满目,还可以看到阮瀚宇那样俊美高贵的贵公子,在

    这里生活了三年,她知道了什么叫做人生,什么叫做幸福,幼小的心灵是对这种生活的强烈渴望。

    当云霁找到她时,她以为还可以过回到小时候那种梦一样的生活,当时是多么的激动与憧憬,其实,最初她没有要求这么多的,只是到后来渐渐地失其了本心。

    记得木清竹告诉她是阮奶奶支助她上完了大学时,那一刻,她明明是有感动的,为什么后来会变了呢,她自已都弄不清楚。

    但走到今天,她再无回路可走了。

    阮瀚宇刚把木清竹送回客房,想让她好好休息下,却听到手机炸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的电话号码是固定电话打来的,还很熟悉的感觉。

    微拧了下眉,接通了。“姑爷,小姐在不在呢?”李姨焦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阮瀚宇愣了下,原来这个号码是吴秀萍家中的,难怪会那么熟悉了,现在正是李姨打过来的,想着今天本是要去接她们过来的,现在可能是等得

    太久了吧,当下看了木清竹一眼,温声说道:“李姨,她就在我的身边,你稍等下。”

    说完把手机递给了木清竹,说道:“李姨的电话。”

    李姨?

    木清竹迅速想到了妈妈。

    怎么会把电话打到阮瀚宇的手机上了?

    她立即接过了电话。

    “李姨。”她清脆地叫了声,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到李姨在那边有些急促地问道:“小姐,您已经把夫人接过去了吗?”

    木清竹听得一愣,忙说道:“还没有呢,等下就来接你们,先休息下吧,现在这边有点事忙着。”

    “小姐,你真的没有接夫人过去吗?”李姨听到木清竹的话后,整个声音都变了。

    木清竹听得奇怪极了,只得回答道:“当然,我们整个上午都在忙碌着,本来是要去接妈和你的,但实在是忙不过来。”

    这话一经证实,李姨拿着电话的手就开始抖了起来,声音夹着哭声:“小姐,夫人不见了啊。”

    “什么?”木清竹从床上迅速站了起来,脸色大变,“李姨,您说什么?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夫人不见了。”

    旁边的阮瀚宇的身子也震了下,扭过头来看着木清竹。李姨听到这儿,心中越发不安了,语无伦次地说道:“小姐,今天夫人的情绪不太好,我就推她到下面小区去走走,走了一圈后,太阳实在有点猛,夫人都是满身大汗的,我把她推到凉亭那儿歇会儿,那里风大凉快,夫人暂时不想回家,我看到夫人的身上衣服都是湿的,就先回家来拿了条毛巾,顺变榨了杯果汁端下来,可当我下到楼来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夫人了,我在小区里找了个遍,又询问了保安,都

    说没有看到夫人,想到阮奶奶去世了,原计划也是今天要去阮氏公馆的,只得打了您的电话,可打了很多遍后都没人接,这才打了姑爷的电话了。”

    李姨说得很详细,木清竹听得周身发凉,脸色煞白。

    “打了妈妈电话没有?”尽管如此,木清竹还是没有完失去理智,怕妈妈寂寞,她给吴秀萍配了最好的智能手机,吴秀萍没事时也经常拿着手机玩玩的,当下就追问道。

    这样一问,就想起了自已的手机。

    因为怀孕的原因,很多时候她都没有带手机,担心手机的辐射会伤到胎儿。

    她站了起来,寻找自己的手机,在房内找了一圈后,又想起了手机是放在包里的,又急忙去找包。

    阮瀚宇在一旁听着她们的对话,又看到木清竹脸色发白,手忙脚乱的样子,心中紧了下,不祥的预感开始笼罩,忙问道:“清竹,你找什么呢?怎么了?”

    木清竹急得团团转着,只是一个劲地叫着手机,我的手机呢?”

