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 第一百二十四章 胸有成竹
作者:MONKEY的小说      更新:2015-10-21
    “龙涛,你怎么回事儿啊?”月玲一把拉住了刚进屋儿的侯龙涛,“你的手机打了这么久都打不通。”

    “昨晚进了水,没法儿用了。要找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他们的电话。”

    “唉,一时着急就忘了。”

    “着什么急啊?房子着火了?这不是还在呢嘛。”

    “你呀,”月玲恨恨的揪住了男人的耳朵,“你跟没事儿人一样,还有功夫跟我逗贫,老婆都要跟人跑了。”

    “什么意思?”

    “云姐啊…”月玲把昨天晚上的事儿都跟爱人说了,“她一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里,连饭都没出来吃,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子,我都没敢进去。”

    “这样,”侯龙涛把月玲拉过来,亲了又亲,“我上去看看,你去准备一下儿吃的,一会儿脱光了陪我吃饭。”

    “你这么自信?你就不怕云姐爱的人不是你啊?”

    “哼哼,”侯龙涛已经上了一半儿楼梯,他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她是我老婆,她爱不爱我,我心里有数儿。就像你是我老婆,你爱不爱我我最清楚。”

    看了男人坚定的表情,月玲一下儿就放心了,转身走向厨房。

    来到主卧室门外,侯龙涛轻轻一拧把手儿,门就开了一条缝儿,原来根本就没锁。

    大床上侧躺着一个体态丰盈的女子,背对着门,身穿一条吊带儿的白色绸子长睡袍,可能是因为屋里开着空调,又没盖东西,有点儿凉的缘故,她的双腿是蜷着的,肥美的大屁股被睡袍绷得很紧,看得出里面没有内裤,样子何止是诱人啊。

    侯龙涛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反身坐到“许仙姑”的身后,探头看了看。

    如云的睡相很美,能看出眼皮下的眼珠儿在转动,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在她的玉颊上还留着淡淡的泪痕。

    侯龙涛伸出舌头,在爱妻的脸上轻轻舔了起来,凝脂玉肤的香气能让恶魔变为天使。

    “嗯…”如云揉了揉眼睛,她昨晚没睡好,想的又多,刚才迷迷糊糊的就打了个盹儿,睡的并不死,被滑腻的舌头一碰,也就醒过来了。

    “小云云,吵到你了?”侯龙涛在美女的鼻尖儿上一吻。

    “嗯?”如云把身子放平了,才看清在自己耳边轻语的人是谁,“龙涛,你回来了,玩得开心吗?”

    “叫老公,我是你老公。”侯龙涛伸手把女人额头上的几根散发拨开。

    “老公…”如云猛的坐了起来,用力抱住爱人的脖子,把脸枕在他的肩上,声音略带哽咽,她一整夜外加半天都在想这个男人,突然一见,一时激动,不禁忘了戴上商场女强人的面具,尽显娇妻弱妇的柔嫩本色。

    侯龙涛左手扶在爱妻的腰上,右手温柔的抚摸她白皙的脖颈和细滑的背脊,“做出决定了?”

    “月玲告诉你了?”

    “玲儿把我当主心骨儿、一家之主,什么都跟我说,不像你,把事儿都藏在心里。我是你的男人,我需要你依赖我,也有能力让你依赖。”侯龙涛说的语重心长,又满含柔情。

    “你怎么知道我已经有了决定?”如云抱着爱人没动,也没有从正面解释自己,她曾全身心的依赖过一个男人,她不愿再犯同样的“错误”,更准确的说,她害怕再犯同样的“错误”。

    “正事儿不办完,你是不会睡的。”

    “你不怕?”

    “你不是还叫我老公吗?”

    “就凭这一点?”

    “你第一次见我照片儿的时候,是不是也把过去的伤心事儿都想起来了?”

    “是。”

    “那你当时对我没有亲切感?”

