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 第二百零三章 不亦乐乎(上)
作者:MONKEY的小说      更新:2015-10-21
    陈氏姐妹正式入住大宅,算是解决了侯龙涛的后顾之忧,他终于可以将精力集中到生意上了,其实说是生意,不如说是可以一心一意的对付田东华了,唯一的问题在于他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只能是等待观望。

    东星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的日子一天天的靠近了,侯龙涛和如云的“两年之约”也迫在眉睫了…

    侯龙涛看着左魏从美国分公司发过来的传真,上面说是gm和他取得了联系,有意在东星集团正式上市后收购其25%的股权。

    “嗯…”茹嫣皱着眉发出了一声娇哼,她从男人的双腿间抬起了头,喉头处一阵蠕动,“咕嘟”一声,把满嘴的男性精华吞入了肚中。

    侯龙涛爱惜的抚摸着娇妻的脸蛋,冲她感激的一笑,然后把放着传真的文件夹往坐在长沙发上的星月姐妹那一扔。

    智姬把传真取出来看了看,“价钱压得够狠的,应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有必要跟他们谈吗?”侯龙涛把茹嫣拉了起来,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手伸进她的短裙里,爱抚她的裤袜美臀。

    茹嫣把爱人的头抱在胸前,让他枕在自己高耸芳香的乳房上,亲吻着他的头发。

    “如果咱们跟gm合作,无论是在上市前还是在上市后,都会对咱们的股价有非常大的正面影响。而且gm有了咱们的股份,相信大部分gm车型都会安装咱们的净化器,绝对是互惠互利的。现在咱们的产品经本基本上打入了日系车辆的中高端市场,gm是咱们进军美系车辆市场的最好跳板之一,既然他们主动找上门儿来了,那是再理想不过了。”慧姬停顿了一下,“不过这是从纯商业的角度考虑。”

    “什么意思?”侯龙涛把茹嫣的裤袜撕破了,拨开她的小内裤,两根手指轻柔的按揉着她细嫩的阴唇。

    “你不是怀疑田东华是想收购东星吗?他不可能成功是因为咱们手里控制着百分之六十九点三的股权,可一旦gm取得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从理论上讲,田东华就有可能进行hostiletakeover了。”

    “还是那句话,他哪儿来的资金?再说gm也不会把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他的。”侯龙涛的手指钻入了万里挑一的小秘书的身体里。

    “所以我说是从理论上讲,其实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同意gm派代表团过来,就算最终你不出让股份,这也是一次难得的积累经验的好机会。以前这种和国际性大企业正式谈判的事情都是田东华出面,你也该亲自主持一次了。”

    “好,那你就通知一下儿gm吧,不过既然在理论上有那种可能,不卖那么多给他们就是了。”

    “啊…”茹嫣紧紧的抱住了爱人的脖子,一股火热的阴精从颤动的子宫里喷射而出…

    gm的调表团在13号的上午抵达了北京首都机场,团长是gminvestmentgroup的一个叫jerrysu的vp,是个华人,副团长是市场部的白人经理michaelsha。

    当天晚上,东星集团在东星达海鲜城为远方来客接风洗尘,按照双方事先达成的协议,这次的谈判暂时定位为商业机密,没有向外界透露,所以并没有媒体的人出席。

    宴会上,冠冕堂皇的客气话自然是少不了,一套一套的源源不断,让人充分体会到商场中人的虚伪。

    侯龙涛坐在jerry的身旁,“mr。su,您是从北京出去的吧?”

    “现在没必要这么正式,”jerry笑了笑,他也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看着就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叫我jerry就行了,或者我的中文名字,苏栈。侯先生怎么知道我是北京人?”

    “龙涛,”侯龙涛也纠正了一下对方,“您说中文的时候还有点儿儿话音,虽然已经不那么浓重了,还是能听出来,您出去很久了吧?”

    “十五年了,不瞒你说,这是第一次回来。”

    “怎么会?”侯龙涛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十五年不回家一次。

    “没时间啊。”

    “不会吧?”

    “呵呵。”苏栈只是淡淡的一笑,没有回答。

    侯龙涛知道大概是涉及了对方的隐思,不说也罢,“您是出去上学?”

