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一百八十章 什么时候回来的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3-16
    安然从门口进去,换上鞋,朝着里面看去,结果竟看到意外的人,她还有些奇怪的停下了。

    “欧阳医生?”安然做梦也没想到,欧阳轩会在家里出现。

    欧阳轩正坐在安然家的沙发上面坐着,而且正好安然奶奶话,老太太正话呢,看见安然人有些意外:“回来了?”

    安然没有马上回答奶奶,而是看着欧阳轩话,欧阳轩马上:“我是来这边做工作的,没想到你家里在这里。”

    安然不解的看着欧阳轩:“做工作?”

    “是,我是社区的义工,负责这边的区老人身体健康。”这么解释安然勉强接受,她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想起欧阳轩在失火孤儿院附近找人的事情,想起欧阳轩和她打听过失火孤儿院的事情。

    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跟着进门的阮惊云:“这是欧阳医生,是学校的校医。”

    安然本打算给阮惊云介绍,可她想不到怎么介绍,也就把话吞了进去。

    欧阳轩还是认识阮惊云的,起身站了起来,主动把手给了阮惊世:“你好,我是欧阳轩,是伊顿大学的校医,你是阮惊云吧?”

    阮惊云看了一眼安然,礼貌的笑了笑,把手给了欧阳轩,两个人认识了,阮惊云把手收回去,看着老太太的那边。“奶奶,身体好好么?”阮惊云绕过去,坐下和老太太起话,这姿态已经明了一切,他并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也不打算和欧阳轩认识,只是客气了一下而已,不得已才握了个手,避免给老太太留下

    不好的印象。

    安然勉强笑了笑,看着欧阳轩:“我奶奶的身体怎么样?”

    “身体不错,老太太身体不错,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有这样的身体算是好的。”欧阳轩的是实话,安然点了点头:“欧阳医生,你请坐,我给你倒杯水喝。”

    安然请欧阳轩坐下,欧阳轩还有其他的工作没做完,桌上放着一些记录的本子,安然去给他倒水,他就坐在一边,顺便把本子拿了过来。

    老太太也不是傻子,她用余光看欧阳轩那边,人看着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始终都在低头看本子,面容很平静。

    但是越是平静的人,越是可疑。

    老太太心里明白,阮惊云是伊顿大学的什么人,而且还是什么副总,安然都过的。

    这个人是伊顿大学的校医,却不在意阮惊云。

    要不是这人的心理素质太好了,就是他有什么目的,根本不是伊顿大学的人。

    老太太笑着和阮惊云:“你今天留下吃饭么?”

    阮惊云笑着:“就是想和您吃饭的,想吃豆腐了。”

    “那这豆腐还没有卖呢。”老太太,阮惊云马上起身站了起来:“我去买。”

    “那你自己去能行么?”

    “没事,都去过了。”

    阮惊云走去,安然正好出来,见了面安然以为阮惊云要走,问他:“你要回去了?”

    “我去买豆腐。”

    “……”安然没有买上话,买豆腐?

    安然看了一眼时间,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这才:“你一个人去?”

    “一个人怎么了?”阮惊云凑过去,亲了一下安然的脸,安然当场石化,眉头紧皱,但阮惊云笑意盎然,也是让安然不知道怎么他,还有人在,他也太过分了。

    阮惊云转身去了外面,安然端着水,转身洋装没事人的把手里的杯子放下,笑了笑:“欧阳医生请喝水。”

    完安然看了一眼奶奶,坐到奶奶身边去了。

    老太太明白着呢,这孩子是好事将近了,只不过豪门大户,似乎也不是那么好过日子的地方,老太太还是有想法的。

    “欧阳医生,我奶奶的检查做完,还有其他的事情做么?”

    “有一些,我要合适你奶奶的身份,还要做一个登记,方便以后我来了,知道之前的身体状况。”

    “这样?”安然看了一眼奶奶,看了看桌上的记录:“是这个么?”

    “是这个,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如果没有签字,我以后一周到两周会来一次,当然,要看我时间安排,这里是我的电话,你们记一下,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们。”

    欧阳轩把所有事情都交代了,安然也没问题,签了。

    “我改走了,还要去其他的人家。”欧阳轩起身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拿着他的包准备走了。

    安然了几句客套的话,把人送了出去。

    欧阳轩去其他的人家里,安然才回来。

    进了门安然把门锁上,确定外面没有人走到老太太身边坐下,道:“奶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老太太对着自己孙女不会谎话,她是知无不言。

    “这地方住了这么久了,也没听什么义工,还是医生的,我看他没有恶意,但是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他的心态不错,然然啊,以后你要注意他这个人。”

    老太太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的教导一番安然,安然也会想到心里去。

    “我知道,奶奶也要心,按照他的法,以后会经常出现,奶奶还记得我过,看见有人在找失火的孤儿院么?就是这个人,他之后还和我打听过孤儿院的事情。”

    安然着老太太哦了一声,跟着陷入了深思之中。

    当年的那场大火太突然也太可怕了,老太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安然在那场大火中被她就出来是个天意,谁也不知道安然是谁。

    但是老太太相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老妻劳其筋骨,苦其心志。

    “然然,不管什么事情,你现在是安然,没人能把你怎么样的。”老太太最后道,安然点了点头:“我知道。”

    这时候安然起来去开了门,门刚开,安然看到站在门口的阮惊云,安然被吓了一跳,她不知道,阮惊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站在门口干什么?

    有没有听见她和奶奶过的话。

    安然心里有些犹豫,还是问阮惊云,跟着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敲门?”“你来开,我还需要敲么?”阮惊云去问,问的安然无话可了,把阮惊云手里的豆腐接过去,转身朝着厨房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