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老板爱上小保安 第1848章枯木真君
作者:问鼎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时间飞逝,白垩世界里一转眼就过去了五个月。陈扬的任务期限也就一共过了十个多月了。但这段时间里,陈扬和秦可卿还有兰庭玉真是不敢离开。因为谁也不知道那老祖宗会什么时候降临。没有他们的帮助,那米迦叶就是死路一条。

    那怕米迦叶已经修为暴涨,在短短五个月内,到达了天位巅峰之境。那怕他的信仰之力已经越发的强大浑厚。可没有灵慧和尚的帮助,他就承受不住那老祖宗的一击。造物境的高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陈扬等人不敢走,绝对不敢走。因为如今白垩世界的人类已经过上了好日子。如果他们一走,米迦叶失败。那么人类的日子将会更加凄惨。

    陈扬并不求闻达于天下,他也愿意将所有的功劳都给米迦叶。但他是真心希望老百姓能有好日子过。

    所以不管怎样,在这五个月里,陈扬也好,兰庭玉也好,秦可卿也好,大家都没提过要主动走的字眼。

    不过,时间是真的越来越紧了。

    兰庭玉倒还好,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只等着去交任务了。陈扬还有坑爹的最后几件至宝在他二哥手上。

    当然,陈扬和兰庭玉的情况也不相同。兰庭玉是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就要被冰封。但陈扬还有一次机会,即便他这次失败了。那也不太要紧,因为当初蓝紫衣虽然离开,却留下了一个虚无的名额。

    兰庭玉也想的很清楚,再等两个月。在任务的最后一天,那老祖宗还不来,他就先去交任务。交了任务,再跟星主禀明,看能不能前来帮忙。

    这个奇妙法阵,少了兰庭玉的九炎神火,还是真不行。

    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陈扬等人也没闲着,全部都在潜心修炼。灵慧和尚还指点了兰庭玉一些修炼的要素。兰庭玉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不得不说,兰庭玉的悟性还在陈扬之上。

    灵慧和尚指点兰庭玉,这让秦可卿有些不满。私下抱怨灵慧和尚,说道:“兰庭玉将来和陈扬乃是仇人,迟早要有一战。你是要害死陈扬吗?”

    灵慧和尚淡淡一笑,说道:“陈扬道友的敌人很多,兰庭玉不过是其中一个。他若是连兰庭玉都应付不了,以后就更应付不了其他的敌人。贫僧指点兰庭玉的,也一样会指点陈扬道友。心中没有自信,才会害怕。贫僧相信陈扬道友!”

    秦可卿见灵慧和尚这么说,她也就无话可说了。

    陈扬与秦可卿之间,一直没有逾越过雷池。陈扬对秦可卿很是礼貌,客气。秦可卿是何等高傲的人,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做点什么。

    至于洛雪和兰庭玉之间,这两人基本没有什么交集。兰庭玉最多的时候,就是在房间里修炼,不问世事。洛雪也经常就待在房间里。

    陈扬则和灵慧和尚商讨过洛雪的事情。

    洛雪有洛雪的苦恼,她不喜欢这样的一个状态。

    灵慧和尚则是一笑,说道:“你完全多虑。”

    陈扬说道:“哦,怎么说?”

    灵慧和尚说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陈扬说道:“看出来什么?”

    灵慧和尚说道:“道友你是聪明人,但是在洛雪的事情上,你选择了盲目。洛雪很早就是这个体质了,按理说,她没有什么不习惯的。现在之所以不习惯了,是因为她觉得这个身体会阻碍她和兰庭玉的接触。同时,她还不知道洛宁已经出事。等她知道洛宁不在了,还是兰庭玉所杀的。她现时所有的烦恼都不再是烦恼了,她会巴不得就一个人去处着。”

    陈扬身子一震。

    他嘴角显现苦涩,却是觉得,无论那种情况对于洛雪来说,都是充满了残酷啊!

    “我对不起她!”陈扬最后只能说出这几个字眼来。

    灵慧和尚微微一叹,说道:“万事皆有因果注定,这是洛宁的劫,你的劫,也是洛雪的劫,兰庭玉的劫。”

    “我知道,是我和兰庭玉的劫。”陈扬突然说道。

    灵慧和尚微微一怔,他有些意外。意外陈扬能想通这一点。

    “天命之王!”陈扬自嘲一笑。“还不是任由摆弄,天要注定我和兰庭玉成仇,我怎会不知道。我还知道,我们之间肯定还会引发一些重要的事情。这才是其目的。”

    灵慧和尚说道:“人有时候活的太明白并不好,而且,你还改变不了。”

    陈扬说道:“也许吧。”

