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 第九十二章 新上海滩(三)
作者:MONKEY的小说      更新:2015-10-21
    司徒清影一下儿蹦了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想和他好,我讨厌男人!”

    “……”坐在小沙发上的何莉萍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满脸的惊讶,倒不是因为讨厌男人的问题,而是对方爆发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前兆。

    司徒清影已经意识到自己把美妇人吓着了,赶忙坐了下来,她拼命的想把呼吸调整均匀,但一张嘴还是有点儿喘,“呼……我不是要跟侯龙涛好。”

    “那……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

    “要……要我!?”何莉萍突然想到了如云和月玲,“你是……你是同性恋……”

    “是又怎么样,只要你肯做我的女人,我就要干爹饶侯龙涛不死。”

    “做梦!”这回轮到何莉萍发怒了,她快步走到门边,拉开了大门,“你给我滚出去!”其实如果司徒清影有侯龙涛一半的耐心,分析形势,讲明利害,还真没准儿能把何莉萍说动,但她却用了一种老流氓仗势欺人的口气,就算何莉萍再为爱人担心,就算侯龙涛对于女人和女人之间虚龙假凤的游戏再怎么不在乎,她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但这也不能全怪司徒清影,她就只知道这么一种对付女人的手段。“九龙一凤”,那些小太妹巴结都来不及,“凤姐”想找个妞儿睡觉,那真是再容易也不过了,偶尔碰到对“搞同”有点儿抵触情绪的,也是一句恶语、一句威胁就搞定了,这么多年了,她总共也就用过一次暴力。今天,她也用的是自己最熟悉的方法。

    司徒清影看着何莉萍坚毅的表情,真是越发的喜爱,攥起的拳头松开了,威逼不成也不是完全没有料到的,不能冲动,还是要照着事先定好的第二套方案进行,她的脸上突然又出现了笑容,“你要我走?没问题,”她从自己的小包儿里掏出了一个空的矿泉水儿瓶儿,“外面很热,你能帮我打点儿水吗?”

    何莉萍一听就知道对方是在胡搅蛮缠,“你开什么玩笑?院儿门口就有小卖部,而且那听饮料你动都没动,你把它带走吧。”

    “萍姐不知道这种饮料对健康没什么好处吗?现在的矿泉水儿也都没什么质量保证,我还是喜欢喝白开水。”司徒清影的脸上是一副不讲理的表情,翘着二郎腿,双臂展开放在沙发背儿上。

    “你……你……”何莉萍气的直喘粗气,“你这么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怎么像无赖一样。”

    “没有必要骂人吧?你帮我灌一瓶子水,我不就走了吗?”司徒清影指了指电视柜上的一个装满水的大玻璃瓶儿,“瞧你气的,至于吗?不过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真想抱着你亲一亲,摸一摸。”

    “你……无耻!”何莉萍忿忿的骂了一句,但还是走过来抄起了茶几儿上的空瓶子,要说她还真是不怕无赖,开网吧的时候,小流氓儿见多了,可今天这个有点儿不同,是个穿着清秀、相貌俊俏的女孩儿,怎么处理好像都有点儿不合适。

    在美妇人背对着自己灌水时,司徒清影以很快的动作从小包儿里掏出一块白毛巾、一个棕色的医用试剂瓶,她把毛巾按在瓶口儿上,双手的位置一交换,就有一部分的液体流到了毛巾上。女孩儿将瓶子放下,猛的蹿到了何莉萍的背后,左臂抱住她的腰,用右手里的毛巾使劲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突如其来的袭击使何莉萍大吃一惊,是不可能想到要摒住呼吸的,她都没来得及反抗,就只觉得一阵头晕,举起的双臂也垂了下来,“咵嚓”,她手里的水瓶儿掉在了木地板上,摔得粉碎。虽然女人的身子都已经软了,攻击者还是有点儿不放心,又等了十来秒,才把她缓缓的放倒在地上,跑去关门。

    司徒清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蹲下身来,欣赏着即将到手的猎物。只见何莉萍双眼自然的合起,脸上的表情很平和,呼吸也很均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事实上司徒清影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如果何莉萍的体质不好,或是有什么疾病,大量吸入乙醚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自从和侯龙涛好上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得到了很大的增强,至于原因,不详。

    司徒清影从仔裤的大兜儿里掏出一副手铐,将美妇人的双手铐在背后,再把自己的双手伸到她腋下,一直将她的身体拖到了卧室里的大床上,自己下了地,往后退了两步,“萍姐,臭男人有什么好,你不觉得我的身体更美吗?”

