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 第一百七十九章缓兵之计
作者:MONKEY的小说      更新:2015-10-21
    “东星”的人和霸王龙的人一起把麦祖德送到了娱乐城的外面,侯龙涛一个劲的对那些秃子道着歉,一阵虚情假意的依依惜别之后他们才又回到了宴会厅里。

    “那个郝志毅到底跟你有什么过节儿啊?”霸王龙扔给侯龙涛一根烟,“不会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吧?”

    “干爹,这次您可猜错了,”司徒清影从面趴到了侯龙涛身上,打着手里的打火机,给他点上烟,“他还就真是为了一个女人。”

    “怎么会?”霸王龙把脸沉了下来。

    “我十七岁的时候就发了誓,”侯龙涛拉着司徒清影的手,“总有一天我要把郝志毅埋了。只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叫郝志毅,是不是,文龙?”

    “是,当时要是就知道上哪儿能找到那丫那,咱哥儿俩还不早把他的腿打折了,还轮得到他踢球儿?”

    “那你是不打算就这么放手了?”霸王龙用一双鹰眼一样锐利的眼睛盯着侯龙涛。

    “当然不了。”

    “那你刚才答应麦祖德的话都是扯淡了?”

    “不是啊,”侯龙涛撇了撇嘴,“他最开始说要我放手,后来又给了我三条路选,我说照他的意思办,不过是选了其中的一条罢了,从来没说过会放过郝志毅。”

    “哼哼,”霸王龙不屑的一笑,“玩儿这种文字游戏管什么用,你得真有实力搞定人家才行。”

    “先不说有没有实力,您对我跟他们对着干有什么看法呢?咱们自己人先得统一思想啊。”

    “你还不了解你的对手呢。”

    “我们是不了解,”司徒清影横坐到了侯龙涛的腿上,“您了解啊,您不会对我们保密吧?”

    “那就给你们讲讲,”霸王龙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其实挺简单的,造房修路,一旦靠上政府,那就非常好赚了,所以他们不惜血本儿,在广东建立了很稳固的关系网,上到省委省政府,下到很多县市的领导集体里都有他们的保护伞,警方就更不用说了。你要想在广东扳倒他们,不太可能,至少我是没那个能力。”

    “她要是都能爱上我,”侯龙涛搂着司徒清影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您会站在哪一边。”

    “你不知道吧,我是广东人。”霸王龙没有从正面回答,“我老家在广州的郊区,是个不大的村子,全村只有两个姓儿,麦和沈,那个麦祖德和他的老大麦祖贤都是我们村儿的,别看他们俩的名字挺像,其实没有血缘关系,我跟他们是从小儿一起长大的。”

    “那就是发小儿了?”大胖插了一句,“龙哥,现在咱们可是自己人,您不能胳膊肘儿往外拐。”

    “你急什么啊?”霸王龙不满的瞥了大胖一眼,“麦是广东的一个大姓儿,我们村儿里姓麦的占了七成儿。而沈是个北方姓儿,一直都被当成外来客。两个姓儿的人互相之间非常的不友好,经常为了一点儿鸡毛蒜皮儿的小事儿大打出手,大人之间是这样,小孩儿之间自然也不例外。我十一岁那年,麦祖贤看见我和一个姓麦的小女孩儿说话,愣说我耍流氓,和另外几个大孩子一起把我打了一顿。从那以后,他们每见我一次都要找点儿借口打我。”

    “肏,看来自古流氓都是一个操行。”刘南笑了起来。

    霸王龙耸了耸肩,“麦祖贤他爹是村长,麦氏又人多势众,我每次挨了打都瞒着家里,要是脸上有伤也就说是普通的打架。过了一年多,我爹工伤去世,又过了一年,我妈改嫁给一个姓麦的,哼哼哼哼,是麦祖贤的叔叔。”

    这回没人搭碴了,这种事落在谁头上估计都得被气个半死。

    霸王龙用力的吸了口烟,“我跑到北京来了,几年之后有点儿成绩了,我回广东接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过来,那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妈的,那几个王八蛋还敢跟我称兄道弟,奶奶的。我可是一直想报仇的,所以时不时的跟他们还有点儿联系,知己知彼嘛。没想到双方都是越做越大,我也就越来越没把握能搞掉他们了。”

    “咱们回家吧。”侯龙涛把司徒清影放了下来,起身系上了西装的扣子…

    麦祖德并没有马上就带着人离开北京,而是回到霸王龙为他们安排在新街口饭店的住处,这个点上火车和飞机都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样跟侯龙涛说不过是为了考验对方“化敌为友”的诚意。

