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七百零六章 心思太沉重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清竹,孩子,你没事吧。”吴秀萍终于听清了木清竹的声音,情绪激动地问道。

    “放心,妈,我没事,很好。”木清竹连连摇着头,把她的手贴在心窝上,忍住悲痛,脸上带着凄美的笑。

    吴秀萍终于能回忆起一些事情来了,可木清竹更担心她情绪太过激动会对病情不好,这是她不希望看到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吴秀萍的眼睛亮了下,喃喃自语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满脸紧张地问道:“那瀚宇呢,他也可好?”

    “妈,他很好,现在正在阮氏公馆里操办奶奶的丧礼呢。”木清竹抹掉了脸上的眼泪,轻言轻语地说道。

    “哦。”吴秀萍终于松了口气,身都放轻松了,喃喃自语道:“阮老太太逝世,我理当去吊唸的,清竹,今天就带我去参加阮奶奶的追悼会吧。”“妈,您现在身体不太好,伤到了肾,还不能走出病房呢,您放心,等下我会把您的情况在灵位前告诉奶奶的,我想奶奶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明白您的真心的。”吴秀萍的身子如此虚弱,那是绝对不能离开病

    房的,因此木清竹也是无论如何不会允许妈妈过去的,当下她就这样安慰着她,语言温柔,话语却很坚决。

    吴秀萍浑身疼痛,才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喘气,她也明白自已的身子,流下了无奈的泪水。“妈,现在席泽尧父子都已经死了,海洋之星也没有带走,这都是喜事,您不应该伤心呀,要高兴才行,过了这几天,您病好后,我会带您到奶奶的墓前拜祭的。”木清竹用纸巾替吴秀萍擦去眼泪,柔声说

    道,“妈,您一定要好好的,这个世上,爸爸已经走了,我不能失去您,您可是的我至爱亲人呀,求求您,妈妈,高兴点吧,就算为了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呀。”

    她拉着她的手,哀求着,满脸的悲痛。

    吴秀萍怎么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呢,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女儿的手。

    华丽的房车上。

    “夫人,您今天不打算与小姐相认吗?”申秘书把那份亲子鉴定拿在手上,有些不解地问道。吴兰夫人看了鉴定书一眼,叹息一声,摇摇头:“小申啊,先把它收好吧,现在时机不成熟,我这个做母亲的,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的女儿,她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现在她的病这么重,身体又虚弱,我

    担心她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情绪过激,反而对她身体不好,肾脏病人最怕的就是这样激动的情绪。”

    申秘书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其实在吴兰夫人的内心深处,她是害怕和惶恐的,还是担心吴秀萍不会认她这个母亲,这不是臆测,就凭那天她去飞扬小区登门拜访,一波三折,就知道了女儿的性子像极了莫凌风,清高孤傲,自尊心也

    极强,对于自己这样一个并不存在,却又突然冒出来的母亲,她一定会是反感的。

    如果她健健康康的,或许她会迫不及待地告诉她,母女相认,但现在是她躺在病床上,虚弱得随时都会离她而去,她,开不了口。

    吴兰夫人的眼眸黯淡,心思沉沉。

    申秘书多少都能明白吴兰夫人的心思,只能是暗中叹息着。

    车子来到人民医院后,她扶着吴兰夫人直接就往重症监护室里走去了。“妈妈,这个是吴兰夫人从美国特地空运过来的球最好的治疗肾脏的药物,医生叮嘱要每天喝的,我现在就给您开了喝吧。”木清竹为了让吴秀萍宽心,树立起对生活的积极态度,就把吴兰夫人空运来的

    药物拿了过来,开心地说道。

    “吴兰夫人?”吴秀萍滞了下,不相信似的望着木清竹。

    这吴兰夫人怎么会给她买药呢?

    “是啊,就是吴兰夫人,她对阮家和我们都可好了。”木清竹笑笑,很自豪地说道。

    吴秀萍哦了声,思维有些跟不上来。

    正在这时,门框一响,一个穿着白色防菌服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正好对着吴秀萍的眼睛,吴秀萍抬眼间就看到了她。

    她的眼里由惊愕,错愣,再到意识明白是吴兰夫人时,心中吃惊的同时,就要坐起来朝吴兰夫人道谢。

    吴兰夫人眼尖,立即走上前来,按住了她,亲切地说道:“吴女士,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吴秀萍不好意思的一笑,立即答道:“夫人,真不好意思,让您为我的病担忧了,其实,我也就是半个躺在棺材里的废人了,根本不用您来为我费心的。”“不。”吴兰夫人听到吴秀萍这样自暴自弃,自我解嘲的话,心中一痛,立即满脸正色,认真说道:“孩子,话不能这样说啊,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这人啊,要对生活充满信心,要热爱生命,

    感恩上帝赐与了我们的生命,无论是谁都要积极开朗的生活着,这样的人生才是充实的,美好的,你瞧瞧我,比你大了整整二十岁,可我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从不向命运低头。”

    吴兰夫人说到这儿,想起了当年无奈与莫凌风离婚,狠心离开女儿的情景。那时的她拎着皮箱走在古老狭窄的街道上,那个心情,那个滋味今生都难以忘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忘了政坛上对手的残忍,忘了受伤时的皮肉痛苦,但那天,她狠心离开年仅一岁的女儿那天,她那种

    心情像是被烙铁烙过般,印在了她的记忆最深处,永远都无法忘记。

    吴秀萍听着吴兰夫人的话,并没有彻底开怀,眼睛里蒙上的是一层阴郁之色,嘴角边挂着沧桑的笑。“夫人,您地位高贵,千人尊,万人崇,我呢,卑微的活着,行动也不方便,唯一让我开心的就是有女儿相伴着,可我这样的身子状况活得越久对她就是一种累赘。”吴秀萍如此说着,微微叹息了一声,她

    的痛苦:失去丈夫,身体残疾,一身的病痛,这世上有哪个女人会经历过这些呢。

    再说了,她也不能拖累这唯一的女儿啊。吴兰夫人明白了她的心思,脸上的表情很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