    “没有,我只想整你,让你没有安生儿日子。”

    “你当初谢绝了总公司的ceo提名,也是为了这个吧?”

    “别那么看得起你自己,我是因为在这里的业绩好才被提名的,之所以在这里能这么成功,主要是因为国内,甚至亚洲还在大力发展基础建设,这些是最保险的投资项目,离开了中国,我不一定会有这么好的成绩。再说,做了ceo,我还可以直接fire你。”

    “哼,前后矛盾,直接炒了我,那你就失去了整我的乐趣了。”

    “说了这么半天,你进没进正题啊?”如云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年轻的爱人。

    侯龙涛盯着那双如泉水般清澈的明眸,自己的眼中也尽是让人为之心动的坚定爱恋,“你见到那个假洋鬼子时产生的亲切感,不是因为你还对他有感情,是因为他令你想起了我,你爱的是我。”

    “你来了多久了?”如云的笑容更灿烂了。

    “不到一小时吧。”

    “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心里明明白白的,但爱情是不能以此决定的,感性是不讲逻辑的…”如云说到这儿,来了个大喘气,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你不用这么吓唬我,你是我的。”

    “我自己花了一整天才想明白的事情,你半个小时就弄懂了,难道你比我自己还了解我?”如云的脸色恢复了柔和。

    “当局者迷啊。”

    “你呀,真是女人的克星,”如云伸出一只玉手,无限深情的在男人的脸上轻抚了一阵,又把他的眼镜儿摘了下来,送上香唇,“老公,你不要负我…”

    侯龙涛上身一用力,把女人压在了枕头上,激烈的吻了起来,光是那经过一夜还十分清新的口气,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

    因为两人身体的扭动,如云豪硕的左乳已经从睡袍中跳了出来,被男人的胸膛压挤磨转,本来就处于半勃起状态的小奶头儿立刻就完全的挺了起来。

    侯龙涛上身只穿这一件薄薄的t-shirt,对身下女子身体情况的变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小云云,嫦娥姐姐,”他舔着爱妻的粉面,越舔越觉得香嫩,决不像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人应有的肤质,“老婆,等咱们七老八十了,咱们天天一起出去散步。”

    “老公…”如云明白,这是男人对要和自己白头偕老的宣言,她握住爱侣的一只大手,拉到了自己那颗外露的乳房上。

    软乎乎的大奶子,一手都攥不过来,揉起来何其过瘾,光把玩儿一只又怎么能够呢?

    侯龙涛边亲吻爱妻,边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肩带拉开,抓住了另外那颗巨乳。

    “啊…”如云被男人揉得浑身酥麻,那股慵懒的劲儿别提有多舒服了,脚尖儿绷直了,双腿直颤。

    “媳妇儿,跪起来,”侯龙涛帮着美女翻过了身,“让我看看后面。”如云两腿一蜷,把大白屁股撅了起来,让男人将睡袍的下摆撩到了腰上,这对儿雪臀玉股,又圆又肥,光从后面看,就能感到巨大的压迫感,那种性感的境界绝不是年轻姑娘的小翘臀所能企及的。

    把两瓣肥嫩的光滑屁股蛋儿稍稍拉开,幽深的臀沟、被整齐皱褶包围的圆巧肛门、蜜壶似的阴户、艳丽的肉缝,把侯龙涛看了个口干舌燥,“一年半以前,要是有人说我今生能有幸把鸡巴塞进这么美的屁股里,能和你这样的天仙美人儿共赴巫山,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老公…”如云埋首在枕头中,扭过脸,用眼角儿妩媚的余光瞟着身后一脸崇拜的男人,“一年半以前,如果有人告诉我有一个男人能让我尝尽做女人的快乐,我死也不会信的。”