    其实这些广东人并不了解侯龙涛的底细,这也难怪,就连霸王龙都不知道侯龙涛的关系网有多大多宽,更别提他们了。

    快到11:00的时候,侯龙涛带着文龙和星月姐妹来到新街口饭店,在歌厅里和麦祖德见了面,送上了三十万现金的礼包。

    麦祖德自然是在一阵“谢绝”之后还是把钱收下了,“小侯你太客气了,这多不好意思。”

    “咱们客气话就别说了,我有点儿生意想和您谈,”侯龙涛坐在麦祖德身边,用手挡着嘴,好像很机密的样子,“您的手下…”

    “噢,”麦祖德挥手让手底下的人把一群小姐都带了出去,他并不担心侯龙涛会在这里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举动,“有什么事就直说。”

    “您知道我是做什么生意的吧?”

    “知道。呵呵,你是想我为你和广东省政府牵线搭桥吧?”

    侯龙涛往后一仰身子,拍了一下手,“不愧是前辈,您觉得怎么样?”

    “具体说一说。”麦祖德可不会白做联系人的。

    “简单,省里肯定会要一部分的,剩下从广东得来的利润,我给您那边半成儿,至于您和您老大怎么分配,”侯龙涛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下儿,“我就不管了。”

    麦祖德没有说话,捏着下巴深思了一阵,“半成是多少啊?”

    “咱们保守的说,广东省有一千万辆机动车,那每三年的利润就有五十亿,省里收四成儿是我的底线,也就是说我这边每年是十亿,您每年能收五千万,这还算合理吧?”

    麦祖德听完那个数字,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几分钟之后才用力的咽了口吐沫,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你小子是做大买卖的人,我早就说过你不是一般人的嘛。”

    “那您是答应了?”

    “没人会拒绝。”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不过我马上要去一趟德国,”侯龙涛站了起来,“您如果把事情搞定了,一个半月之后通知我,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麦祖德跟着站了起来,和对方握了握手,“这么着急走?留下玩玩嘛,这里有不少不错的小姐呢。”

    “哈哈哈,”侯龙涛扭头瞟了瞟星月姐妹,“我看不必了吧?”

    “噢噢噢,好好,那我就不留你了。”麦祖德这才明白那两个“女煞星”是侯龙涛的姬妾。

    侯龙涛他们四个人上了s600,离开了新街口饭店。

    “四哥,你到底是要搞他们啊,还是要跟他们合作啊?”文龙有点不明白侯龙涛的用意。

    “当然是要搞他们了。”侯龙涛的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

    “那刚才是去干什么啊?”

    “送那三十万啊,虽然他认为我在吃饭的时候已经答应了不再找郝志毅的麻烦,但我估计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我,如果我不送钱去表明诚意,他很可能会留在在北京对我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广东那边大概也会加强防范。”

    “但是你送钱去了,又会显得有点儿过于殷勤,还是会引人怀疑,是不是?”文龙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

    “嘿嘿嘿,”侯龙涛笑着点了点头,“你快练出来了,接着说。”

    “你一下儿扔出一笔你自己每年能赚九亿五的买卖,而且还需要他们牵线搭桥儿,他就没有理由儿不信任你了,再加上那五千万,他不把你当亲兄弟都不合理了,没人会为了一个女人小十年以前的陈谷子烂芝麻而扔掉十亿元儿的。”

    侯龙涛把头仰到了后座的头枕上,闭上眼睛,“没有人会吗?”

    “肏,除了你。不过我看那老丫那是真的想合作,他真能把咱们进军广东的路铺平了,搞掉他们,每年十亿啊,你就不觉得可惜?”

    “钱?光你现在挣的钱,你这辈子,你儿子,你孙子都花不完,现在咱们已经是在做数字游戏了。他敢欺负我心爱的姑娘,我倾家荡产也要让他后悔。”

    在前面开车的两个女孩微笑着对视了一眼,她们知道爱人的话也同样适用于自己身上。

    文龙点了点头,“那咱们就搞他。”

    “哼哼,”侯龙涛坐了起来,“那十亿应该是跑不了的。”

    “怎么讲?”

