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老板爱上小保安 第233章 仇人多的不记得了
作者:问鼎的小说      更新:2015-09-27
    </br>“好!”陈扬应了一声。{.}随后,他招手让服务员来买单。

    凌先生却也没有争着抢买单。在凌先生的眼里,这都是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

    买单完毕后,两人出了酒吧。

    这时候,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开车如果遇上警察很不好办。

    洛杉矶这边对酒驾查的很严。

    “要不咱们就走回去吧?”凌先生向陈扬说道。

    陈扬一愣,他是有些懒,想要坐的士回去。因为从这里到香山,的确是有些路程的。

    不过他觉得既然前辈开口了,他这个晚辈自然要遵从,当下便说道:“好!”

    凌先生一笑,说道:“那走吧。”

    两人迈步而行,陈扬可不想在前辈面前丢脸,他保持了一定的速度。

    不过很快,陈扬就发现凌先生的速度始终跟自己差不多。而且,他看起来走的很悠闲。

    这时候,主街道上的车辆没有很多。

    路灯明亮,北风如刀。

    一月的寒风是最折磨人的。

    陈扬暗暗有些不服气,他加快了脚步。

    但是,凌先生却依然是那么悠闲,而且,跟陈扬的步伐保持的很一致。

    陈扬不由较起劲来,他运起气血之力,脚下暗暗含了移形换影步法的运劲微妙。

    这一瞬,陈扬龙行虎步,快的像是六十码速的汽车。

    凌先生还是跟在了陈扬的身边,他还是一步一步悠闲的走着。

    陈扬算是跟凌先生杠上了,他继续催运气血之力。

    凌先生一直跟着。

    不知不觉中,陈扬将功法展至极限,他甚至催动了血核之力。

    六千斤的力量全力奔跑,比任何跑车的速度都要快,快出了残影。

    不一会,他就已在二十里之外。

    “小兄弟,你是要和我赛跑么?”这时候,凌先生微微苦笑,说道。

    他还是那么悠闲,而且一直就跟陈扬平行。

    看的出,他压根就还没出力。

    这时候,陈扬也只能服气了。他放慢了速度,朝凌先生苦笑道:“前辈,你厉害,晚辈佩服!”

    “小把戏而已!”凌先生也放慢了速度,淡淡一笑。

    陈扬就有些不懂了,说道:“但是您看起来很悠闲,根本没有催运气血的样子。那您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凌先生微微一笑,说道:“空气中有磁场,分子。许许多多相同的分子串联在一起,一步快速踩过去,就能将两种相同的分子串连住。这种感觉就像是穿梭虚空。其实,人们在走路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这种效果。”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有时候我们走相同的路,会突然本来要很长时间能走到的。但突然很快就走到了,这就是无形中的分子串联。”

    陈扬微微一惊,他的确有过这种感觉。

    “但是时间上却是一样的。”陈扬说道:“平时要三十分钟的路程,不可能在时间上出现很大的分歧。”

    凌先生说道:“无意之中的跨越分子串联,这种几率不多。不过一旦跨越,是连时间分子一起跨越的。所以,时间还是过去了。有时候,你会觉得时间格外的漫长,但是一看时间,却只过去了几分钟。有时候,你觉得还没过多久,却是一个月都不知不觉过去了。都是这个道理!”

    陈扬恍然大悟,说道:“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层关系。您说的这些,我们在日常中都会遇到。但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层的关系在。”

    凌先生微微一笑,说道:“万事万物的发生都是有因有果的,任何神奇的东西都是有科学依据的。科学并不代表是反神话,科学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以科学的说法来解释这件事情的发生。人不会凭空飞上去,他能飞上去,就要从地心引力来论证,他为什么可以摆脱这个引力?这都肯定是有原因的。”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科学说法,真正的核心就是不搞盲目崇拜,质疑,质疑一切发生的事情。道理,不辨不明!而封建神话就是不讲科学依据,什么都是凭空而来,欺骗妇孺,让人不敢去辩证,质疑。”

    陈扬听的很是认真,他对凌先生的言论有种心悦诚服的感觉。

    因为凌先生说什么都是讲究依据,并不会有那种倚老卖老的感觉。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在香山的道路上。

    这里就更没什么车辆了,不过两边还是有路灯,路灯明亮。

    今晚没有明月。

    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

    树林之中黑漆漆一片。

    便也在这时,凌先生忽然停下了脚步。

    陈扬微微意外,他也停下脚步,看向凌先生。“怎么了,前辈?”

