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会安静的人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4-01
    “我们是朋友。”阮惊世说,安然停下来看着阮惊世:“朋友聊天到深夜?”

    “朋友就不能聊天到深夜了,你听谁说的?”阮惊世口齿伶俐,安然不是他的对手,只能沉默。

    两人走了一会,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安然想起什么问阮惊世:“云端呢?”

    “被踏雪带走了。”

    “嗯。”

    “下次不许和莫昀风单独在一起,别记吃不记打,像是一头猪。”阮惊世说安然,安然一脸不高兴:“我好歹也是你嫂子,比你大两岁,你怎么和我说话呢?”

    “你这种不长脑子的嫂子,我确实力不从心,如果我能选择,我宁愿不要你做我嫂子。”

    安然彻底愣住,这人真不会说话,嘴巴真是讨厌。

    安然转身,不理会阮惊世,一直走也没有看过一眼阮惊世。

    对安然而言,遇见阮惊世就好像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说不过,打不过,任何任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特别无奈。

    安然从小都不会输,阮惊世算是一个例外了。

    回到了校园前面,安然找了个有长木椅的地方坐下,低着头看手里的商务本。阮惊世靠在一边靠着,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仰起头,享受着下午的美好阳光,风吹着,安然带着发带的头发被风吹落,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随风轻扬,轻抚阮惊世的俊脸,阮惊世眯着眼睛,好像睡着

    了一样,安然把头发弄了弄,转身把头发掖好,到处找发带,找到了把头发扎好,坐下后继续看商务本里面的图纸。

    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很快到了晚上。

    阮惊世的手机响了,他才睁开眼睛坐好,安然去看阮惊世:“你睡着了?”

    阮惊世也没回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了电话放到安然耳边,电话里传来阮惊云低沉优雅极富磁性的声音:“带安然回来,太晚了路上会堵车。”

    安然皱了皱眉看阮惊世,她没回答,电话里继续说:“不要开太快,安然最近情绪不好,容易引起紧张心情。”

    阮惊云在电话里面说着,安然又开始有压力了。

    阮惊世看安然脸色有变化,拿走手机起身站起来,在安然面前活动了活动:“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电话收起来,阮惊世打量着安然,安然的脸色不好,有些白,人坐在椅子上面六神无主。

    阮惊世走过去把商务本拿走,安然抬头看着阮惊世:“你干什么?”

    “该我问你才对,你跟我哥怎么了?”阮惊世脸色不好,安然这才起身站起来说没什么。

    “要真是没什么,就不会一听见他的声音,就脸色不好了。”

    安然把商务本拿走:“不要多管闲事,我和你大哥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安然抱着商务本朝着学校门口走,阮惊世从后面跟着安然,出了门都没等踏雪他们,上车直接走人了。

    到了家,安然从车上下来,阮惊世看了安然一眼,从车上下来跟着回去。

    阮惊云早早过来,亲自下厨做饭。

    安然进门就闻见扑鼻的香味,连生在门口站着,看到安然马上走了过去,说道:“大少爷在厨房,已经等了有一会了。”

    安然把手里的商务本放下,走去厨房那边看阮惊云,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阮惊云相处,在厨房门口站着看阮惊云。

    阮惊云就像是知道安然在后面看他一样,笑的十分好看:“回来了不说话,怕吓到我?”

    阮惊云声音低低沉沉的,安然愣了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阮惊云低沉极富磁性的声音,被他蛊惑,被他俘虏。

    安然走进去,站在阮惊云的身边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阮惊云正在做鱼汤,汤是奶白奶白的,比她做的还要好,香气扑鼻,色香浓郁。

    阮惊云用勺子盛了一点出来,送到嘴边低头吹了又吹,最后送到安然嘴边:“尝一下。”

    安然看了一眼阮惊云,低头去尝了一点,味道很鲜美。

    “很好喝。”

    阮惊云笑了笑:“孕妇需要补钙,鱼的钙质很容易吸收,多喝点汤。”

    “你是为了我才专门做鱼汤的?”

    “那不然呢?他们一个个身强体壮,本少爷那么闲,给他们做汤?”阮惊云调侃,安然站在一边感动的鼻子发酸。

    她是何德何能,要阮惊云这个阮家大少爷下厨给她做饭?

    “其实你不用这么做?”安然说完说不出话。

    “也不是为了你,我可不想我家宝宝生出来之后,很瘦很瘦。”阮惊云低头去亲了一下安然,安然勉强笑了笑:“嗯。”

    “嗯什么?像是傻瓜一样,先出去洗洗手,一会就能吃了。”

    阮惊云把安然打发出去,转身继续做饭,安然出了门洗了洗手,出来后就坐在椅子上坐着,阮惊世靠在一边注视着安然,安然都没发现。

    阮惊云出来放下鱼汤,安然回过神去看阮惊云,起身打算帮忙,阮惊云哪舍得,马上叫她坐下。

    “你坐着,阿霞帮我。”阮惊云转身去厨房,有阿霞帮忙,没多久一桌子菜摆好了,四菜一汤,色香味俱。

    阮惊云亲自上楼,给老太太把饭端过去,安然看着阮惊云去楼上,心情就好不起来,或许那件事是时候去确定一下了,是好还是不好,总是要面对,也好过现在这样苦苦猜忌。

    安然深呼吸,做好了一起准备,注视着楼上下来的阮惊云,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一切都明白了,先过完了今天再说。

    阮惊云从楼上下来坐到安然身边,也没等踏雪他们端起碗吃饭。

    踏雪不在,景云哲兄妹没有来,餐桌上很安静,阮惊云和阮惊世对坐着,安然坐在阮惊云身边。

    “多吃点鱼,小心鱼刺。”阮惊云夹了鱼肉,挑好了鱼刺才给安然放到碗里,安然端着小碗,阮惊云给她,她就乖乖吃下去,对面的阮惊世低着头一边吃一边问:“你们最近吵架了?”安然抬头看着阮惊世,果然是个不会安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