    “我现在是报仇心切,所以我希望连广东的官员也一起搞掉,但这需要求人,如果我做不到这点,我就真的去和麦祖德做这笔生意,他们从郝志毅身上榨的钱会比我给的多?”侯龙涛一瞪眼,“万一他们要是死保那小子,广东的官员是要我还是要他们?只要他们是要我,几个流氓就没什么难对付的了。”

    “你要是求人成功,咱们可就有大的玩儿了。”

    “我要是求人成功,根本就不用轮不到咱们玩儿。”侯龙涛耸了耸肩…

    第二天一早,侯龙涛去常青藤集团拜访了一次古全智,下午又和冯云谈了谈。

    一个星期之后,冯云率先给了答复,又过了一天,古全智也有了回信,都是让侯龙涛不必再插手…

    一月十五号的下午,侯龙涛带着茹嫣和星月姐妹出现在了德国慕尼黑机场,随行的还有专程到北京接他们的德国登兴公司的代表。

    来机场接机的是登兴公司的副总裁,也足见他们对这位客人的重视程度了。

    侯龙涛介绍了一下三位美女,那个副总裁早就注意到了三位天仙一样的东方女性,现在一听她们的身份,茹嫣是秘书也还罢了,怎么也不能相信剩下两个轿滴滴的双胞胎会是保镖。

    侯龙涛被安排了在慕尼黑市内最豪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还是总统套房,除了酒店给总统套配的一辆劳斯莱斯之外,登兴公司还出了两辆s600,供他随时调遣,外加一名叫susan的专业导游。

    这次的旅行五天的日程的前四天都是任由侯龙涛支配,只有最后一天是和登兴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开会。

    慕尼黑本身就是一座旅游城市,侯龙涛他们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游览,他倒不是非常有兴趣,可他的老婆们爱玩。

    一行人先去了市政厅,然后是玛丽恩广场,第三站是歌德式风格的圣母教堂。

    在教堂外面,susan用英语向几个人人介绍着那两座98和100英尺高的塔搂。

    不远的地方的人群里突然一阵骚动,有人大声的喊叫着,声音由远而近,是向这边过来的。

    “抓住他,是俄语。”智姬跟侯龙涛说了一句。

    不远处的人群向两边分开了,一个一身西皮装束的光头青年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他手里抓着一个红色的女式小肩包,皮包的挎带是折的。

    那人身后二十几米的地方,两男一女正在往这边追,看他们的速度是没什么希望,明显是一起当街行抢的案子。

    “要不要帮忙儿?”慧姬请示了一句。

    还没等侯龙涛回答,光头青年已经跑到了他的跟前,他什么都没说,突然挥起一拳,从侧面不偏不倚的凿在了那人的脸上,这下也真用了力了,对方又没有准备,再加上他本身的速度,愣是把他横着打飞出去三、四米。

    那个光头其实非常的瘦弱,一看就是个瘾君子,挨了这一拳就没再爬起来。

    后面的两个男人趁这个机会追了上了,他们都是留着小平头的俄罗斯大壮,长的就跟电视里的俄罗斯黑帮一模一样。

    “走吧,”侯龙涛转过身,指了指一坐塔搂,“咱们上去看看。”他根本就没把刚才发生的事放在心上。

    “thankyou。”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

    侯龙涛又转了回来,暗暗吃了一惊,身前站着一个美丽的金发女郎,身材匀称,但他惊讶的不是女人的美貌,而是身高,本身就得有一米九,又穿着高跟鞋,得比他高出了小一头,这是他第一次在不是亲热的时候,不得不仰望着一个女人说话,“my…mypleasure。”他这句转身之前就像好的话竟然没说流利。

    “谢谢你。”女人伸出了手。

    “不用客气。”侯龙涛握了握女人的手,就要再次转身离开。

    “我叫marry。”

    “侯龙涛。”侯龙涛不得不又客气了一句。

    这时候一辆警车已经开了过来,在两个警察把那个光头拉上车的时候,他冲着侯龙涛大喊了几句德文。

    marry和那两个大壮好像并不希望跟警察有什么纠缠,匆匆的钻进了人群离开了。

    “那个家伙喊什么?”侯龙涛问智姬。

    “不是什么好话。”

    “说来我听听。”

    “他说你是黄种猪,他不会放过你的。”

    “哼哼,该死的新纳粹。”侯龙涛撇了撇嘴。

    “没有那个叫marry作证,他马上就会被放出来的。”

    “放马过来。”侯龙涛一抖大衣,摆了个pose,他还真不怕,因为知道那个家伙没有能力找到自己…

    当天傍晚的时候,susan开着s600,载着四位中国客人一起前往阿尔卑斯山,他们会在山脚下的一幢别墅过夜,第二天早上再上山滑雪。

    晚上9:00多的时候,四女五男围坐在一楼的大livingroom里聊着天,屋里没有开灯,只是靠壁炉里的熊熊烈火照明,宽敞的空间里都被照成了桔红色。

    侯龙涛和茹嫣坐在正面的大沙发上,他弯腰抓住了女人的一条小腿,把它拉到自己的腿上,脱下白色的棉袜,握住她柔软的小脚丫,轻轻的抚摸、捏弄着。

    茹嫣很顺从的扭过身子,歪头望着男人。

    侯龙涛把玩了爱妻的美足没多久,就发现她的眼中出现了那种朦朦胧胧的秋波,“susan,该睡觉了。”

    “什么?”susan正在往壁炉前添着木头,她看了一眼表,“这么早?”

