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已到:老婆,复婚吧 第2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 怕跟过去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4-05
    阮惊云的目光寒气逼人,但他靠近了一点,低头在安然耳边说:“然儿信不信,现在我就抱你进去?”

    安然冷不防看着阮惊云,阮惊云继续说:“我数到三,还是不答应,那就开始。”

    阮惊云说的时候安然推了他一下,但他立刻握住安然的手,盯着安然说:“一……二……三……”

    不等安然反应过来,阮惊云已经数完了,跟着弯腰把安然打横抱了起来。

    安然挣扎了两下,阮惊云向上擎了擎,硬是不放手,抱着安然朝着公司里面走。

    安然无奈,这才说:“我自己走。”

    阮惊云停顿了一下,几秒钟过后才把安然放下,但是刚放下就把安然的手握住了。安然愣了一下,一脸不悦,低头去看被阮惊云握住的手,用力朝着自己拉了一下,阮惊云毫不理会,迈步的同时拉着安然朝着公司里面走,安然马上抬起手扒阮惊云的手,但她越是扒阮惊云越握得紧,以

    至于安然抠他,手都破了。

    一转身阮惊云咬了咬牙,阴沉沉的瞪着安然,头都不低,握住安然的手改成了十指相扣,转身继续拉着安然朝着公司走。

    “阮惊云,你放开我,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快点放开我。”安然在后面一直挣扎,但最后还是给拉了过去。

    进了公司安然忽然安静下来,阮惊云在前面走,安然就在后面跟着阮惊云。

    阮惊云的手也松动了一些,但是安然想要拿走也不容易,稍微有倾向要拿走,又被阮惊云紧握住。

    很快,安然跟着阮惊云到了公司里面,进了门安然被阮惊云关在办公室里面,安然想要起来,阮惊云马上转身过去,双手按在安然两边,把安然逼进沙发里面。

    “我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坐一会。”阮惊云说完从安然面前离开,安然坐着才没有再动一下。

    阮惊云起来走到他那边的椅子,坐下开始看文件,安然坐在沙发上面坐着,阮惊云一边看一边抬头看安然,看了一会没心情做事,把手里的文件放下,把手放到桌上,若有所思问安然:“奶奶还好么?”

    安然抬头看了一会阮惊云:“还好。”

    “嗯。”

    低头阮惊云把桌上的文件拿走,低着头看文件。

    安然起身站起来,阮惊云抬头去看安然,跟着问:“要去哪里?”

    安然又坐下,看她坐下阮惊云低头继续看手里的文件,跟着说:“一会我吃饭,你吃什么,打电话先订一下。”

    “我不饿,不用麻烦你了。”

    对于安然而言,只要恋人在一起过,分开后就不能做朋友,除非没有爱过。

    安然不一样,她是真心爱过的人。

    “我说过麻烦么?”阮惊云的脸色一沉,但他没抬头,反而是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桌上,拿出手机马上订餐。

    点了想吃的东西,阮惊云马上入手手里的事情,做起事雷厉风行,如他的人一样干净利落。

    安然坐在沙发那边一度发呆,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阮惊云了。

    “很好看么?”阮惊云问她,安然愣了一下,很快回神过来,但她看着阮惊云没说话,阮惊云微低着头,等了一会抬头看安然,安然这才转开脸看着其他地方。阮惊云握着手里的文件,注视着安然有一会,起身站起来,把文件握着放到身后,跟着走到安然那边,停下站在安然面前站着,安然只要抬头就能触碰到阮惊云的裤子,她就有点不自在,转开脸她就想要

    离开,阮惊云偏偏就不给她这个要离开的机会,身后的手敲打着衣服,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

    “啪!”一下,跟着又一下。

    安然实在受不了,起身打算站起来,阮惊云立马坐到安然身边坐下,真皮沙发向下一陷,安然这才没起来,但她挪了一个地方,阮惊云则是坐下交叠起腿,低头看起他手里的文件。

    安然看也不看一眼阮惊云,她想离开,但阮惊云越是泰然,安然越是不敢轻易起来,她有些担心阮惊云下一步的动作。

    “你帮我看一下,这个设计图,我弄了一段时间,总也找不到里面不对劲的地方,你给我看看。”阮惊云说着挪到安然那边,安然看他:“我不会看这些,你看吧。”

    “你不看怎么知道你不会看,还是你不愿意看?”阮惊云这么说,安然才看了一下阮惊云手里的文件,上面是一辆黑色的炫酷跑车,看上去是阮惊云新推出来的一款限量版跑车。

    安然知道幻梦和公爵已经面上市推广了,而且现在销量也不错。

    阮惊云开始准备下一个季度的产品,这件事情,安然一点都不意外。

    至于阮惊云手里的这辆车,安然不想干涉,也没有意见。

    所以安然说:“我看不出来什么,你还是自己看吧。”

    阮惊云撩起漆黑的眼眸看着安然,一直看:“一点意见都没有就是敷衍。”

    “我觉得没问题。”安然说道,阮惊云冷笑:“我觉得有问题。”

    安然转开脸,没回答。

    阮惊云把资料放到安然的腿上,抬起手在上面敲打了两下,安然扭过脸看着阮惊云指着的地方,上面是几个字母,安然看了一会,是这次的命名。

    但安然不感兴趣,注视了一会她就把脸给转开了。

    “好好看。”阮惊云说她,安然才又去看,但她始终也不说话,她根本就不想说话。

    看她不说话,阮惊云就靠在一边等着她,她越是不说,就越是盯着她看。

    安然甚至感觉得到,阮惊云一直盯着她看的目光,要射穿一个人一样。

    看了一会,安然终于说:“我有些乱,不想说话。”

    “哪里乱,这里?”阮惊世用双眼盯着安然的心口,好像在提醒安然什么一样。

    安然转开脸:“我去洗手间。”

    起身安然站起来,忙着朝着洗手间走,一边走一边着急,她还以为她能平静的对待阮惊云,没想到会这么烦躁。推开洗手间的门安然马上去了里面,进门第一件事就是锁好洗手间的门,她担心阮惊云跟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