    他没有那个豪气来说,我要改变命运,抗争命运。只因为他知道,所有的抗争和改变,还是在这地球之中。

    这五个月的修炼中,陈扬的纯阳丹药消耗得很快。陈扬的修为一直在稳步攀升之中。他的大本源术在脑与之中运转,攀升起来,格外的慢。打个比方,常人吃饭两碗就饱,陈扬至少要十碗才能饱。

    不过,陈扬一旦攀升之后,他也是绝对碾压同境界高手的。

    陈扬这虚仙初期,可就稳稳的击败过虚仙巅峰的铁木君。

    五个月的静修,陈扬梳理神通,将以前没想通的,还有不熟练的全部梳理一遍。他觉得自己对自己的神通掌握得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在这五个月里,米迦叶也一直在搜索狱所长老,基尔长老那一群长老。但是遍寻不着,米迦叶也知道,他们没这个本事离开白垩世界。白垩世界的结界是当年所有长老,大能,以及老祖宗加上帝国天舟降下的符诏来布置的。要进出白垩世界,就必须通过传送阵。

    除非对方对阵法的了解极其精深。不然的话,没人能避开传送阵出入白垩世界。而很显然,狱所长老那群人是没这个本事的。

    那么,狱所长老这群灵尊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做什么呢?

    在那深山之中,结界之内。狱所等长老一直都在苦修。同时,狱所长老用老祖宗留下的符诏一直都在虔诚许愿。他们在等待老祖宗的归来。

    在那深山洞府里面,狱所长老除了修养就是许愿。

    而基尔长老等人每天都会向狱所长老汇报外面的情况。

    “人类麒麟掌握了主动权,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狱所长老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汇报之后,他冷笑一声,说道:“我就知道,在米迦叶的背后,有人类在搞鬼。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人类麒麟获得自由。米迦叶这个帝国的耻辱,天大的耻辱,他还沾沾自喜。等老祖宗降临了,他是死罪,死罪!”

    一旁众长老都陪着。

    阴步虚冷哼一声,说道:“亘古未有,米迦叶真是丢尽了帝国的脸面。他会永远被钉在帝国史的耻辱柱上。”

    “这是一个大阴谋!”东林长老说道。

    “怎么说?”狱所长老看向东林长老。

    东林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他说道:“从那陈扬出现之后,我们的秘密就被暴露出去了。然后人类就展开了反击,那陈扬不过是个幌子。背后有绝对的高人在操控这一切。”

    “高人?”狱所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愤恨,说道:“能够将天布鲁尊者杀害,能够将鸿坤,鸿飞两位尊者抓捕。能够将天命塔毁灭,这后面当然是有高人。现在本长老怀疑的是,那背后的高人到底是有几个。”

    “那杀害天布鲁尊者,毁灭天命塔的高人应该不在白垩世界里面。”天逸长老说道。

    狱所长老说道:“本长老也是这么想的。天布鲁尊者,鸿坤尊者,鸿飞尊者在大千世界里出事。如果本长老所料不差,应该是陈扬施展诡计将他们带到了大千世界的守护神那里。虽然本长老也不知道那位守护神是什么人,但这守护神应该是地球上人类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如此想来,那鸿坤鸿飞几位尊者栽在他手上,也不算太冤枉。”

    “只恨我们轻敌,上了那陈扬小贼的恶当!这小贼,若是让老夫抓住了,必定将他碎尸万段。”阴步虚咬牙切齿。

    狱所长老并不理会阴步虚长老,他说道:“在米迦叶背后的高人,不会是大千世界的守护神。这守护神若是真来了,咱们也不可能还活着在这里侃侃而谈。那一日,本长老几次明显感觉米迦叶都要不敌了,但后来都出了奇招。这就是那个高人在搞鬼。”

    “老祖宗只要一来,米迦叶他们全部都要死。”阴步虚长老说道。

    狱所长老说道:“没错,只要老祖宗来了,他们都得死。本长老明显的感觉到,那背后的高人也不过是手段奇特,绝对没有造物之力。造物之下,任何高手在老祖宗面前都是蝼蚁一般的东西。”

    这一日,在狱所长老等灵尊的苦苦虔诚祈祷下。

    那祭天符诏终于有了回应。

    东林长老一直监视祭天符诏,见状马上兴奋的去呼喊众长老过来。几位长老瞬间虚空穿梭,一同聚集到了洞府中心。

    洞府中心的香龛上,祭天符诏通体赤色。但在祭天符诏的周围,虔诚的愿力如金色的云雾一般,一直环绕。

    同时,祭天符诏里面本来是空白一片。但这时候,里面却出现了涟漪。先是一个黑点,然后,这个黑点开始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