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使之城(上)
作者:MONKEY的小说      更新:2015-10-21
    机场外停了十辆巨大的gmcsuv,美辆前面都站着两、三个凶神恶煞的俄国大壮,如此的兴师动众,marry大概是真的觉得丢了面子,以此来显示决心的。

    侯龙涛钻进了汽车了,“现在就带我去那家商店。”

    “没必要,我已经把店主请去了。”marry点了点司机的肩膀,“开车吧。”

    在不远的地方,一辆sbc公司的维修车里,几个工人正从电脑屏幕上注视着这边的动静。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车队停在了比华利山庄的一幢豪宅前,巨大的庭院里散落着荷枪实弹的保镖。

    marry领着侯龙涛和星月姐妹来到一楼的一间小会客室,打开了电视,“这是那家商店的安全录像,就是这个人用的你弟弟的信用卡。”

    屏幕里是一家7-11一类的便利店,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正在从店员的手里接过一包香烟,并不能看到他的容貌。

    三个保镖把一老一少两个印度人或者是巴基斯坦人带进了屋里,“marry小姐,您要的人。”

    “你们看清楚这个人了吗?”侯龙涛指了指电视。

    那个老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屏幕右上角的时间,“那个时候我不在。”

    “你呢?”

    “是…是我卖烟给那个人的。”那个年轻的有点紧张,正常,被几个带家伙的俄国人挟持,换了谁也得紧张,哪怕是已经说了就是问他们点事,不会伤害他们。

    “你看清他的脸了?”

    “啊…是,看清了。”

    “是右边那个人吗?”侯龙涛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了一张自己和文龙的合影。

    “嗯…”

    “你仔细看看。”

    “是,嗯…可能是,这个,我不能肯定,大概是吧。”

    “你不是说你看清楚了吗?”侯龙涛已经有点上火了。

    “肯定是个中国人,不,不,也许是个日本人,或是韩国人。”

    “什么?”侯龙涛往前逼了一步,

    “啊…你…你们长的都是一个样子。”

    “fuckyou!”侯龙涛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肚子上,“你他妈个印度阿三!”

    “涛哥。”星月姐妹把男人拉住了。

    “给他们点钱,让他们走吧。”marry向保镖吩咐了一句。

    “他们的商店在什么地方?”

    “接近中国城。”

    “肏。”侯龙涛坐到了沙发上,左手的手掌按在脑门上,表情非常的烦躁,其实本来他也没真的以为能立刻就得到有用的线索,但现实摆在眼前时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星月姐妹坐到了男人身边,咬着他的耳朵,“涛哥,你先别着急,咱们一定会找到文龙的。”

    “嗯。”侯龙涛拍了拍两位爱妻的大腿,“marry,你能帮我联络一下儿唐人街的中国社团吗?”

    “我们有能力帮你找到你弟弟。”marry的话里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抵触情绪。

    “你误会了,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能力,可那是我弟弟,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全世界的人都帮我一起找他,他的信用卡被人在唐人街使用,那是中国社团的地盘,你们去东戳西戳的,很容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我不是说你们怕事儿,只是我现在要你全心全意的帮我找人。如果我真的不信任你,我就已经报警了,你说呢?”侯龙涛还真不是不能报警,只是如果他报了警,那绝对是对俄罗斯黑帮不信任的表现,他们八成会撂挑子的,权衡利弊之后,全力以赴的老毛子跟很有可能会磨洋工的美国警方之间,他还是选了俄国人。

    “好吧,我帮你安排。”marry走过来和男人接了个吻…

    第二天中午,侯龙涛和星月姐妹在marry和另外一群保镖的陪同下来到了唐人街附近的一个三层停车场的顶层。

    过了没几分钟,一辆大奔驰开了上来,司机下车拉开了车门。

    “去吧,”marry亲了亲侯龙涛,“有什么情况就打我的手机。”

    “放心吧。”侯龙涛和星月姐妹钻进了奔驰里。

    大奔开了三个街区,停在了一家古色古香的中国式餐馆前。

    侯龙涛跟着几个中国保镖来到了餐馆的二楼,刚一上楼,他突然停住了脚步,一股淡淡的香味飘进了他的鼻子里,这种香味是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但那只是隐隐约约的,一点都不真切。

    “怎么了?”智姬从后面跟了上来,拉了拉左顾右盼的男人。

    “你闻见了吗?”

    “什么?”

