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七百七十九章 深情流露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奢华阔绰的总统套房内,温暖如春。

    木清竹被阮瀚宇带到了卧房里,浑身都被暖意包围着,心底深处的寒意正在一点点地消融下去。

    她并不习惯住在这样的酒店里,但这一刻,心里却是一阵前所未有的平静,似乎一切都是发乎情,止乎礼!自然而然的事!

    这种感觉让她惊讶极了!

    “清竹,你先在这里住下,衣服我明天再带你去买新的。”阮瀚宇朝她靠近过来,声音温婉动人。

    木清竹置身于如此华丽的总统套房内,脑袋却是清醒的。

    “阮先生,我不能留在这里,这不合常理。”她很冷静地说道,表情也很冷静。

    “常理?”阮瀚宇嗤之以鼻的笑,“若论常理,现在我们应该在床上恩爱缠绵呢。”

    木清竹竟没想到他的话会这么的露骨,脸一下就红了。“阮先生,就算诚如你所说的,我以前是你的妻子,但那也只是你的片面之词,没错,我现在是失去了记忆,但那并不代表我就会随意相信一个男人,告诉你,前尘旧事,我自已会去查明的,等我查清一切

    后,自然就会有一个交待了。”木清竹并不打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住进这华丽的总统套房内,她消费不起,也不想欠下这个人情。

    “不用你去查,我会告诉你的,我有办法让你慢慢地想起我们的一切。”他再度靠近,身上的气势咄咄逼人,这是男人对女人的强势,绝对的危险啊!

    木清竹可不想这样白白与一个还不了解底细的男人发生什么!

    据她敏锐的观察,这个阮瀚宇先生的眼睛似乎有点问题,如果是这样,逃跑还是有希望的。

    她伸出手掌在他面前摇晃了下,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心地说道:“阮先生,你先去休息吧,我要去下卫生间。”

    说完偷偷看了他一眼,掂起了脚尖却是朝着门口走去。

    阮瀚宇的眼睛有问题,但还是会有些模糊的光,木清竹的手在他面前摇晃时,她手中的对戒发出刺目的光,这能难得到他吗?

    她的气息是朝着门口飘去的,当下暗笑一声,几步冲过去,捉住了她的胳膊。

    “这么说,你要走?”他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怨气的,这死女人,竟然跟他来这套!

    木清竹被他捉住后只得自认倒霉,然后很正而八经地说道:

    “阮先生,我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住在这里的,这不是我的性格。”

    “是吗?”阮瀚宇忽然低低一笑,“我若让你走了,这也不是我的性格。我会告诉你,你不会是无缘无故住在这里的,若说,如果我们扯上点关系什么的,你是不是就可以安心住在这里了呢。”

    这样说着,他的大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木清竹就落入了他的怀里。

    木清竹向后一倒,后背撞着他的前胸,硬邦邦的,即使隔着这么多的布料,那种皮肤上的灼热感还是直直地传递到了木清竹的身上。

    她嗅到了股不安份的气息,心里发慌,极力挣脱:“阮先生,不要,请你尊重我,放开我。”

    阮瀚宇的手臂却越收越紧,勒得木清竹喘不过气来,似乎想要把她勒进身体里,炙热的手掌伸到她的脖颈上摩挲着,呼吸有些急促。

    木清竹的心呯然狂跳,双手过去扯住他的手掌撕扯着,挣扎着扭过头来,眸子里染上了怒意,狠狠瞪着他。

    阮瀚宇不用看都知道此时的她那愤怒的模样了。

    他俯视着她,双手移过来捧起她的脸,勾唇一笑,唇瓣落下。

    木清竹呆住了,没想到他的表现会如此的疯狂,好歹也是一个球的富商,可这个模样好像就是n年都没有见过女人般。

    自从宿舍到现在,他的举动真的是霸道而狂热,完颠覆了她的三观。

    舌尖上不断上涌的酥麻感觉,像电流般流过了身,她的大脑迷糊,晕沉,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绵软起来,身上被他的体温炙烤得涌起一层层细密的汗珠。

    这个吻细致绵长,似有一个世纪那么的长,有一瞬间,有许多似曾想熟的感觉在脑海中涌出来,来回碰撞着她,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

    心慌之下,她用双手抵触着他的胸膛,想要逃离这种感觉!

    阮瀚宇被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一只手捉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不让她乱动,然后,他的唇如火般开始掠夺着她。

    就在木清竹以为今晚她会失去一切的时候,阮瀚宇却放开了她。“清竹,你知道这些日日夜夜里,我是怎么想你的吗?”他黝黑的眸底带着满足的笑意,声音低喃,手指轻柔的抚过被他吻得通红的红唇,细腻深沉的爱一点点从他的话里倾泻出来,像蚕丝那样一点点包裹

    着她,似要把她牢牢束缚住。

    木清竹的头阵阵晕迷,脱离了他的唇后,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一会儿后,她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这男人太过份了,这见面才多长时间,现在的他们离上床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了。

    就算曾经她真是他的妻子,可于她而言,过去就是一片空白,在没有弄清楚过去前,她能这么随意么?

    因此,她狠狠教训了他。

    “清竹,你不能体会到我的爱吗?”被木清竹狠狠打了一巴掌后,阮瀚宇有些懵逼了,不自信地问道。“是,阮瀚宇,你是名人,富商,有钱,那是没错,你可以给得起这么豪华的地方给我住,但我告诉你,我不稀罕,同时我也告诉你,我是人,有自已的思想与尊严,你不懂得怎么尊重我,我只好教训你。

    ”木清竹退后几步与他保持着距离,义正词严地宣告。

    阮瀚宇愣了好一会儿后,神智渐渐清醒过来。

    今天的他确是着急了点,但那也是因为见到她后太激动了,深情流露啊。

    这种感觉她怎么就不能明白呢!

    心底有丝隐隐的痛。

    但他清楚,他的清竹是个对生活严谨的人,她还是没变,但他们之间完变了。现在的他们面对着的事情太多了,他实在不应该这么着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