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不是破烂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4-01
    阿霞很快找来了医药箱,冰块也放下了。

    安然亲自给踏雪把伤口处理好,踏雪好像被打的平静下来了,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都那么安静,安静的都有点可怕。

    安然觉得踏雪的手特别凉,握着踏雪的手握着:“你手怎么这么凉,你是不是发烧了?”

    安然把踏雪的手放到脸上,就冰凉。

    “阿霞,你帮我找一下,体温计。”安然叫阿霞,阿霞连忙找体温计,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安然松开手,自己找,找到最后在最下面的小缝隙里面,拿出来看了一下,给踏雪放到腋下,给她测量体温。

    踏雪坐着一直也不动,但她说她没事,说了几次。

    无痕站在门口,心口针扎似的,双眼直勾勾盯着踏雪。

    安然看着也怪难受的,叫无痕:“你别傻站着,你倒是进来啊,万一有点什么事,你后悔吧。”

    安然很少责备人,说话的时候都有点气了,这事情要是没有她的话,兴许不会这样。

    景云端的事情也是,她要是一直不说话,兴许……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安然有点乱,脑子里面嗡嗡响。

    无痕迈步朝着里面走,踏雪看都不看一眼,进来了也跟没看见似的。

    整个人就那么安静,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跟她没关系似的,她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不吵也不闹。

    阿霞年纪大一些,虽然不是说七老八十,也是一直就在阮惊世那边看着踏雪他们,踏雪这样阿霞都有些着急了。

    “踏雪,我看看。”安然把体温计拿出来看了看,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把体温计放下安然先松了一口气,跟着看了一眼无痕,才和踏雪说:“无痕也是……”

    “安然,我累了,我想去休息一会,你陪我去休息行么?”踏雪忽然的,看着安然说,起身站了起来,安然只能跟着去了踏雪的房间里面。

    进了门踏雪把门关上,走到床上掀开被子去床上坐着,蜷缩着,把头埋在膝盖里面不说话,安然走过去坐下推踏雪:“你别这样,其实是我的错,没有考虑清楚。”

    “不是的。”踏雪看也不看安然,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你不会明白的,当初是我强迫的他,他一直都不愿意,我知道。”

    安然愣了一下:“你不是说,你们没有么?”

    安然故意打趣,踏雪平时早就解释了,但今天一句解释都没有,心是真伤了。

    这么多年了,就算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也热了。

    踏雪有时候一点都不理解,为什么大少爷那么热衷追求安然,安然就跟石头似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可是现在想,她难道就不是么?

    什么时候就不是对着一块石头了?

    踏雪现在特别难受,难受的想要哇哇大哭,这么多年就这么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美好都给无痕践踏了。

    “安然……你出去好么,我想一个人静静。”

    踏雪嘶哑着和安然说话,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嗓子就哑了。

    “我陪你。”

    “不用,我只想一个人呆会,我没事,真的。”踏雪埋着头,说什么都不起来。

    安然看着踏雪一脸无奈,只好起身站起来。

    “你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外面。”安然站了一会,踏雪始终也不给她回应,她才转身去了门口,推开了门,安然站在门口还站了一会,踏雪不抬头,她才拉开门出去了。

    门关上踏雪注视着对面站着的无痕,走过去看着无痕:“你打她就是你的不对。”

    转身安然去了沙发那边,头疼的厉害,坐下就开始揉着头。

    从来没有这么头疼过,好像疼的要炸开了一样。

    阿霞问安然:“少夫人……”

    安然抬头看着阿霞:“有事么?”

    “没什么事,要不要喝点汤,你还没吃饭。”阿霞提醒安然才想起来,她确实没吃饭呢,多久没吃饭都不记得了。

    “那你煮点粥给我,我吃一点,顺便给踏雪也吃点。”安然说道,阿霞马上去做,没有多久人回来了,安然端着粥去给踏雪送,踏雪说不吃。

    安然端着粥下来放下,她还有孩子,总不能不吃,她都几顿没吃了。

    安然自己吃了饭,坐在一边看无痕,无痕频频看踏雪的房门,安然也不是管闲事的人,为了让无痕想做什么做什么,转身回了楼上。

    眼看天黑了,安然告诉阿霞:“晚饭我不吃了,我休息一会,大少爷回来的话告诉我。”

    “是,少夫人。”

    安然回到楼上,门开了无痕迈步朝着踏雪的房门走去,阿霞也知道怎么回事,转身回了厨房,也不想看见什么。

    无痕到了踏雪房门口,抬起手敲门,当当敲了两声。

    踏雪在里面一直也不出动静,半天才说:“我不饿,安然,我不饿,我饿了我就去吃了,你先休息吧,都天黑了。”

    踏雪靠在床上,房子里面黑漆漆的,这一个下午踏雪想了很多的事情,不是你的强求不来,是你的跑也跑不掉。

    无痕就不是她的,她当初就不该死皮赖脸的往无痕的身上贴,贴来贴去也是倒贴,该是不喜欢还是不喜欢。

    踏雪吞咽着喉咙,好累,真想一死了之。

    可景云端要是找不到,她死了有什么用,还不是找不到么?

    踏雪靠在那里,脸色苍白。

    门外继续敲门,一声接着一声。

    踏雪说:“安然,你让静静好不好?”

    门外的无痕眉头深锁,浑身不舒服,踏雪的嗓子破了?

    “是我,开门。”无痕终于忍不住开始说话了,踏雪那边忽然就不说话了,两个人僵持了几秒钟,无痕继续说:“过来开门。”

    几乎是命令性的,踏雪却什么都没做,咬了咬嘴唇,她不是破烂,不是……

    踏雪眼泪顺着大眼睛往下滚,小时候爸妈把她扔了,长大后她不知自爱往他的床上爬,他本来就是不愿意的,可她死皮赖脸的,他就收下了。

    她是破烂么?没人要的么?踏雪摇了摇头,擦了一把眼泪,她才不是,她不是破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