    侯龙涛又用力的抽了抽鼻子,确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也许是自己的错觉,“没什么。”

    “请进吧。”保镖把一间单间的房门打开了。

    屋子里的圆桌上摆着一笼一笼午茶点心,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在那里聊天,他们看到了侯龙涛他们,停止了谈话,“请坐吧。”

    双方都不需要做什么介绍了,marry已经把今天与会的几个人的情况透露给了侯龙涛,管事的就是正中间的那个叫唐河山的白头发老头,他是南加州最大的华人地下组织龙虎堂的总扛把子,剩下的几个都是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老伙计。

    龙虎堂那边自然也对侯龙涛做了一定的了解。

    “侯先生有何贵干?”唐河山身边的另一个老头先开腔了,老大当然是不能上来就发言的。

    “叫我龙涛,且不管在座诸位是不是前辈,至少都是我的长辈。”侯龙涛最善于用表情表达自己的心情,他现在的表情非常的谦恭,连眼神都是。

    “好,”老头点了点头,对面这个年轻人有年轻人该有的样子,“龙涛,有什么需要我们这些老家伙帮忙的?”

    “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侯龙涛把文龙和tina的照片放在了转盘上,“这是我弟弟…”他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如果你要找人,应该去雇私人侦探,或者找警方,我们是不做这门生意的,而且你是俄罗斯黑手党的人,我们和他们可是素无来往的。”

    侯龙涛明白对方确实没有理由要帮助自己,“唐人街是各位的地方,无论是出于尊重还是形式所迫,我只能找各位帮忙儿,如果各位愿意帮我,找得到找不到我弟弟,我都会感恩戴德,如果能找到我弟弟,我愿意把这当成一笔买卖,有钱挣何乐而不为?”

    “还是那句话,我们是龙虎堂,不是私家侦探社。”

    侯龙涛伸出了一根手指,“如果我不是怕把绑匪比的狗急跳墙,我早就把话传开了,但我现在只跟您几位说,一千万,美金,您几位如果帮我找到他,一千万。”

    “你亲弟弟?”唐河山终于开口了,其实他已经知道文龙和侯龙涛不是亲兄弟,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亲弟弟。”

    “我们不承诺任何事情。”

    “我明白。”

    “那就请回吧。”

    “谢谢诸位。”侯龙涛起身很恭敬的一点头,领着双胞胎美女离开了。

    三个人刚一出饭馆的大门,一辆蓝色的福特轿车就斜着挡在了那辆大奔前面,车上下来了两个穿西服的白人,亮出了警徽,“我是f探员glen,这是探员long,侯龙涛先生吗?”

    “我是。”

    “请你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侯龙涛皱了皱眉,“关于什么?”

    “有组织犯罪,请吧。”

    “我被逮捕了吗?”

    “当然没有,”探员当然知道对方这么问的意思,“但我们强烈建议你跟我们回去。”

    “怎么个强烈建议法儿?”

    “侯先生这次来美国是来处理公司上市的事情吧?如果有媒体知道你在司法上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

    “那就要到局里再说了。”

    “你是在威胁我?”

    “当然不是,只是强烈建议。”

    “出什么事了?”刚才一直和侯龙涛说话的那个老头走了出来,因为有人向他通报了外面发生的事。

    “与你无关。”glen把手举到了老头的脸前,“侯先生,要不要跟我们走?”

    “也罢,我就去见识一下儿美国警察局的审讯室。”

    “我们跟他去。”星月姐妹一起向前上了一步。

    两个警察对望了一眼,long耸了耸肩,“随你们的便。”

    侯龙涛冲老头点了点头,钻进了警车里…

    “坐下,”long把侯龙涛带进了f洛杉矶分局的一间问讯室,他的语调并不客气,“你为什么会来洛杉矶啊?”

    “你还没告诉我找我协助调查什么案子呢。”

    “现在是我在询问你。”

    “我以前是在洛杉矶上过学,趁着这次来美国,就回来看看,就算是旅游吧。”

    “没有那么简单吧?”

    “什么意思?”

    long把文件夹打开了,将十几张大像片甩到了侯龙涛面前,就是他刚到洛杉矶时,在机场的情形。

    侯龙涛拿起一张照片看了看,又扔回了桌子上,“so?”

    long转到了侯龙涛这边,点着照片上的marry,“这个女人是谁啊?”

    “明知故问?”

    “啪”,long的双手重重的砸在了铁桌上,“侯龙涛,你注意你的态度,你的麻烦可不小,我劝你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合作。”

    侯龙涛很奇怪的盯着面前的f探员,“态度好一点儿应该是你,我是来协助你们调查的中国公民,你凭什么冲我吼啊?”