    阮瀚宇这才明白她是在找手机了,就忙着给她找了起来。

    “小姐,我已经打了夫人的电话很多次了,都是关机,不知夫人是不是打过您的电话呢?”李姨在那边焦急地问道。

    木清竹这时的心可谓是在火上炙烤得冒烟了,怎么着也无法镇定下来了,那可是她唯一的亲娘啊。

    “清竹,来,手机在这里。”阮瀚宇在沙发角里替她找到了手机,边递给她边嗔怪着:“找个手机也要用得着这么着急吗,这种心态可不好,这样的情绪可不利于身子。”

    木清竹满脸泛红,一把夺过手机,摁开按健,果然上面有好多未接来电,点开来,都是李姨打过来的,根本就没有吴秀萍的电话号码,她的心开始一点点凉下去,预感也越来越不好了。“小姐,怎么办?这小区我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夫人啊,按理来说,夫人坐着轮椅也走不了多远,可就是找不到,寻遍了都没看见人,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啊,这可怎么办?真是急死人了。”李

    姨在那边急得失去了理智,情绪激动,额上都是汗珠迸出来。

    木清竹的眼前开始有黑影晃动,心使劲地往下沉。

    这若是在平时,她真不会去多想的,可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如果妈妈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将如何原谅自已?

    “清竹,到底怎么了?”阮瀚宇在旁边看到木清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圈里都是焦急之色,心揪得紧紧的,偏偏她还不说话,也只能是在旁边焦灼地问。

    木清竹抓着手机的手发抖,可她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李姨,别急,你再到处找找,我马上就回来。”

    然后她挂了电话,整个人开始软绵绵地往地下倒来。

    “清竹,怎么了?”阮瀚宇一把搂起了她,焦虑地喊。

    木清竹浑身无力地靠在阮瀚宇的怀里,额上冒着汗珠,无力地说道:“瀚宇,妈妈不见了。”“什么,妈不见了?”阮瀚宇听得懵了,搂着木清竹失了下神,马上反应过来,笑笑,安慰着:“清竹,别急,没有这回事,妈坐着轮椅,那能去到哪里呢?这李姨肯定是年纪大了,暂时没有找到而已,一会

    儿就找到了,没事的。”

    他用手去擦着她额上的冷汗,抚着她的小脸,心疼不已,虽然这样安慰着她,可他心里却是一点底也没有,有些莫名的心慌。“不,瀚宇,正是因为妈坐着轮椅走不了多远,这找不到人才会觉得奇怪,这可不是好事。”木清竹浑身都失去了真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只这样软弱了一会儿,就拼着力气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不行,

    我要去找妈妈。”“清竹,不要急,我陪你去。”她只走了几步,脚步就开始虚无摇晃起来,阮瀚宇心里无比焦急,大步走上去搂起她,朝着外面走去,边走边安慰着她:“清竹,不要担心,什么事情都有你老公在啊,我会陪

    着你的,你妈就是我妈,放宽心,不要着急,一切有我。”

    这样说着,脚步却不敢停留,抱起她剑步如飞地朝着墨园外面跑去。

    坐上电动车,来到门口,他直接抱着她上了他的悍马车,开着朝着飞扬小区飞奔而去。李姨正在小区里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吴秀萍的名字,到处寻找着,急得没有了主意,阮瀚宇开着车来到了飞扬小区门口,他摇下车窗,对着正在看门的老头问道:“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坐着轮椅的女人从这里

    走出去,2808房的吴秀萍女士,原财政部部长木锦慈的夫人。”

    看门的老头看到是阮瀚宇,立即站了起来,想了想后,摇摇头说道:“阮董事长,吴秀萍女士我们都认识,今天实在是没有看到她从这里出去过,再说了,她坐着轮椅,也不太方便出门的。”阮瀚宇眸眼里的光锐利,阴冷,脸部的表情绷得紧紧的,他点点头,沉着地把车子直接开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