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七百四十九章 他亲自做饭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严肃的别墅很大,上下三层,独门独院,装裱得很豪华,里面中央暖气开得正好。

    木清竹进门后坐在沙发上,严肃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热牛奶递到了她的手中,声音有怜惜:“女人要懂得保养自已,否则会提前衰老的。”

    然后他打开冰箱,拿出各种食材,准备做饭。

    厨房很大,很讲究。

    严肃拿出食物来熟练地清冼切菜,又开始煲汤。

    木清竹走过去靠在门边望着他,心里讶异。

    “肃哥,你在国外经常自已做饭吗?”

    “不算经常,但我偶尔会做的,国外的食物很多不合我的胃口。”严肃认真清冼着火腿,鸡肉,神情很专注。

    木清竹看他一个大男人,做饭冼菜样样俱熟,心里暗暗感叹。

    还在她发愣时,只见严肃走向了阳台,一会儿后返回来,手里竟拿着一把时令青菜。

    “你还会种菜?”木清竹不由惊呼出声来。

    严肃笑了笑,“没想到吧,我懂的东西多了,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解了。”

    这话说得木清竹脸一红。

    “这里有油烟,你先去客厅等下,一会儿就好。”他细心体贴地赶着她走。

    木清竹想上去帮他,可他却不让她插手。

    “今天是最冷的一天,你身子单薄,去外面休息一下,厨房的暖气不足。”严肃温言细语地说道。

    木清竹无奈,只得走了出去。

    客厅的灯光是橘红色的,暖暖的。

    正中央放着一副画夹,架子上是汽车设计图。

    木清竹走上前去翻了翻,嘴角有微微的笑意。

    严肃的汽车设计模型堪称得上是艺术品,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可真要卖到市场去,会有许多不恰当的地方。

    但严肃有点认死理,这是她与他接触了这么久以来得到的唯一一个认知,也算是缺点吧。

    对于别人提出来的意见,他不是很乐意接受的,就世贸的那批模型图还是她采取方式巧妙地让他接受了。

    木清竹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在讲着斯里兰诺的新闻。

    新闻里有提到斯里兰诺政府卖了块地给球富商阮瀚宇先生,而据报道,阮瀚宇先生最近似乎会要亲自光临斯里兰诺,准备开始着手建设厂区。

    电视里面播报说,阮瀚宇先生将会以斯里兰诺为中心点,建立一个东亚商圈,以汽配与制药厂为主,届时将会拉入几个亚洲国家,建立东亚经济圈。

    严肃端着热气腾腾地饭菜走了出来。

    “如果斯里兰诺这个经济圈建成,那对斯里兰诺,国内,及至亚洲都会是一个利好,到时将会提供五六百万个就业岗位,这都是政府部门乐于待见的。”严肃望了眼电视新闻,颇有感慨地说道。

    “那就好。”木清竹起身接过严肃手里的汤碗,附和着。

    很快饭菜就摆好了。

    因为天气冷,严肃做的饭菜都很有讲究,一人一个小火锅,各种菜色都有,色香味俱佳。

    热气腾腾的,木清竹吃得很开胃,几乎都快把锅底吃干了。

    “喜欢吗?如果喜欢,下次我再做给你吃。”严肃看着她胃口大开的样子,兴致上来了。

    他们来到这个小国好几个月了,刚刚救起她时,送到京城最好的医院里,才知道她还是一个孕妇。

    在医院里那些天,她苏醒过来后就是神情呆滞,容颜憔悴,有时在梦中会哭着叫孩子。

    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人,他本来是没有多少关注的。

    只是本着救人治病的原则,既救了她就想把她彻底治好。

    可后来医生的话让他目瞪口呆,医生说她头部由于受到剧烈的撞击,再加上精神上面受到了刺激,她已经失忆了!

    医生也同时提醒说,她这样的病马上去国外治疗,对她恢复记忆有帮助。

    当时的严刚正催他接任家族企业,他马上就要赶赴斯里兰诺,而救了这个女人的事肯定也不能告诉家里。

    情况和时间都很急,想了想,就直接把她送到了欧洲一家颇有名气的医院里治疗,而他转机来到了斯里兰诺。

    三个月后,他接任公司的总裁,也熟悉了公司的事物,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一次去欧洲出差,想起了她,就去医院看望她。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看到的画面。

    她穿着纯白的病服,秀发披了一肩,只露出了半个白晳的面孔。

    靠在病房的窗前,手中拿着画笔,正在专注的画着什么。

    他走近她的身边,很久了,她都没有发现他。

    那一刻他的心里因为有这个发现,激动不已,欣喜异常。

    她芊细的小手正在画面上快速描画着,一个个惟妙惟肖的汽车模型图跃然于纸上,让他眼前一亮。

    他真没有想到,他救回了一个人才,一个在汽车设计上面有独到天赋的人才。

    当时他就下定了决心,把她带回公司做汽车设计师。

    严肃有些愣神的想着往事,嘴角边不易察觉地浮现了丝笑意。

    “谢谢,下次就算想吃,也理应是由我来做给你吃,我应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木清竹很诚挚地说道。

    “好,那我等着你。”严肃听了,不假思索,立刻满口答应了。

    木清竹微怔了下,倒后悔这话说得太快了。

    后续,她并不想与他走得太近。

    “楼上有好多间客房,你自已挑一间,我睡在楼下。”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晚饭后,严肃立刻开口了。

    说完这些,他走了出去。

    木清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看到饭桌上面很凌乱,就收拾了起来。

    等严肃回来时,厨房饭桌已经收拾得一尘不染了。

    严肃走了进来,提了满满一袋子东西。

    “这是牙膏,牙刷,日常用品,平时家里来的人少,没有配备。”严肃把袋子递给了他,“将就着用点吧,这个点了,买不到更好的,明天我带你去市区买。”

    “谢谢。”木清竹接过袋子,微微一笑,“这些够好的了。”

    严肃歪头打量着她。

    木清竹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

    “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吗?”她有些不解地问。严肃摇了摇头,嘴角是玩味的笑:“我在想,你到底出身于什么样的家庭?就你的言行举止,深厚的汽车设计功底,那肯定不是平常百姓家庭,可你生活水准要求低,粗茶淡饭,什么环境都能适应,从这点看倒不象是出身于富贵家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