    “没必要这么敌对,”glen推门走了进来,把手里的咖啡送到侯龙涛面前,“咱们就是闲聊,这个女人是你的雇主?”

    “你们误会了,idonotworkforher。ijustfuckher。”

    “哈哈哈,你是她男朋友?”

    “我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肏她罢了。”

    “你一定清楚她是做什么的吧?”

    “你们找我到底要干什么?”侯龙涛有点不耐烦了。

    “我们查过你的资料了,你的底非常干净。”

    “我还是亿万富翁呢。”

    “对对,但是美国的法律是不会为有钱人开绿灯的。”

    “哈哈哈,”侯龙涛差点没把鼻涕喷出来,“我知道大部分的中国移民和中国游客都抱着一种息事宁人和忍让的思想,所以当美国警方找麻烦的时候,都会无条件的配合,甚至是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也不会吭一声。不过这次你们找错人了,如果你们不立刻跟我说清找我来的用意,我就要离开了。”

    “你别嚣张啊,”long又窜起来了,“我们有权扣留你四十八小时forquestioning。”

    “questioningforwhat?”侯龙涛也站了起来,“我现在问的就是这个,你要是说不清楚,你哪儿来的权力扣留我?”

    “大家都别这么大火气,冷静一下。”glen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递给他一根烟,这goodcopbadcop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这个marry是契落克夫的女儿,也是契落克夫在美国的代理人,你不要看她年纪轻轻,又貌美如花,她可是一个十足的女魔头。”

    “whogiveaflyingfuck?”

    “侯先生,你和这些人搅合在一起,对你的社会形象可非常不好啊。”

    “据我所知,契落克夫是个合法商人,经营进出口生意,他的女儿是美国分公司的总裁,我们之间是正常的生意来往。嗯,”侯龙涛运了运气,他真是没心情跟这些f废话,“美国警察都是这么没效率的吗?我的时间非常的宝贵,你们到底有没有实质的问题要问?”

    “我们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

    “whatthe…”侯龙涛紧皱了眉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对方,“你们就这么找我?就这么直接找我?要我给你们做卧底?是你傻啊还是我傻啊?”

    询问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老一点的黑人侦探领着两个白人进来了,星月姐妹就站在门外。

    “我们是侯龙涛先生的代理律师。”一个白人先说话了。

    “两个都是?”

    “都是,”黑人侦探点了点头,“雇主不同罢了,前后脚进来的。”

    “来的正好儿,”侯龙涛站了起来,把烟掐灭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就带我走吧。”他扭头看着glen,“没问题吧?”

    两个侦探都没说话,显然不是很开心。

    侯龙涛整了整西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我都说了这么把他找来除了打草惊蛇,一点其它的作用都起不到。”glen把文件夹扔在了会议室的桌子上。

    “继续盯着他,”黑人警官在侯龙涛的照片上点了点,“他是咱们唯一可能的突破口了。”

    又有几个探员走进了会议室,看来是要开案情分析一类的会议。

    “现在开始了,”那个黑人侦探整了整衣服,“咱们这一组人被指派调查契落克夫家族已经有三年多了,不仅没有任何成绩,还失去了三名成员。我知道作为行动组组长,我不应该说这种推卸责任的话,但事实是咱们的对手太狡猾,没有给咱们留下任何的线索,我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这种情况在未来会有什么本质性的改变。”

    一屋子的男男女女都低着头,默不作声,这个话题实在是很深沉重。

    “咱们面对的这个俄罗斯黑手党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组织,背后还有可能有俄罗斯政府的支持,咱们连渗透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终于有一个可能的突破口出现了。”黑人警探指了指侯龙涛的照片,“从marry对这个中国人的重视程度来看,他极有可能已经接触了契落克夫家族的核心,对于契落克夫家族的犯罪事实有比较清楚的了解。虽然咱们对他并不真的是一清二楚,但可以断言,他就是那个最薄弱的环节。”

    “侯龙涛跟契落克夫家族有几十亿美金的生意,marry当然会重视他了,并不能证明他知道什么重要的情报。”有探员发表了不同的意见。

    “你说的有道理,但今天呢?他代表契落克夫家族去跟龙虎堂见面,你们告诉我,契落克夫家族和龙虎堂有什么矛盾或者是共同利益吗?”

    “毒品。”

    “thereyougo。根据刚刚收到的可靠线报,龙虎堂接受了侯龙涛一桩一千万美元的生意,一千万美元,如果是毒品,有份的人都是终身监禁,如果不是毒品,还有什么能值一千万美元?”