    “小云云…”侯龙涛心中一阵感激,一阵愧疚,自己并没有真的让爱妻享受到所有的快乐,以自己的人力是无法满足她最大的心愿的,难道天意真的不可违吗…

    月玲在厨房里忙了小一个钟头,饭菜都准备好了,接着去洗了个澡,然后就没再穿衣服,光着屁股跑到了主卧室外面。

    因为不知道里面谈得怎么样了,她只是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儿。

    由于卧室是隔音的,刚才在外面什么也听不到,可这一开门,女人极具挑逗性的叫床声就飘了出来。再往里一看,如云跪在床上,雪臀高举,细腰低压,上身后仰,原本盘起的长发已经散开了,随着螓首的摇摆而“翩翩起舞”,她右手扶在前面的床头上,左臂伸在后面。

    侯龙涛也是跪着,右手托着女人沉甸甸的右乳,左手拉着她的左手腕儿,臀部一下儿一下儿的往她的屁股上拱着,使她的左乳以同样的节奏晃动,大鸡巴把水汪汪的屄缝儿插得“噗噗”做响。

    除了侯龙涛不断变换着两手猥亵的女体敏感部位外,他们一直用的就是这一个“女前男后”的姿势,男人已经射过一次了,如云自己也都数不清自己到过几回高潮了。

    虽然月玲并不清楚这个情况,但看着如云的螓首被侯龙涛扭过去接吻时,脸上那种欲仙欲死的如痴神情,也就能猜到已是雨过天晴了…

    星期一下午,侯龙涛如约来到玉倩家,四室两厅的巨大单元,装修还很高档典雅,这绝不是两个年级轻轻的女警可以负担得起的。

    玉倩今天穿的到是挺正统,一件白色的短袖儿衫塞在天蓝色的牛仔裤里,领口儿处的三颗扣子也有两颗是系上的。

    侯龙涛一进屋儿,女孩儿就“飞”过来给了他一个香吻,揽着她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个不停,“坏蛋,来的这么晚,上哪儿野去了?”

    “小姐,我要上班儿的。”侯龙涛抱着这块温香软玉,也是开心的很。

    “切,谁让你非得做那个什么破经理的。”

    “别说这个了,”侯龙涛双臂一用力,把女孩儿的脚抱离了地面,脸埋进她的颈项间,边舔边向一间卧室走去,“今天干嘛穿这么严实?”

    “哎呀!痒死了,坏蛋,快放我下来,”玉倩“嘻嘻”的笑着,拍打着男人的肩膀,“不行的,现在不行。”

    “怎么了?”侯龙涛把美人放下,抚摸着她花瓣儿般的脸蛋儿,“来例假了?”

    “呸,”玉倩羞羞的啐了一声,“哪儿有这么问女孩子的,我怕你耽误了做饭,你可是有任务在身。”

    “嗨,做饭着什么急啊?饿不着你的。”

    “不是做给我,是我小表姨,她一会儿就回来了。”

    “啊!?”侯龙涛差点儿没把眼珠儿给瞪出来,“你不是说她今天值夜班儿吗?”

    “骗你的,”玉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知道你怕她,我怕跟你说了你不敢来。”

    “我怕她?我就是懒的理她。得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这就走。”侯龙涛说着就转身要撤。

    “哎哎哎,”玉倩拉住了男人的胳膊,“她是我小表姨,我跟你好,你们老是这么不对付怎么行?我这可是给你们机会慢慢儿搞好关系啊。”女孩儿说完,也不给恋人回答的机会,一甩他的手,背过身去,小嘴儿高高的噘了起来,双臂在胸前一抱,“算了,你走吧走吧,都不用理我,你们全都不在乎我,你们心里…心里就没我…”她说到最后,居然带了哭腔儿了。

    这种情况下,侯龙涛就算再怎么傻也不会真走的,他赶紧过去从背后抱住女孩儿,“好了,好了,我不对,行了吧?我这就去给两位小姐做饭。”

    “这还差不多。”玉倩下垂的嘴角儿立马儿又翘了起来,扭头在男人脸上一吻。

    “你个小妖精,老是被你玩儿,你脸怎么能变的这么快啊?”