    说着话,女孩儿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她先把腰侧的四颗扣子解开了,然后双手又移到了牛仔裤的两颗胸扣儿上,轻轻的一捻,整条肥大的裤子就一直落到了她的脚踝处。

    桃红色的小t-shirt、白色的鞋袜都褪去了,司徒清影的身上只剩下了一套可爱的纯白少女内衣裤,虽然是同性恋,但毕竟是女儿身,她也爱干净,也知道打扮自己,决不会穿男式或老太太式的,却也不会像其他成年女性那样为了取悦男人而穿着性感的内衣裤(这是她的想法),简单的少女式便成了不错的选择。

    司徒清影的皮肤很白,身材也非常好,就算穿的是毫无提臀托胸作用的乳罩儿和内裤,一样是前凸后撅,正经是一颗完全熟透了的水蜜桃。她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的欣赏何莉萍的“睡相”,今天来之前,她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薛诺最早也要到5:00才会离开学校,她有的是时间。

    女孩儿的一只玉手伸到了背后,两根手指轻巧的一捏,她又把胳膊交叉,两手在肩膀上一弹,紧接着双臂下垂,雪白的乳罩儿就顺着她上身柔滑的曲线飘然而落,露出了两座更加白皙的肉峰,在空气中微微的颤动,两颗棕色的尖端羞涩的躲在乳晕中,只是稍稍露头儿,并不非常的明显,也许是因为还未受到刺激的缘故吧。

    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的,司徒清影的双手已经从下面托住了自己的乳房,轻轻的“照顾”着这对儿漂亮的“妹妹”,随着她呼吸的逐渐加快、加重,两手不断加力,揉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她的两根中指压住了乳尖儿,向外放开时,两颗奶头儿就像是被吸出来一样,慢慢的变硬长高,直到她的四个手指可以把它们捏住把玩儿。

    因为司徒清影的身份,她已经一年多没亲自跟人动过手了,所以本来很短的指甲也留长了,她喜欢用长长的指甲在自己乳头儿尖儿上的奶孔上抠划,“啊……啊……”一股股的快感的热流成网状向四下散开。高耸的乳房在手中变换着行状,柔软的乳肉从指缝儿间挤出,像绸缎般的滑亮。

    对于双乳的爱抚只是前奏,司徒清影小腹里那团火渐渐的燃烧了起来,她的右手继续捏动发胀的奶子,左手按在自己平平的小肚子上,向下一搓就滑进了小内裤里。“嗯……”女孩儿敏感的阴蒂早就已经勃起了,顶出包皮之外,被手指一碰,立刻就产生了使双腿都颤抖的快感。

    手淫对于司徒清影来说是驾轻就熟,中指用力的压在阴蒂上碾着,食指、无名指撑住大阴唇。“啊……呼……”她的手指连同呼吸一起,都在发颤,中指已经无法停留在那一点上了,稍稍一错,整根没入了自己湿润、火热的阴道中,滑腻的膣肉就像是活的一样,将女孩儿的指头疯狂的缠住了。

    司徒清影的右手离开了自己的乳房,移到了屁股上,缓缓的抚摸着,仔细的体会手感上佳的纯棉内裤、滑嫩的肌肤、饱胀的臀峰和幽深的臀沟,她还特意把屁股向后撅起,用中指的指腹轻轻的碰触自己紧闭的菊花门,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好,“啊……萍姐,这样的身体你有理由拒绝吗?”

