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一百四十章 视而不见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整节课同学们都有些恍惚,这是安然的看法,毕竟她身边坐着一个花儿一样的少年,所以,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里,可笑的是,这个花儿一样的少年,却再众目睽睽之下睡着了。

    阮惊世穿着翠绿色宽松剪裁很合体的衬衫,白色的裤子,因为他的皮肤白,他穿这种颜色的衣服简直惊艳到爆。

    也因此,立刻俘虏了所有女生的心。

    直接秒杀景云哲和莫昀风这两个大帅哥。

    有的女生盯着阮惊世的手腕,阮惊世的手腕上带着环形手镯,亮晶晶的向前一颗蓝宝石,一颗绿宝石,真是一个惊艳了得。

    有的女生则是盯着阮惊世的一边耳朵,上面戴了一颗红宝石的耳钉。

    这打扮,这设计,简直绝配了。

    特别是乌黑柔顺的头发,剪齐的刘海,无论怎么看,都想抢回家。

    所以说,这些女生根本没心情上课,已经都臣服在阮惊世的石榴裤下了。

    等下课铃响了,所有人都期待的目光等着阮惊世醒来,结果……

    少年没醒,继续睡。

    老师说下课,也没人反应,大家都等着。

    最后,老师只好尴尬的走了。

    安然看着身边这个人,倍感好奇!

    这还是安然第一次好奇,这是什么人,怎样的一个人。

    “安然,你不要看他,他是魔鬼,专门勾引女生的,你如果被她迷住,你就完了!”景云端忙着叫醒安然。

    安然其实也没怎么样,只是多看了一眼阮惊世而已。

    阮惊世虽然个子很高,但安然还是看的出来,阮惊世是个孩子的。

    “胡说,我怎么是魔鬼,我是天使!”阮惊世被吵醒,桃花眼不高兴看了一眼景云端,看向安然:“我是天使!”

    安然愣住,不知道怎么反应。

    没有人这么自以为是吧?

    “不要脸!”景云端说着转过小脸,周围一群人仇视景云端,要是没有景云哲,景云端就要遭殃了。

    此时,安然已经无心什么事情了,气氛太诡异了,周围的人好像都在看着他们。

    安然收拾了一下,起身站了起来。

    “我出去一下。”安然直接走人。

    阮惊世跟着站了起来,迈步就要去找安然,小美人挺好玩的!

    手腕一沉,阮惊世被拉着坐下,景云哲起身站起来,目光轻蔑扫了一眼阮惊世:“坐着吧。”

    阮惊世抬头看着景云哲,萌兽一样的盯着景云哲:“嗤!”

    等景云哲走了,阮惊世看向身边那人,阮惊世,伸出手:“认识一下。”

    莫昀风低头看了看眼前的手:“莫昀风。”

    莫昀风抬起手去握阮惊世的手,阮惊世的手收回,笑的邪气横生:“逗你呢!”

    莫昀风的脸色一滞,笑意不达眼底,把手收了回去。

    “我记住了。”起身莫昀风去了外面,阮惊世抬眸看去,笑的越发邪气。

    安然从教室里面出来,找了个地方坐下,景云哲没有多久找到安然,走过去坐下。

    安然看了他一眼:“刚刚那个人是什么人?”

    “阮惊世。”景云哲没隐瞒,回答的很直接,安然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明白过来:“阮惊云弟弟?”

    “是他。”

    安然点了点头,好像她都知道一样,实际上安然只是明白的意思。

    “他没有恶意。”景云哲解释。

    “我知道。”

    “……”

    两人安静了一会,上课铃响了,景云哲起身站起来:“回去么?”

    安然抬头:“你回去吧,我想坐一会。”

    “那我陪你。”

    “不用了。”

    安然即便说不用了,景云哲还是坐下陪着她,而且一直陪着到中午饭时间。

    中午大家都去吃饭,安然也起身跟着景云哲去吃饭,结果他们到了餐厅,阮惊世已经订好了包房,而且包房已经是他御用了,他把一年的都订下来了。

    安然跟着景云哲进去,不等坐下,阮惊世告诉安然:“嫂子,你坐我这里!”

    安然一下沉默了!

    嫂子?

    她先看景云端,景云端傻傻解释:“安然,阮惊世比我哥小哦,他只是长得有点着急。”

    景云端眨巴着大眼睛,阮惊世不理会,拉着椅子出来。

    安然显得尴尬,站在一边没说话。

    “别听他胡说,随便坐。”景云哲的眼眸带着警告意味看了一眼阮惊世,阮惊世敲敲桌子:“让不让我吃饭了?”

    “你跟谁说话呢?”

    正当大家要吃饭的时候,餐厅门口进来一个人,人未到声先落,安然回头去看,阮惊云已经从门口走了进来,身后随性跟着连生。

    “安小姐。”连生进门马上和安然打招呼,安然也没回答。

    转身阮惊云看了安然一眼,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景云端马上站了起来。

    “云哥?”

    阮惊世挑眉看去,看了一眼进来的阮惊云,倒了一杯水,坐下喝水。

    阮惊云走过去,靠在一边坐下,看了一眼身边的位置:“安小姐可以坐到这里。”

    安然没动,阮惊世的身边她不能做,阮惊云的身边就能坐了么?

    想到这些,安然绕过桌子,拉着踏雪身边的椅子坐下。

    景云端说:“你就坐在对面吗,我也没有误会你?”

    安然笑了笑没回答,踏雪已经肝胆俱裂了,这不是欺负人么?

    所有人,都欺负安然。

    踏雪低着头,努力不抬起来。

    景云哲只能坐在妹妹身边,而此时,阮惊世那边空一个位子,安然挨着踏雪坐在大家对面,阮惊云和景云哲中间坐着景云端。

    安然的表情很淡,吃东西不紧不慢,低着头,没什么话说。

    “安小姐不喜欢吃鱼么?”阮惊云把鱼转到安然面前,看她一直吃青菜,他也吃不下去。

    阮惊世把桌子转过去,亲手挑了鱼肉放到碟子里,重新转过去。

    “不脏,我刚刚换筷子了。”阮惊世说完剥虾,继续给安然送。

    踏雪吞口水,弄错了吧?

    安然始终也没吃,只是吃了点菜,面对着一桌子的菜,对着对面四个人,安然真心吃不下。

    吃了点东西,安然去了一下洗手间,踏雪看她去,马上起身追了过去,进门把洗手间的门锁上了。

    安然洗了洗手,看着镜子里的踏雪,踏雪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怕什么?告诉云端不好么?”

    安然洗好,吹了一下手,眼眸平淡淡的:“云端是无辜的。”

    “她无辜,你是傻,傻你懂不懂?”踏雪要被气死了,安然注视着踏雪,一言不发,直到景云端来敲门:“你们怎么把门锁了?你们说什么呢?”

    景云端小手敲门,安然走去开了门,这才出去。刚出门,就被阮惊云撞进视线,她只能马上躲开,视而不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