    “你来,”侯龙涛把susan拉到了楼梯口,“我要和我的秘书在炉火前做爱,我的保镖也会加入,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吧?除非你想看或是也想加入。”

    “不…不必了。”susan扬了扬左手上的结婚戒指,转上上楼去了,在她的印象里东方人都是比较含蓄的,没想到今天碰上一个这么直言不讳的。

    侯龙涛回到了沙发上,搂住茹嫣的肩膀,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把左手伸进了他的短毛衣里,隔着紧身的内衣,抓住她饱满的乳峰揉了起来。

    “哥哥…”茹嫣眯着杏眼,揽着男人的脖子,吸吮着他的舌头,“好哥哥…快…快插进来好吗?我…我想你在我…我身子里…哥哥…我想和你做一个人…哥哥…”

    侯龙涛知道爱妻是因为受了浪漫气氛的感染,刚才又喝了一点红酒,现在才会这么的性急,不过她也一定是真的很想自己,“乖宝宝,你要什么哥哥都答应。”他说着话就把美女的毛衣和内衣一起脱了下来。

    茹嫣双手捧着自己的酥胸,透明乳罩下的奶头已经硬硬的挺了起来,“哥哥…她们都好想你…”

    侯龙涛看着爱妻在火光映照下美得不可方物的娇艳面庞,只觉得口干舌燥,“宝宝,你是不是有点儿醉了?”

    “哥哥…”茹嫣根本没回答男人的话,直接开始拉扯他的衣服,探头吻住他的嘴唇,“哥哥…我要你…哥哥…我要你…”

    爱妻这么软语相求,侯龙涛的呼吸都有点困难了,他站了起来,一把就将自己的衬衫撕开了,露出肌肉虬结的身体。

    “哥哥…”茹嫣也站了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腰,稍稍弯着腰,把温热的脸颊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侯龙涛用手指托住美人的下巴,把她的螓首抬了起来。

    茹嫣闭上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小嘴微微的张开,眼角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就像是少女在初吻时的表情一样。

    侯龙涛把嘴凑了过去,轻轻的吮着娇妻的香唇,“宝宝,我爱你,我好爱你…”

    “哥哥…”茹嫣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光着被他这么拥着就觉得好幸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形容自己对他的爱恋。

    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站在沙发前面,也不说话,也不动,好像光这么紧紧的贴在一起就足够了一样。

    星月姐妹一直坐在一旁看着这对男女亲亲我我,就像看电影一样,看得她们也都动了情,突然间却定了格,真是叫人着急。

    姐妹俩对望了一眼,一起站起来,智姬走到侯龙涛身后,慧姬走到茹嫣背后,两人同时蹲了下去,将手伸到两人中间,开始脱他们的裤子。

    如果是两、三个月以前,星月姐妹是决不敢对侯龙涛这么放肆的,她们本身对主人的敬畏是无条件的、绝对的,但同时她们也是女人,不管是不是被honda“生产”的,她们是女人。

    当女人被心爱的男人宠爱、骄惯一阵之后,她们在那个男人面前的表现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胆。

    星月姐妹就是这样,她们对侯龙涛已经没有畏惧,只有忠诚和爱恋,她们知道他是不会对自己发脾气的,实际上他从没对他的任何一个爱姬发过脾气。

    侯龙涛低头看着智姬的玉手解着自己的皮带,微微一笑,在茹嫣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有人等急了。”

    茹嫣把脚从已经被扒到了脚踝处的裤子和内裤里退了出来,向斜后方退了一部,娇羞的低垂着眼帘,布满红霞的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我又没让她们等。”

    侯龙涛把手伸到后面,轻轻拍了拍智姬的脸颊,然后“走出”自己的裤子,转身坐进沙发里,看了一眼笔直朝天的大鸡巴,又开始上下的欣赏着茹嫣完美无暇的身体,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简直比玉雕的还要光滑细腻。

    茹嫣的饱满的胸脯随着她加快的呼吸而加速起伏,她来到了男人的身前,跨跪在他的腰上,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唇上吻了吻,“哥哥…给我…”

    “你准备好了吗?”侯龙涛张嘴含住了面前的一颗“小樱桃”,伸手到女人娇嫩的阴户上摸了一把,本来还怕她因为没有足够的前戏而不够湿润,可摸在手上的却是湿漉漉的爱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