    这个处于自我陶醉中的女孩儿大概不仅是个同性恋,可能还有点儿自恋的倾向,她尤其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屁股。这也难怪,她的臀型优美、臀肉结实,光看着就知道是弹性十足的那种。她最爱穿紧绷的皮裤,这倒是挺适合她平时骑摩托的,她每次穿着那种裤子进酒吧、舞厅,走起路来丰臀摇摆,总会引来不知深浅的男人们贪婪的目光,有时还会有口哨声,不过他们的下场都不是很好。

    在整个手淫的过程中,司徒清影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何莉萍,突然发现她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儿,还发出了“唔”的一声,知道是药效快要过去了,真没想到会这么快。“唉。”女孩儿叹了口气,自己还没到高潮呢,没办法,她脱掉了内裤,扔在床上,自己也爬了上去,跪骑到美妇人的腰上。

    司徒清影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何莉萍的脸蛋儿,把她额头上的一绺散发拨开,“真美,如果我要是有妈妈,她一定跟你一样美的。”女孩儿弯下了腰,吻住美妇人的红唇,右手捏住她的脸颊,稍稍用力。何莉萍并没有完全的清醒,她现在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但已经可以感觉到疼痛,不自觉的就把嘴张开了。

    一旦对方的牙关出现缝隙,司徒清影的舌头就钻进了何莉萍的口腔中,那里香喷喷、热烘烘的,两条滑腻腻的舌头立即缠在了一起,当然,一条是完全主动的,另一条是完全被动。女孩儿的左手伸在下面,利落的解开了美妇人裤子的扣子,将她的牛仔裤拉到了臀峰之下,然后又向上拽着她的t—shirt,直到她被乳罩儿包裹着的两颗大奶子暴露了出来。

    “呼……”司徒清影稍稍的抬头,向外吐出一口香气,紧接着又把脸埋进了何莉萍的颈项间,伸着舌头在她香滑的皮肤上拼命的又舔又吻,还去轻咬她的耳垂儿,两只手隔着乳罩儿用力推压她的大奶子,动作一点儿也不温柔,完全像个野蛮的男人,这倒不是因为司徒清影天生就喜欢在床上粗暴,还是那句话,她从小儿就是被这样“教育”的。

    “嗯……嗯……”何莉萍无意识的发出了鼻音,身躯也开始微微的扭动,毕竟是上半身的性感带在受到“侵袭”。司徒清影发现猎物有了积极的反应,心中一喜,把何莉萍的乳罩推开,双手调整好自己乳房的位置,一边亲吻她,一边压住了她的奶子,不断摇动身体,让四团白花花的嫩肉互相挤碾。

    “啊……”司徒清影再次扬起了头,自己的乳头儿被何莉萍弹性十足的乳肉挤的错了位,牵动乳晕,就如同被人用力拉揪一样,同时她也能感到身下的女人不光是乳房比自己大了两号儿,就连奶头儿都是又大又硬,顶在自己的奶子上,真是舒爽。她抬起身子,一瞧之下,突然一股怨气油然而生。

    刚才从外面看,何莉萍的穿着好像很朴素,可里面却是一套十分鲜艳的内衣裤,淡紫的底色,毫无规律的怒放的红、白牡丹图案,配上起伏的波浪边儿,虽然不带蕾丝,仍旧是华贵中带着性感,从质料的光泽以及织绣的精细度就能看出是高级货。四分之三杯的乳罩儿,全兜臀的内裤,不暴露,但却更显艳丽。

    “哼,哼……”司徒清影咬着嘴唇儿,她明白,何莉萍这是穿给侯龙涛看的。何莉萍以前的内衣裤大部分都被侯龙涛淘汰了,剩下的和新买的全是经过侯龙涛“审查”,要么性感,要么高贵,她没得选择,她也没理由选择。女孩儿自然不知道这些,只以为自己看中的女人穿成这样是为了讨好儿臭男人。

    司徒清影的脑中出现了侯龙涛把何莉萍压在身下疯狂肏干的情形,仿佛都能听到女人痛苦的哭叫声,“萍姐,你这是何必呢?你为他打扮,他却不知道珍惜你,你放心,我会让你体会到真正的性爱快感的。”女孩儿弯下腰,一口含住了美妇人的一颗乳头儿,“啾啾”有声的吸吮起来,双手也一松一紧的捏着她的乳肉。

    “嗯……嗯……”何莉萍能感觉到快感,但却睁不开眼睛,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有潜意识还在活动,既然快感是从乳房上传来的,那自己一定是在被爱人疼爱,“老公……嗯……龙涛……”何莉萍叫得非常轻,还有点儿含糊不清,但她身上的女孩儿却听得明白,光这两声就足以让她妒火中烧了。