    “这也叫本事,怎么,不愿意啊?”

    “愿意。”侯龙涛笑着在女孩儿圆圆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儿,然后向厨房走去…

    冯云回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玉倩从厨房蹦了出来,“小表姨,回来的正是时候,最后一道菜马上就得。”

    “哇!你做的?”女警在门边的鞋架那儿换着拖鞋,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这么香,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我做的。”侯龙涛面无表情的托着一盘儿糖醋鲤鱼出了厨房,话音儿也是冷冰冰的,要他主动向这个母老虎示好,一时之间还真挺难做到的。

    “你干什么来了?”冯云也不含糊,脸都拉长了。

    “哼,人家都是吃饱了才骂厨子,你倒好,上来就不给好脸啊。”

    “不满意?没有求你在这儿待着,大门儿也没反锁。”

    “你们干什么啊?”玉倩秀眉紧蹙,好像真有点儿生气了,“干嘛一见面儿就跟有杀父之仇似的?夹板儿气也不是这么个受法儿啊。”

    “得,我出去吃就是了,大家都舒服。”冯云弯腰就要换鞋。

    “别别,”玉倩窜过去拉住了女警的手,急得直蹦,“小表姨,人家做了好长时间呢,就是为了你,别这么不给面子嘛。”她死拖活拖,算是把冯云按在了桌边的一把椅子上。

    侯龙涛坐在对面儿,抱着胳膊,和女警两个人都是阴沉着脸,大眼儿对小眼儿,谁也不动筷子。

    “来来来,吃菜啊。”玉倩先帮小表姨夹了一点儿,又帮恋人夹,看着两人的样子,用脚在桌子下面碰了碰男人,意思是让他主动。

    侯龙涛就愣装没感觉到,还是一言不发,他平时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特别是对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可这次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见着这个警妞儿就有气,一点儿想要和她搞好关系的欲望都没有。

    玉倩又给了男人一脚,这次用上了力气。

    侯龙涛一皱眉,刚想瞪女孩儿一眼,突然看到她眼里有泪珠儿在转,一下儿心就软了,唉,谁让自己喜欢她呢。

    男人转向冯云,把脸部的肌肉放松了,“冯姐,你说其实咱俩也不是真有深仇大恨,一切都是误会,都是我的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次,行吗?咱俩老这么闹下去,不开心的是玉倩,咱们不都得为她着想嘛。”

    侯龙涛认松了,态度还比较诚恳,冯云也就松口儿了,表情也没有开始时那么难看了,“好了,以前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本来也确实没必要较这个劲。”

    “就是,就是,”这下儿玉倩可高兴了,笑的比花儿还美,“都是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多好,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了。”

    “嗯…”冯云吃了口菜,“味道还挺不错,真的是你做的?”

    “我做的,练过一阵儿呢,我还不是你想的那么一无是处吧?”

    “哼,现在的小男人,能给女朋友做饭吃的已经不多了。”

    “这话可能两头儿说,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儿也没几个了吧?”

    “小表姨,”玉倩一看两人刚和平相处了两分钟,这才没说两句话,怎么好像又要茬起来一样,赶紧转移了话题,“你要不要先换一下儿衣服?”

    “换什么衣服?”

    “你这样不难受啊?”

    “不难受,别管我了。”

    这顿饭吃的,虽说不是特别和睦吧,但好歹是没发生冲突,就算是比较的成功了…

    饭后没多久,侯龙涛就提出要走了,他原先想要借察看两个女人的照片儿而探知她们家世的企图也没有达到。

    玉倩知道今天这对儿冤家已经在一起待的够长了,什么事儿都得循序渐进,就很痛快的放他走了。

    “怎么样,他也不是特别不能接受吧?”女孩儿从沙发后面抱住了正在看电视的冯云的脖子。

    “就算不是吧,但我对他的印象只改变了万分之一。”

    “你干什么老对他不依不饶的?你平常不是这样啊。”

    “不知道,反正看着他我就来气,也许是我的偏见,不过我还是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要不要我帮你查查他?”