    “半工半读,我当初在国内就是gm的,后来公司送我去美国上学。”

    “这样儿,我看您不过四十多岁吧?要是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我快四十四了。”

    “四十四,”侯龙涛点了点头,“四十四岁就能坐上gminvestmentgroupvp的职位,还负责这么大的生意,绝对能算是年轻有为了。我挺佩服你们这样儿的人的。”

    “怎么讲?”

    “我也在美国上过学,我知道留学的难处。更主要的是,我知道如果我留在那儿的话,在十五年之内肯定做不到您这个级别。”

    “呵呵呵,你太谦虚了。”苏栈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就像是老大哥一样,有过相似经历的人比较容易相处,“你现在已经取得了的成就就不知道要比我大多少倍了,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还这么年轻。”

    “两国的情况不同嘛,咱们华人想要在美国的大公司里真正的出人头地,是非常不容易的,您做到了,我不过是比较会利用国内的条件罢了,不值一提。”

    “怪不得你能有大的发展呢,”苏栈友好的看着年轻人,很有点欣赏的意味,“不骄不躁,很有大将风度。”

    “谢谢夸奖。”

    “龙涛,今天咱们把酒言欢,到了下星期,谈判正式开始,那就是各为其主了,到时候咱们可就要真刀真枪的了,我不会因为咱们一见如故而有丝毫放松的。”

    “那是当然。”侯龙涛明白越是朋友越应该把丑话说在前头的道理,他发觉苏栈这个人和其他的那些老美给人的感觉有点不一样,在商人的面具下隐隐约约的有股正气…

    星期一早上,东星的司机在谈判正式开始前一小时就把gm代表团的十名成员都接到了东方广场,让这些老外可以有时间到处转转,也见识见识这里的现代化程度,免得他们以为现在的中国还像美国大部分电视节目里演的那么落后呢。

    在这么重要的会议前,侯龙涛是一定会想办法缓解自己的压力的。

    司徒清影和薛诺今天正好来东方广场购物,自然义不容辞的成为了爱人最好的减压“工具”。

    司徒清影挂在巨大的红木办公桌边,深蓝色的牛仔裤和桔黄色的小内裤褪在浑圆的屁股蛋下。

    侯龙涛粗长的男根不断在小白虎的紧窄阴道里飞快的进出,撞击着滑嫩无毛的阴户,肏得爱液飞溅,这副神奇的性器能快速的消除他肉体上的疲劳,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获得新生的感觉。

    薛诺躺在司徒清影的背上,两条白嫩的玉腿举在空中,架在男人的双肩上,一只手挡在自己的眼睛上,另一只手攥着自己的一支酥乳。

    男人边干着司徒清影,边揉着薛诺的球状奶子,右手在她的红润的小穴里抠挖,两个女孩都被搞得浪叫连连。

    侯龙涛哆哆嗦嗦的和小白虎一起又经历了一次高潮,拔出老二,紧接着就插进了上面的美少女的下体里。

    薛诺的身子猛的一颤,那张稚气还未完全脱尽的秀丽脸庞上尽是因性兴奋而产生的红霞,美得不可方物。

    做了两个多小时的爱,司徒清影和她的干妹妹都已经是无比的满足了。

    开会前四十分钟的时候,茹嫣打电话通知侯龙涛应该开始准备了,三个人灵肉合一的身体交欢才算告一段落…

    苏栈和michaelsha,还有两个助理来到了东星总部所在的那座写字楼外,立刻就有一直在此等候的东星职员上去招呼他们。

    几个人进入大厦的时候,正好有四个美女从里面出来,有两个是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个子最矮的是个清清纯纯的美少女,剩下的一个梳了一条很奇怪的大辫子。

    两拨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苏栈向唧唧喳喳的女孩子那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他就好像是突然被雷劈了一下,愣在了当场,又好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都颤了起来。

    “怎么了?jerry,jerry,”michaelsha推了推苏栈,“你怎么了?”