    “我不会输给他的。”司徒清影吸吮的更卖力了,一只手钻入了何莉萍的内裤里,大拇指压住她黄豆大小的阴蒂又搓又揉,两根手指重重的捅入了她并不十分湿润的阴道,狠狠的搅挖。“啊……疼……”何莉萍皱起了眉,她的潜意识已经在告诉她那不是自己的爱人,侯龙涛绝不会弄疼自己的。

    司徒清影急忙停住了,她是真的心疼了,不想让心上人受苦,她将屄缝儿中的手指拔了出来,送到自己的面前,看着上面沾着的少量晶莹剔透的爱液,猛的往自己嘴里一插,用力的嘬了嘬,“啊……好香,好甜……”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品尝过的最爽口的液体。

    “我还要……”司徒清影向旁边一错身子,双手拉出何莉萍的裤腰,一鼓作气的把它扒了下来,她都来不及欣赏美妇人白嫩修长的两腿,直接跪到她的脚下,把她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再抓住她的双踝,将她的玉腿大大分开。女孩儿的身体向前一探,樱唇正好儿顶住了美妇人的小穴。

    “嗯……你……你……干什么?停啊……”何莉萍终于清醒过来了,但浑身还是无力,连头都抬不起来,她想活动一下儿胳膊,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是被铐在背后的,她的阴道中插入了一条湿滑的舌头,怎么可能不舒服呢,她不是不喜欢这种舒服的感觉,只是不喜欢给自己带来这种感觉的人,“放……放开我……司徒清影……放开我……”

    “你醒了?”司徒清影从美妇人的跨间抬起头,一脸的笑容,“你记得我的名字?怎么样,萍姐,我不比侯龙涛差吧?”

    “呸!放开我,你这个流……女流氓……”

    “嘻嘻,你就嘴硬吧。”女孩儿又把她的小穴含住了,还用手抓住了她的双乳,捻着小烟囱般的奶头儿,“嗯,萍姐的阴毛真稀疏,像小姑娘一样,好可爱呀。”

    “闭嘴,啊……嗯……你停手啊……”何莉萍的反抗并不是很激烈,虽然她的身上已经有些力量了,虽然她不喜欢被司徒清影这样猥亵,但她的潜意识里同样知道自己没有“本质”的危险,这要是一个男人对她做出如此举动的话,她一定会又哭又闹,拼死抵抗的,绝对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现今的社会,漂亮的女人永远都是会受到特殊优待的,小到找工作、逃脱罚单,大到刑事案件的判刑尺度。今天,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何莉萍的双腿是能自由活动的,完全可以一脚把这个女孩儿踢下床去,但就因为司徒清影长得眉清目秀,是个美人儿,踢她好像有点儿于心不忍,所以何莉萍光是在嘴上进行谴责。

    司徒清影的口交技巧可不怎么样,她只知道用嘴对阴唇进行吸咬,偶尔把舌头伸进阴道里探一探,别说是和深谙此道的月玲比了,就算是“入行儿”不久的茹嫣都比她强多了,所以虽然她还算比较努力,可何莉萍获得的快感还真是十分的有限。

    另一方面,何莉萍对司徒清影不仅是毫无感情可言,而且是充满抵触心理,这就更加抵消了肉体上的感觉,如果换成侯龙涛,光是普普通通的拥抱接吻,就能让她心驰神摇,“你……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快放开我吧,我不追究你就是了。”

    司徒清影能听出对方话里透着一点点的不耐烦,她知道自己对于口舌服务不是很在行儿,干脆也就不再费劲了,而且她自己也渗了半天了,还真是有点儿忍不住了。女孩儿一下儿直起了身子,坐在何莉萍大开的双腿间,把自己的左腿搭在了她的右腿上,把她的右腿抬起,紧紧的抱在身前。

    “你干什么!?”何莉萍尽力抬起头,她当然知道女孩儿要干什么,侯龙涛很喜欢看她和如云这样的,但她的脸上还是出现了惊讶的表情,因为她看到了司徒清影的阴户,那上面光滑粉嫩,没有一根毛发,阴唇微分,中间则是水汪汪的,看上去比自己女儿的小穴还要娇嫩,“你……你……”

