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阮惊世的感情路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3-22
    安然睡了一觉睡醒,阮惊云正坐在她对面坐着,想着什么事情。

    安然睁开眼起来,阮惊云把看着窗口的目光移到安然身上,起身扶着安然,安然有些好笑:“我也不是那种不能自理的人,只是怀孕了,你有必要这样矫情么?”

    阮惊云没说,低头亲了一下安然,安然抬头懵懵懂懂的去看阮惊云,他这是干什么?

    “我父母走了。”阮惊云扶起安然坐好,他给安然倒了一杯水,安然捧着水杯,带着点讶异的眼神:“然后呢?”

    “然后很失望。”阮惊云漫不经心的,安然看的出来阮惊云心情不好。

    “你为什么失望?”

    “这么对你不公平。”阮惊云知道父亲会走,但是没想到母亲也走了。

    安然笑的很不以为然:“这有什么?”

    阮惊云不大理解:“你不难过么?”

    “难过什么?你父母有他们的生活,我看得出来,你父亲并不喜欢你母亲为我忙前忙后,当然,你母亲不是不喜欢我,应该是被你父亲绑架了。”安然虽然不想这么说,但她潜意识里面确实这么想的。

    那样的一对夫妻,实际上也是很叫人喜欢羡慕的。

    阮惊云心情莫名好了一下,饶有兴致问:“你怎么知道是绑架了,不是自己走的?”“我觉得你母亲是不会同意扔下我不管就走了的,起码会和我打招呼的,但是你父亲一定会觉得,打招呼麻烦,很可能走不了,所以中途就先把你母亲给带走了,让你们母子见不了面,也就没办法想对策了

    。”

    “老头子就是太猖狂了,从小就觉得我们兄弟碍事,觉得妈妈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别人都不能和他抢。”

    阮惊云不高兴绷着脸,安然抿着嘴唇笑。

    “笑什么?”

    “所谓无仇不成父子,你父亲其实是爱你们的,只不过在你母亲身上,他是有绝对占有欲的,我能理解。”

    “有什么好理解的?”阮惊云起身去喝水,站在一边笑了笑,安然是不一样的。

    下午,安然觉得已经没事了,从医院出来两人去的酒店,在那边安然一直在看图纸,后来进行了一些改动,改动好了当场联系的李维立设计师。

    这边是深夜,刚好那边是早上九点钟,李维立接通连线仔细看了安然发过去的传真,可以说很满意。

    “这份设计图是你的拜师之作,今天起你正式成为我的学生,回来后来我这里报名。”李维立说道,安然看了一眼阮惊云那边,阮惊云起身坐到安然那里,安然只好挪到了一边。

    “安然的事情我会和您解释一下具体的事情,安然身上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我不能让她奔波,希望您能理解体谅,只有拜师之作,先交给您,等安然身体情况稳定下来,我再带她过去。”

    “这个没问题,但是安然还是要来我这里报道,我不会让她奔波的,你想多了。”

    李维立那边立刻切断了视频联系,安然完没有想到,李维立的脾气这么别具一格。半响安然看阮惊云那边,阮惊云则是说:“你的成绩是历年来数一数二的,独立创作的人现在太少了,我母亲和他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我后来他是提过要要过去的,但是我母亲捷足先登,为了能多陪我几年

    ,亲自指导我,带我入行,而且我入行很早,以至于他错过了我。

    这次你的成绩是公司即我之后,最突出的一个。

    他要你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带你出来,他担心是被母亲把你带走,很担心。”

    “你是说,李维立着急收我这个徒弟?”安然很不理解,还有这样的人么?

    阮惊云好笑:“这正常,千里马遇到伯乐,才会有佳话传世,你有才能,就算不是他来带你,一样成为千里马,但是他这个伯乐,如果没有一匹好的千里马,怎么也拿不出千里马的成就。

    李维立这一生,拿过很多的奖项,为了汽车设计,他可以不吃不喝,甚至不要家庭,很疯狂。

    早些年云端想要拜入他的门下,但是他拒绝了,云端因为这件事哭了几天,人都憔悴了。

    这说明,他收徒弟很苛刻,不是谁都收。

    这次之所以会这么主动,一个是因为你创作了小蓝,另外一个则是我要了你,亲自要带你。

    李维立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惜英雄的道理。我既然能破格要带你,他自然想到你的才能不在我之下,公司曾经签协议的时候就有一条明文规定,如果哪位设计师看好某个新进的学员,只要没有正式拜师学艺,就要按照辈分转入他的名下,在公司我

    虽然是副总,父亲不在,我可以权代理父亲的权利,但是规定不能破,不然难能服众。李维立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会你一进门就刁难你,不过他是想要得到你这个人才,你也不用担心,跟着李维立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像是云端,她做梦都想跟着李维立,结果李维立没给景叔这个

    面子。”

    “我觉得云端不是做这个,而且她的热情不是来自喜欢。”安然是这么觉得。

    阮惊云笑了笑:“确实不是。”

    安然看去,等着阮惊云继续,阮惊云说:“云端小时候喜欢服装设计,但是我们家世代经营汽车,因为在环境下成长,她还喜欢我,也就造成了现在云端,她其实很努力,一直在默默耕耘,只是我对她……”阮惊云说着不说了,安然笑:“你是因为云端的年纪和你要找的妹妹一个年纪,所以对她百般呵护,从小就把她当成亲妹妹,只不过云端在哥哥的呵护下,并不缺少一个你这样的哥哥,更喜欢你做他的男朋

    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是这样。”阮惊云好笑,没有什么事情是安然不知道。

    安然想:“可是现在云端又开始喜欢惊世了,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

    “确实知道,但是这件事惊世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不希望他的感情路,要我来督导,这不是惊世想要的感情。”阮惊云面容平静,目光深邃,安然知道他什么都清楚,才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