    苏栈慢慢的转过身,那群美女已经消失在门外的拐角处了,只是空气中还有她们刚才带过来的香气,“不可能…”

    “什么?”michaelsha没听懂,对方说的是中文。

    “没什么。”苏栈摇了摇头,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东星和gm的谈判焦点主要有两处,也就是双方的分歧所在,一是股权转让量的问题,东星这边只愿意出让19%的股份,gm却坚持要收购25%;二是收购价的问题,东星的意思是高于预期的上市价持平,一亿五千万美金对1%的股权,gm的出价和这个数目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只有五千万美金。

    本来gm这边应该是由苏栈主持的,但他好像有点心不在焉,在罗列本方条件的时候,说起话来没有那种谈判时该有的坚定,这并不是小毛病,对于使对方明确本方的立场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

    michaelsha不得不接过自己上司的话茬,实际上是由他在负责了,“我相信侯先生对于gm的历史和实力都是有一定了解的,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您也应该明白,在当今的商场上,能像贵公司这样凭借技术因素处于市场垄断状态的企业屈指可数,gm不仅不是其中之一,还是处于竞争最为激烈的汽车工业中,我们时时刻刻、做每一件事都必须提防商业对手。”

    “可以理解,但这和咱们今天的议题有关系吗?”

    “由于贵公司产品的性质,如果我们大量收购你们的股权,注定了这项投资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分取贵公司的利润那么单纯。当今汽车市场的两大潮流就是节能和环保,而且随着时间的推延,相信这两种潮流只会越来越强劲,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节能、不环保的车辆将会被市场淘汰。不知道侯先生是否同意我的这个预测?”

    “完全同意,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进入环保这个领域的主要原因之一。”

    “简单的说吧,如果贵公司被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说福特,控股了,福特就有可能把其它公司挤出汽车市场,这种险我们是不能冒的。”michaelsha说的很有道理,如果真的有一家“汽车大佬”控制了东星,它就可以任意的提高净化器的价格,甚至是干脆就不出售给其它的企业。

    “我理解贵公司的担心,不过解决这个问题不光只有收购东星的股份这一个办法,咱们完全可以以合同的形式确保东星对gm的供应,贵公司就算是要签一百年,只要价钱合适,我们是绝不会反对的。”

    “哈哈哈…”谈判桌上的人都被逗乐了,只有苏栈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侯先生太有幽默感了,”michaelsha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并不是马上就需要安装贵公司的净化器。”

    “更不想被我们拴住。”

    “哼哼,对,对,是这样,除非贵公司愿意给予我们随时终止合同的权力。”

    “呵呵呵。”侯龙涛没有回答。

    “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大概世界上都不会有企业签那样的合同的。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东星的利润前景实在是太好了,还是收购股份,分一杯羹的好。不过好处不是单方面的,相信侯先生也清楚gm的加入对于贵公司的发展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我不否认。”侯龙涛很清楚本方所能得到的好处。

    “百分之二十五,这个数目是经过我们详细研究的,进可功,退可守。”

    “我需要你解释一下儿那六个字。”

    “如果我们发现有其它的大公司有控股东星的企图,无论是从股市上下手,还是向我们这样直接从东星的董事会成员手里直接收购,我们都领先对方二十五个百分点,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做出应对,这就是进可攻;如果有一天我们出于任何原因,认为已经没必要再保留东星的股份,我们可以出售,这就是退可守。”

    “任何原因指的就是东星失去市场垄断地位吧?”

    “侯先生是明白人。”

    “贵公司不希望别人控股东星,我更不希望除我之外的任何人控股东星,如果我把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出售给gm,加上正常上市的十亿股儿,从理论上讲…”侯龙涛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点我们已经想到了,咱们可以签署一份协议,如果gm要转让手中东星集团的股份,东星集团拥有优先购买权,价格以当时的市价为准。如果我方有意在股市上收购更多的东星股权,必须提前半个月通知贵公司。”

    “what?”侯龙涛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愿意签那样的协议?”

    “对,这代表了我们百分之百的诚意。”

    侯龙涛闭上了眼睛,搓着自己的太阳穴,对方给出的条件太优厚了,不过仔细想来,真的把他们的提议付诸实施,对gm并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michaelsha看侯龙涛在思考,没有急着打扰他。

    其实侯龙涛在心理上已经可以接受gm对于25%股权的要求了,但他并不急于表现出来,“我想不光是gm对东星感兴趣,我把四分之一的股份给了你们,可就没有多少可以给福特、奔驰什么的了,您不觉得我应该听听别人的报价吗?”

    “关于价格问题,那是明天会议的议题,今天咱们主要还是先确定出售的股份数额,不是吗?”

