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不感冒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阮惊云从病床上睁开眼看了一眼身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连生是站在门口的,看到阮惊云醒了跑了进去。

    “然儿呢?”一见到连生,阮惊云马上问,连生低了低头:“少夫人没事,正在调养,不过心情不好,不想见到大少爷。”

    连生生平第一次和阮惊云说谎,阮惊云拿起身边的东西就砸,连生不敢躲,头都破了。

    阮惊云手放下,躺在床上躺着,他叫连生去包扎,连生才退出去,找了个人过来看着阮惊云。

    阮惊云一个人在床上躺着,一直等到连生包扎回来,感觉他没有力气,身体有些虚,那种虚好像身体透支,正在出虚汗一样,阮惊云看到连生,动了动嘴唇:“然儿怎样了。”

    他记得他听说人在电梯里面,地上一片血的。

    阮惊云沉沉闭上眼睛,根本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恐慌。

    “大少爷,少夫人她流产了。”连生也不清楚该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阮惊云知道,但现在阮惊云知道了,他却只是闭着眼睛,其他没有半点的情绪。

    连生站着不动,阮惊云说:“叫医生过来。”

    “大少爷是心疾,医生说需要调理。”连生忙着说,阮惊云看了连生一会:“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叫医生过来,死不了!”

    连生无话好劝,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出了门连生把医生叫过来,阮惊云见到医生问:“我身体情况如实告诉我。”

    医生不敢欺骗,把阮惊云身体的实际情况告诉给阮惊云,阮惊云听完沉默了一会,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他,上天该惩罚的是他,为什么剥夺了然儿的孩子?

    阮惊云沉吟了一会,告诉医生:“我知道,安排给我做手术,我要马上去国外,这件事不要通知其他的人,交给连生权办理。”

    “大少爷,连生担……”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来签字我做手术的事情,不许有任何疑义。”

    阮惊云不想再多说什么,说完闭上眼睛,他都不把眼睛睁开,连生即便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随着医生去了外面。

    医生人人自危,一个二少爷已经让他们心惊胆战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大少爷,这就等于要人命。

    横竖都是死,听大少爷的吧。医生回去开始准备,阮惊云当天晚上,十二点钟的时候去看安然,他站在病房门口朝着里面看着,踏雪看到阮惊云来了,激动的站了起来,但她还不等说话,就被阮惊云阻止了,阮惊云不让踏雪说话,打

    了个嘘的手势。

    踏雪再也不说,抬头看着阮惊云,阮惊云眼底有泪,他站在病房外面黯然神伤,甚至没有勇气推开门进去。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他不顾安然意愿,带着安然去医院想要打掉孩子,安然并不愿意,他只想到他有多难受,却不想安然有多难过,如今他不思悔改,还伤害了安然,种下一笔糊涂账,哪里还有颜面见她?

    看了一会阮惊云趁着大家都休息的时候,转身看了看踏雪,也没说什么,转身朝着电梯那边走了过去,踏雪想要问问,不进去,就这么走了,但她不敢,所以说道最后也没问。

    阮惊云进了电梯,没有多久安然就醒了,安然睁开眼睛注视着门口,她知道,阮惊云来过而且刚刚走了。

    ……

    踏雪第二天早上进门去见的安然,安然的孩子没有了,其实对踏雪的打击也很大,踏雪从来都没想过,安然会失去孩子。

    她一直很期待安然的孩子,但这个期待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没有了,换成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接受。

    踏雪更加不能接受,孩子没出生,她就想了无数个的未来。

    可是孩子没有了,踏雪怎么不伤心?

    “昨晚大少爷来了,大少爷很难过的站在外面看你,但他不让我说话,后来大少爷就走了。”踏雪也不知道说什么,但进门踏雪还是和安然说,安然则是看着踏雪,一言不发。

    他们都在一起多久了,他的气息她怎么不知道,所以他来的时候她很清楚,只是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她也无法面对他。

    踏雪等着安然的反应,安然反倒释然很多,有些东西,强求也没用,就不如什么都别想。

    “踏雪,我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你帮我问问。”时间太长,安然担心奶奶会发现,所以想尽快出院。

    踏雪有点为难,她们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情。

    但踏雪看了一眼莫昀心:“你知道么?”

    莫昀心说:“这种情况是不能很快出院的,容易坏身体。”

    莫昀心也是问过了才知道的,医生是说七天就没事了,但是很多女人都说,小产比生孩子还要伤身体,稍有不慎就会把身体搞坏了。

    踏雪也觉得这样最好,安然她自己躺了一会:“一个星期想出院,时间太久我担心奶奶会担心我,你们放心出了院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奶奶那边我也会说清楚。”踏雪和莫昀心相互看了一会,现在安然已经不抱希望了,她那样子心如止水,大家也不好说什么,感情的事情,没经历过的人不清楚,经历过的人都知道,不应该多说什么,鞋子穿着合不合适,只有脚知

    道。

    “那我去问问医生,如果可以我们就出院。”莫昀心起身打算去问医生,欧阳轩此时从外面进来,早上他出去打水了,刚刚到门口就听见几个人说话了。

    安然的心情欧阳轩很清楚,所以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做这件事。

    门推开欧阳轩先是一笑:“没打扰你们吧。”

    友好的问过,不等几个人说话,欧阳轩先拿到主导权说:“一周可以出院了,这个不用担心。”

    安然笑了笑:“嗯。”

    踏雪和莫昀心相互看看,眉头部拧着惆怅。

    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欧阳轩进门把手里的水壶放下,走到安然身边给安然做检查,亲密的好像是一对恋人。

    莫昀心走到一边去拉了一下阮惊世:“惊世,不早了,该起来了。”阮惊世这才慢悠悠的转醒,但醒了却没有丝毫反应,对欧阳轩和安然相处的方式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