    凌先生的脸色凝重起来,他说道:“想不到,我久不回来。一回来,这帮人就赶了过来。”

    陈扬看到凌先生的脸色,马上就猜出是前辈的仇人来了。

    他不由心下一紧,这世上能做前辈仇人的,而且还敢来寻仇,那一定是非同寻常的大人物。

    凌先生话一落音,那树林中传来声响。

    不一会后,四条黑影分四个方向围住了陈扬和凌先生。

    “中华龙,别来无恙啊!”前方的两人中,其中一名老者语音森然。

    陈扬看向这老者,这老者却是华夏人,只见这老者一身黑袍,看起来六十来岁。他脸上皱纹如刀刻一般,而他的眼眸却如鹰隼般锐利!陈扬隐隐感觉到了黑袍老者身上有种非常强大的气息。

    这种气息应该说是直觉,陈扬觉得如果是自己单独面临这名老者,他可能连呼吸都会困难。

    这名老者的修为不在爷爷司徒炎之下。这是陈扬一瞬间得到的结论。

    而黑袍老者的旁边,却是个美国人。这个美国人的脸非常的白,一头金发。他看起来也有四十来岁了。

    不过,四十来岁是表象。实际有多少岁,陈扬是看不出来的。这个美国人的眼眸是血红色的,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的诡异。他的嘴唇也很鲜艳,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一般。

    陈扬看向后方的两人,这两个人都是五十来岁。他们也是华夏人。

    这四个人,修为果然都是超凡入圣,全部都是陈扬需要仰望的存在。

    要是陈扬单独遇上任何一个人,那都是被秒成渣渣的份儿。

    岳大鹏厉害吧?但岳大鹏要是在这几人面前,那就像是三岁的小孩。

    且不说这些,那美国人也开口,他说道:“中华龙先生,一别二十载,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啊?”

    凌先生微微一笑,说道:“当年的血族被神帝一怒之下全灭。本以为世间再无血族,没想到西方圣境里还有真正的黄金血族。你们二十年前,想要逐鹿华夏,最后还是被我们击退。我以为你们应该老实下去了,现在看到你们这几个人在一起,看来你们还是贼心不死了。”他顿了顿,又说道:“你说跟我一别二十载,还真是抱歉。我仅仅只是看出你是血族之人,但你到底是谁,我并不记得。”

    这意思就是你还没资格让我记得。

    陈扬在一边本来挺紧张的,但听到前辈说话间的威风,不由也胆气一壮,豪气顿生。

    美国男子眼中闪过怒意,他说道:“那你要记好了,我叫做克尔斯汀,乃是黄金血族的亲王,也是洛杉矶的血族领袖。你也必须记好,因为今天,我会给你非常深刻的印象。”

    凌先生淡淡一笑,说道:“好,好,好!我会记好你的名字的。”他又看向那黑袍老者,说道:“阁下是密宗的新任掌教,无名老祖吧?”

    那黑袍老者说道:“没错,正是!当年我们的田掌教被中华龙先生你所杀,我们西藏密宗乱成一团。如今,我若将你格杀,便也算是为密宗找回一个场子。”

    凌先生说道:“田野农当年利欲熏心,残害生灵无数。我杀他乃是替天行道。”

    陈扬听着双方的对话,他不由感到内心激荡,觉得人生若是能活的像前辈一样,那真是死而无憾了。

    无名老祖说道:“当年之事不必多说,今日既然因缘际会,便该了结当年因果。”

    凌先生微微一叹,说道:“你不该来的。”

    言语之中却是丝毫没有将这两人放在眼里。

    随后,凌先生又看向后方的两位。

    他淡淡问道:“我与两位也有仇恨吗?”

    左边的华夏男子冷声说道:“凌先生,我乃雪无涯,你一定没听过我的名字。但是我的儿子却是死在你的手上。”

    凌先生不由微微苦笑,说道:“杀的人太多,一时之间也无法一个个对号入座。你的儿子是……?”

    雪无涯说道:“雪于修!”

    凌先生摇摇头,说道:“完全不记得这个人,你会不会是找错了人?”

    雪无涯眼中闪过极度怒色,道:“凌先生,你欺人太甚。我儿子当初加入光明教廷,效忠魔帝围剿于你,被你一掌击毙!”

    凌先生便说道:“哦,那倒是有可能。不过你儿子要围剿我,我要杀他,那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今日我来杀你,也是理所当然。”雪无涯怒道。

    凌先生微微一叹,说道:“你真不该来的,因为你不仅报不了仇,还会赴你儿子的后尘。”他顿了顿,说道:“这样吧,念你可怜,你现在离开,我不杀你。”

    雪无涯怒极反笑,道:“凌先生,你当真是狂妄到没了边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凌先生说道:“好吧,那就没办法了。”他又看向最后一个,说道:“我和你也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