    “这两者不可能完全分开的。”

    “侯先生,”苏栈终于开口了,“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咱们是不是可以暂时休会,明天再继续。”他知道自己非常的不在状态,现在结束是比较合适的。

    “既然如此,咱们就明天再谈,我现在可以在原则上接受你们需要的数量。”侯龙涛也确实需要在跟自己的人商量一下…

    在一间小会议室里,侯龙涛把手里的文件发给了自己的六个兄弟,“你们看看计算上有没有误差,如果咱们把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转让给gm,我手里就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点八的股权了,虽然从字面儿上看,东星仍旧由我控制,但差距实在是太小了,我不希望外界对我在东星的绝对权威产生任何的怀疑。”

    “他们不是说愿意签协议吗?把内容一公布,不就等于是告诉外界别人不可能控股吗?”

    “半个月的时间,咱们不一定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跟他们在股市上拼;他们要卖的时候,咱们也不一定有足够的资金买。”侯龙涛认为那份协议里规定的两条都不是天衣无缝的,不能拿它们当护身符。

    “你就是要我们做什么吧。”

    “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散出去之后,你们每人手里还有百分之二点二五的股权,我需要你们把其中的一点二五转到我名下,但只是在法律上,你们仍旧按二点二五领取红利,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文龙把脚搭在了桌子上,“当然是没问题了,本来就都是你的,当然随你调配了。我现在在银行的存款都够我重孙子挥霍的了,你需要我们的股份,尽管拿去用。”

    “肏,你他妈这个傻屄,”马脸在文龙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丫嘴怎么这么快啊?我刚说要敲他一笔,让他按百分之三给咱们分红呢。得,让你丫这么一说,我也没法儿开口了,拿去吧。”

    “哼哼哼,我会让律师准备必要的文件的。”侯龙涛开心的看着一帮兄弟在那骂骂咧咧的数落文龙,站起来走到他身后,“你收拾好东西了吗?”

    “说我?”文龙扭回头。

    “废话。”

    “没什么可收拾的,到那边儿再买呗,也让老外伺候伺候我,我要的东西呢?你准备好了吗?”

    “呵呵呵,放心,完全照你的要求,金发球乳的外国妹妹,就跟毛片儿里的一样。导购、导游加翻译,晚上还陪你睡觉,全活儿,你小子别闪了腰就行。”侯龙涛笑着拍了拍文龙的肩膀。

    “小丫那去开洋荤,别忘了干丫屁眼儿。”二德子推了一下文龙的脑袋。

    “绝对忘不了,肯定让丫见识到咱们中国爷们儿的厉害。”

    “你丫先别美,他妈小心得病吧,什么爱滋一类的。”刘南掐着文龙的脖子晃了起来。

    “我他妈不会戴套儿啊?”

    一帮人又闹成了一团…

    “whatthefuckwasyourproblem,man?”michaelsha跟着走进了苏栈的房间,没等他转过身来,就一把将西装扔到了他的背上。

    “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问题。”苏栈的道歉很诚恳,但并不卑微,“mr。sha,请你注意你的用词和态度。”

    “ok,ok,”michaelsha挥了挥手,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对不起,我没有控制住自己。苏先生,我需要你坦白的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胜任谈判代表的工作,像你今天那样出现怯场的情况,简直是不可原谅的。”

    “我并不是怯场,是因为不可预见的个人原因。”

    “个人原因?我以为咱们都是专业人士呢。”michaelsha的声音不自觉的又提高了,“明天的谈判才是重点,你能不能主持?你坐在那张桌子前,代表的就是gm,绝不能表现出你的无能。”

    “mr。sha,我再次提醒你,我才是这次谈判的负责人,你只是我的助手。我很感谢你几天能挺身而出,我会写进报告里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就有了可以不尊重我的资本。”

    “我只想知道明天的会议你能不能主持。”

    “当然可以。”

    “希望如此。”michaelsha转身就想走。

    “等等,我上次问你的问题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我只是你的助手,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整件事儿都是你们市场部操作的,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既然没告诉你,就说明你没有必要知道,这并不影响你的工作,你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压价,其它的一切都不需要你操心。”michaelsha这个副团长明显是不怎么把正团长放在眼里。

    “好了,你出去吧。”苏栈现在倒也真是没心情跟这个老外斗嘴。

    “蠢货。”michaelsha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捡起地上的西装,走了出去。

    苏栈坐在了床边,双手捂住脸,他扭曲的表情充分的反映出他内心的极度痛苦。

    “啊…”男人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额头顶在了因空调而变得冰凉的玻璃上,撑住窗台的双臂有点颤动,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思念,二十多年的努力,全都没有结果,就在自己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她却又从自己心灵的最深处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