    一屋子的人都开始点头。

    “marry当然知道咱们在监视她,可她却明目张胆的让侯龙涛帮她去联络,为什么?因为她自信,她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她觉得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咱们今天把侯龙涛找来,并非真的指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就是要打乱marry的计划。没有人知道咱们跟侯龙涛说了些什么,如果以前marry对他是绝对的信任,现在那种信任已经不可能存在了。侯龙涛也不会毫无感觉的,他不是傻瓜,他不会不知道在毒品生意上失去了俄罗斯黑帮的信任会是一个什么下场。接下来就看咱们的功夫了,他的企业很成功,这是咱们把他争取过来的大好条件。”

    glen有点不解的摇了摇头,“marry为什么会要他做中间人?他有那么大的企业,为什么要掺和到毒品里来?”

    “嗯,这个问题我就简单的说吧,”黑人警探自信的拍了拍胸脯,“我曾经研究过多年的中国文化、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和中国的社会现实,我可以说是一个中国问题专家。中国人不仅奸诈,更多疑,他们不相信其它种族的人,如果marry垂涎唐人街的毒品市场,想要分一杯羹,她必须找一个中国人去跟龙虎堂接触。但龙虎堂又不是超级市场,谁想见经理都可以,侯龙涛这种背景干净的富商就成了最佳人选。而且找他比较安全,侯龙涛是中国公民,他不参与正式的交易,只负责跟双方牵线搭桥、传递消息,他的公司上市之后,他就会离开美国,警方再想找他都不可能了。”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那可能的原因可就多了,中国人贪财好色,比较好收买,我刚才忘了说这点了?你们没见过marry吗?侯龙涛自己也说了,他肏过marry。要是marry以自己作为美人计的饵,相信没有几个人能不上钩吧?或者是用钱收买,或者是用中止双方的几十亿的买卖相威胁,或者干脆就是以暴力逼迫,总之可能的原因太多了。”

    “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紧紧的盯着他,哪怕是他开车并线不打灯一类的小毛病,你们也要记录下来,骚扰他,逼他就范。”黑人警探把拳头砸在了侯龙涛的像片上…

    侯龙涛半躺在大suv的后座上,把手伸进了marry的上衣里,揉着她的大奶子,右手搂着她的头,往自己跨间按,“嗯…用力。”

    “f找你干什么?”marry捧着男人巨大的龙根猛舔着,那里蕴含的力量能让所有的女人骨麻筋软。

    “没什么具体的,”侯龙涛把女人紧硬的奶头按进了柔软的乳房里,“就是问我和你的关系,要我跟他们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marry叼着男人的龟头,双手伸到自己的裙子里,把红色的t-back小内裤脱了下来,用它在男人的脸上擦蹭。

    “不知道,根本就没说,大概是要我收集你的犯罪证据一类的吧。”侯龙涛从上衣兜里取出一个避孕套交给含着自己老二的女人。

    “为什么会找你?就这么找你?很不合理啊。”marry边嘀咕着边给面前火热的阴茎戴上了橡胶套。

    侯龙涛抓着女人的乳房,把她的身子拉正了,“大概是想让你对我产生怀疑吧。”

    “怀疑你?你又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什么好怀疑的?”marry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带着桃红色的甜美表情,缓缓的把大屁股坐了下去,让大肉棒慢慢的将自己的填满,插到自己的小腹深处,“啊…darling…”

    “也许他们以为我知道什么呢,或者他们就是傻屄也不一定。”侯龙涛嘬住了金发美人的一颗酥乳,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攥着她白花花的臀瓣,开始抬、按她的屁股…

    “好的,谢谢你。”唐河山把手机收了起来,“老刘来的电话,他找的律师说侯龙涛已经离开了f,没什么事情。”他第二句话是对着身边的一个短发的华裔美女说的。

    “是吗?”那个女人漫不经心的看着车窗外飞速而过的景色,“那好啊。您打算帮他吗?”

    “你为什么关心起这件事来了?你不是不愿意参与社团的事情吗?”

    “就是随便问问。”

    “回来帮爸爸吧,破记者有什么好当的?”

    “哼哼,”美女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再说吧。您要帮他吗?”

    “你想我帮他吗?”

    “跟我没关系。”

    “一千万的酬劳,对谁都有吸引力,我会安排几个人去的。”

    “几个人?”

    “是啊,跟三口组的问题托到现在还没有个了结,不能分散太多力量的。”

    “噢。”

    “别说他了,这次去意大利玩得开心吗?”

    “不是玩,是公事。”

    “呵呵,当记者就是有机会到处跑,又是日本又是欧洲的。”

    “那是工作啊。”美女又是淡淡的一笑…