    “不用,他的底我一清二楚。”玉倩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电视里演的连续剧,有一个男人正在“二奶”家过夜。

    “对了,”冯云站起身,开始解自己警服的扣子,“以后当着外人的面儿不要跟我提换衣服。”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见不得人。”

    “不是见不得人,是不想让人见,总之以后不要了。”

    “小表姨,你可真奇怪,”玉倩突然跑过去,猛的从背后抱住女警,双手在她比较平坦的胸脯上用力按了按,“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女人。”

    “哎呀!死丫头,连我的便宜你也敢占,看我不把你的耳朵撕下来的。”两个美丽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打闹了起来…

    晚上都快1:00了,冯云和玉倩都已经睡了,没想到家里的门铃儿又被人从楼下按响了,一对儿美女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谁啊!?”冯云取下门边的对讲器,没好气儿的问了一句,她穿着一套很普通的睡衣裤,但胸口处的衣服却被高高顶起,大概是戴了副魔术奶罩儿或是睡眠丰乳器一类的东西。

    “我…是我啊…”一个女人微醉的声音传了出来。

    “姐?”

    “妈!?”玉倩听小表姨这么一叫,立刻就又醒了三分,

    “又喝多了?”两个女孩儿把门锁打开,也顾不得换衣服,开门冲下了楼,几分钟后,她们搀扶着一个身着大校军衔制服的中年美妇回来了。

    这个女人的高矮胖瘦和玉倩是一模一样,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此人正是她的母亲,冯云的堂姐,今年四十六岁的冯洁。

    从样貌和身材上来说,她比如云、莉萍稍差一些,却比小她三岁的施雅还要多上些许颜色,也许因为养尊处优,又天生丽质,跟三十出头儿的少妇比较,也不承多让。

    俗话说儿子像妈,女儿像爹,但薛诺和玉倩都是例外。

    “妈,我爸又出去胡闹了?”玉倩把母亲扶到了客厅的大沙发上,自己坐在她身边帮她把领带松开,又把军用衬衫领口儿和胸前系得紧紧的几颗扣子解开,露出了里面黑色蕾丝胸罩儿的边缘,一条雪白的深深乳沟隐约可见。

    “没有,没有,是有人请他出去吃饭了。”冯洁懒洋洋的斜靠着,伸手在女儿的脸蛋儿上摸了摸,“丫头,你长的可是越来越可人儿了。”

    “哎,妈,您又喝多了。”

    “没有,我就喝了一点点。”

    “既然爸爸就是去吃个饭,您干嘛又喝啊?”

    “哼,说不是胡闹,他们男人的那种应酬,最后还不是以找个小姐开房而告终。”冯云给堂姐倒来一杯茶。

    “小表姨。”玉倩用埋怨的目光瞪了她一眼。

    “没错儿,小云说的没错儿,男人就像猫一样,没有一个不偷腥的。哼,男人可以花,女人也一样可以花,我刚才就是去酒吧吊靓仔了,只不过没找到看得上眼的罢了。”

    “好了,妈,我们扶你进屋去睡吧。”玉倩和冯云一起把冯洁弄进了玉倩的闺房,安置她在大床上睡下。

    “小表姨,你说我妈刚才不会是认真的吧?”回到客厅,玉倩不无担心的问道,她虽然知道是父亲不对,但也不希望看到父母反目,更不希望母亲被别的男人碰。

    “不会的,她要真是想红杏出墙,肯定不会穿着军服去的。”

    “那倒也是,我爸可真够可以的。”

    “哼,要不是有你和姐拦着,我早就和他翻脸了,你还有情可原,真不知道姐是怎么想的。”

    “他们是夫妻啊,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何况他们都二十多年了。”

    “对,对,行了,别多琢磨了,赶紧睡吧,明天别又迟到了。”冯云把玉倩推回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