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好拒绝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3-10
    ,!

    从医院出来安然被带到景家门口,下了车景云哲朝着车子里面的安然看去,安然没有要下车的准备。

    “你是不是要去换衣服?”安然坐在车里问景云哲,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电视里面演都很有洁癖,脏了一点都不行。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下来。”景云哲伸手去车里拉安然,安然把手缩了回去:“我不下去了,我在这里等你,外面这时候也很凉快,说不定踏雪和云端等不及了,会打电话的。”

    “这借口一点意思都没有,下来,不然我真要动粗了。”景云哲弯腰进去车里,伸手去拉安然,安然本打算后退,听见景云哲要动粗的话,才说:“那你别拉着我,我自己下去。”

    “好,我不拉着你。”景云哲离开,等着安然自动下去。

    安然从车里弯腰下来,站在景云哲的面前。

    车门推上景云哲转身朝着别墅里面走去,安然就在后面跟着。

    来都来了,跑么?

    进门景家大院子,安然被眼前奢华的装修给震撼住了,没想到景家这么有钱。

    不过安然对于奢华这个词没什么太大的感触,她只是一个客人,看看而已。

    进了门景云哲把安然带去了客厅里面:“我去楼上洗洗,你也洗洗么?”

    “不用了。”安然果断拒绝了。

    “云端的衣服也有适合你穿的,都是没动过新的,我带你去云端房间里面,你衣服脏了。”景云哲说话都是带着笑的。

    安然摇头:“你去洗,我在你家看看。”

    景云哲被拒绝也不生气,站了一会:“给安然准备一点水果吃,我去洗澡。”

    “是,大少爷,安小姐请稍等。”佣人走后景云哲转身回了楼上,安然看着景云哲离开,坐到了沙发上面。

    她其实哪里都不想要去,她是不想去洗澡。

    佣人很快把水果放下,安然安静的坐着也没去吃,踏雪的电话也没打过来,看来是不会打过来了。

    安然正坐着,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回头去看,蓦然中看到黑色西裤,白色衬衫的景云哲从楼上快步走来。

    衣服是一模一样的,安然不得不佩服,这个做哥哥的有多称职。

    起身安然站了起来,景云哲下楼走到安然身边,目光注视着安然有些脏了的小脸:“你不去洗洗,你的脸有些脏了。”

    “洗手间在哪里,我去洗洗。”安然看了一眼周围,找到洗手间去了洗手间里面。

    景云哲站在外面等了一下,心情特别好。

    佣人都没见过大少爷这么高兴过,对着墙壁也能傻笑。

    安然没有多久从洗手间里出来,景云哲看向安然那边,目光落在安然脸上,干净了一下,还把头发重新梳理了。

    “走吧,一会把云端饿坏了。”景云哲先一步迈步出去,安然就在后面跟着,离开两人去先订购了披萨,又买了汉堡和薯条。

    “你有没有喜欢吃的东西?”付款的时候,景云哲问安然,安然摇头:“没有。”

    “真好养。”景云哲低头拿着钱收起来,安然一边无话可说,不吃汉堡薯条就好养?

    “那就要一份炸鸡吧?”安然想了一下:“还有可乐。”

    景云哲看安然,把钱拿出来又送回去:“按照她说的来。”

    收起钱包景云哲带着东西和安然出来,上了车安然问:“小小鸟的……卫生棉哪里有?”

    司机差点撞车,景云哲的脸色骤然一冷,但他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用冷冽的眼神看了一眼前方后视镜,司机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不是很清楚,我打电话问一下。”景云哲也没听说过这个牌子的卫生棉,家里的卫生棉很少在超市里面买,都是母亲在国外带回来的,每次都是很多,这种事他做哥哥的很少会过问。

    以前也帮买过一次,但是情势紧迫,当时是在深夜,景云哲下去酒店去买,并没有太多的在意,他也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打了电话景云哲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安然,把手机挂断了。

    安然正等着答案:“在哪里?”

    “云端说只是开玩笑,并没有这个牌子,她在玩游戏,已经很饿了,我们先回去。”景云哲把手机放起来,看向司机:“去学校。”

    等他们回到学校,已经下午的六点钟了。

    景云端被饿的饥肠辘辘,双眼水盈盈的注视着门口,一双腿在床上荡来荡去,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去玩什么游戏了。

    安然推开门进来,景云端起身站了起来,朝着安然那边扑了过去,先拿了一包薯条过去,不在乎形象的吃了起来。

    “慢点,噎到你。”景云哲手都占用了,没有办法用行动阻止妹妹,只能用说的了。

    景云端猛进摇头,表示不要。

    “你慢点吃。”安然也说。

    踏雪从一边要被饿死的起来把披萨拿走:“我们以为你们跑路了。”

    私奔这话踏雪打死也不敢说,被大少爷知道肯定会没命的。

    安然看了一眼踏雪:“我们路上遇到一点事情。”

    “是吗,看你们好好的,你们不会是遇见劫匪了,然后上演英雄救美的桥段吧。”

    安然说路上遇到点事情,踏雪第一个想法是堵车了。

    出事的话不可能,景家的车子开路,谁敢惹他们?

    景云端一包薯条吃了,去拿了一块披萨,不是很饿了,景云端说:“谁这么大的胆子,惹哥哥?”

    景云端说话的时候安然微微侧目,她觉得景云端想问题的出发点其实和景云哲是如出一辙的,她很聪明,只不过是出发点不同罢了。

    “没什么事情。”景云哲说完去洗了洗手,出来坐在妹妹身边,拿了一块披萨给安然。

    景云端朝着地上看去,眼前一亮:咦……

    起身景云端去到炸鸡面前,抱着一大桶炸鸡走到安然身边:“我哥怎么这么疼你,他从来不给我吃这个,好偏心!”

    安然无语了,景云哲那是真心疼爱她的,她竟这么说。身为哥哥对待妹妹,和对待外人是不一样的,对妹妹处处都要小心谨慎,对她这个外人则是不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