    “嘻嘻,我那里从来没长过毛儿,别人说我这叫‘白虎’,喜欢吗?要不要亲一下儿?”司徒清影说着就好像要起身。

    “不要,不要,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何莉萍慌忙拒绝,屁股用力,想把身体向后挪,同时企图把腿从女孩儿的怀抱中抽出来,“放开我,放开我。”

    司徒清影是不会让猎物逃脱的,她紧抱何莉萍的小腿,屁股向前一蹭,用自己无毛的小穴死死的抵住了她红艳的屄缝儿。两副美丽的女性性器一旦相接,立刻互相钳住了,四片肥厚的阴唇绞缠在一起,情景是超出想象的香艳。

    “啊……”何莉萍的身子一颤,只觉对方的小穴就像是有吸力一般,直将自己阴道中的媚肉向外嘬,她本来凭借腰腹力量稍稍抬起的上身重重的落回了床上,“不要……啊……不要……”

    “这回舒……舒服了吧……嗯……”司徒清影的感觉和美妇人完全相同,她开始上下左右的摇动美臀,使两个淫水儿横流的阴户彼此磨擦。

    别看司徒清影的口技不佳,水磨功夫却属上乘,她的腰腹既柔软又有力,活动的幅度很大,速度也很快,却从未让两人的淫穴分离。“啊……啊……啊……”何莉萍尽量不让突发的快感淹没自己,她完全可以做到,比起和侯龙涛做爱时的超强感觉,这点儿只不过是小儿科,但毕竟是有快感,不可能毫无反应。

    司徒清影听到美妇人的喘息声,看着那随着喘息而起伏的丰满胸脯儿,确定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她开始舔怀里的那条玉腿,那香甜的肌肤就像牛奶一样滑腻,并没有因年龄而失去光泽,“啊……萍姐……我爱你……萍姐……”女孩儿磨得更快、更有力了,“咕叽咕叽”的水声从下体传来,加速了她体内细胞的膨胀。

    “啊……”两个美人都是仰头、挺胸,司徒清影是因为高潮,何莉萍却是因为被女孩儿顶的。这个姿势持续了小十秒,僵硬的身体徒然放松了,良久,两个气喘吁吁的女人才算恢复平静。司徒清影缓缓的爬到何莉萍身边,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儿,“萍姐,不再想侯龙涛了吧?”

    “你还不放了我?”何莉萍微微一笑,表情很亲和。

    “噢。”司徒清影心中一阵激动,急忙下床从裤兜儿里找出钥匙,打开了手铐。何莉萍的双手一旦恢复了自由,立刻一把推开了想要拥抱自己的女孩儿,翻身下床,“你脑子出毛病了吗?龙涛比你强百倍,我心里只有他,你给我滚,真不知道今天这叫怎么一回事儿。”

    出乎意料,司徒清影居然乖乖的把衣服穿上了,一点儿没有惊讶、愤怒的表现,她走到了卧室的门口时停顿了一下儿,眼中已有了泪光,“萍姐,我比他强,你瞧着吧,我一定会打败侯龙涛的,到时我再回来找你。”一切都开始得太突然,也结束的太突然,留下一丝不挂的何莉萍站在那儿发呆……

    “嗯……”侯龙涛费劲的睁开了眼睛,他环视了一下儿周围,这好像是一间宽敞的大卧室,屋顶的水晶吊灯放射着柔和的光茫,一点儿也不刺眼,也可能是因为床的四周都罩着白纱帷幔。他坐起身,左胳膊毫不疼痛,好像没受过伤一样,他撩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这才发觉自己是赤身裸体的。

    侯龙涛爬到床尾,把脑袋从帷幔中钻出来,只见室内的陈设豪华,墙上挂了好几幅欧式的油画,“我这是在哪儿啊?文龙呢?”他刚想下地,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侯龙涛急忙躺回床上,来人不知是敌是友,还是不轻举妄动的好。可是门外的人只是一直不停的轻轻敲门,就像是知道他已经醒了,在征求可以进入的许可。

    “请进。”侯龙涛想到屋里可能是有摄像机,装不装昏也无所谓了,不如早点把事情弄清楚。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门打开了,一个婀娜的身影走到了床前,是个女人。“让人家敲这么半天门,不想你的红豆妹妹吗?”来人说的是带着广东腔儿的国语,床尾的帷幔向两边打开了,站在那里的竟然是身穿一条黑色透明吊带儿睡裙的钟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